自12月以來,中國不少地方的巴士上都設置了「守護員專座」。由於被賦予了「路見不平一聲吼」的責任,該座又被稱為「壯士座」。據某公交公司的工作人員稱,「該座是志願性的,當乘客與駕駛員發生爭執或駕駛員有不安全的駕駛行為時,(該座上的守護員)要第一時間制止,保障全車人的安全」。

在大陸媒體與公交公司都對此方式給予褒獎的同時,中國的乘客卻有著不同的反應。不少人質疑,「壯士的安全誰來保證?如果壯士傷人或者受傷,是公交公司負全責嗎?」還有不少人質問,「如果不是每趟都有『壯士』,你說這座位,讓不讓老人、孩子坐?」尤其是上下班高峰,那些一、二線城市快要擠爆的巴士上,難道還要單獨留出一個「壯士座」?更何況,車上若真有「壯士」,就算沒座,他也會挺身而出。

奇怪的是,在乘客眼中如此荒誕的「壯士座」,卻被某專家說成,是為了「給大家提個醒」,還美其名曰「蘊含著群策群力解決問題的思路」。但問題是,要「群策群力」,又何必在一個座位上下功夫?若大家都想來當公交「守護員」,這一個座也不夠啊!

應該說,專家刻意解釋的那句「不是甩鍋」,倒是一語點醒了夢中人。是不是「甩鍋」,首先得弄清,「公共安全」本該由誰負責。若按專家所說,「每個人都有責任守護秩序、保障安全」,那麼為何有關部門在此之前,就已經在每輛巴士上配備了「安全員」呢?早在2014年,大陸媒體就曾報道,「公安部專門召開影片會議,要求各級公安機關積極提請黨委和政府為每列地鐵列車、每輛巴士上配備安全員」。請問,這些政府專門招納的「壯士」不能制止司乘糾紛?

重要的是,僱傭這些人花的可是納稅人的錢,又不是官員自掏腰包。可見,中共比誰都清楚,負責保障民眾的生命與財產安全,本就是政府的職責所在。反之,民生安全若無法得到保障,那就得問責政府了。

或許有人會說,司乘糾紛不過是源於「瘋子」鬧事,跟政府有甚麼關係?但如今所有中國人都發現,在巴士上鬧事的乘客,遠不只一人,僅被媒體曝光的,就不在少數。甚至連專家都不得不承認,在「重慶公交墜江事件」後的「僅僅15天內,各地便接連發生了16宗乘客任性大鬧巴士的事件」。

知名網文〈我們不在一輛車上〉就曾說道,「這種撒潑我們早就司空見慣」;「仔細想想那個撒潑的婦女,甚至她就是我們每一個人,我們小心謹慎地活著,卻總是過不好這一生」;「這只是中年婦女被無數次碾壓後的一次情緒失控而已」;「誰又敢保證,下一個發飆的不是我們自己?」

在這樣一個充滿戾氣的社會中,在一輛隨時都會有乘客發飆、撒潑的巴士上,人人自危的我們,難道還能靠我們當中,暫時沒來得及發飆、撒潑的人,來避免發生率極高的橫禍?

有人也許會問,政府又沒有「火眼金睛」,怎麼可能一眼就發現,誰是「下一個發飆」者?然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卻在於,政府要做的不是防誰,而是幫誰、保護誰。尤其在一個防不勝防的社會,難道不應該加強對那些潛在受害者的保護嗎?

從已有的案例中就不難看出,到底甚麼樣的人更容易受害。如今,公交司機被襲並非個案,且相比一車的乘客,他是最先遭到攻擊的人,加強對他們的保護不就成了當務之急嗎?

那篇〈我們不在一輛車上〉的作者指出,「避免重慶巴士事件發生,實際很容易」;「比如:司機區域增加防護設施;引進更科學的報站系統;甚至巴士內設計的更好看、更舒適,都會減少人們的焦慮」。

在「司機區域增加防護設施」,這不是必不可少的措施嗎?如今連一個普通民眾都能想到,坐擁無數「智囊」的政府會想不到?簡簡單單一道門,就能把司機被騷擾的概率降到最低,又怎會鮮有人去做呢?此外,在普遍撤下了售票員的巴士上,報站系統缺失該找誰?巴士內到處掛滿了婦科、男科醫院以及理財、貸款類公司的廣告;這難道是乘客喜聞樂見的?

如果說,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疏漏,那麼公交公司及其背後的政府也就難辭其咎。事到如今,政府眼睜睜看著司乘糾紛還在持續高發,卻仍不採取措施的原因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想把「取之於民」的錢「用之於民」。

「有權決定這些事的人,根本就不坐公交」;「決定油價的人,都坐專車,不會自己掏錢加油」;「決定醫藥費的人,都是公費醫療,不會自己掏錢治病」;「管疫苗的,不打國產疫苗」;「管奶粉的,不喝國產奶粉」……值得指出的是,這些畸形亂象恐怕只有在一黨獨裁的非民主國家才會出現。

有個笑話曾說,美國總統去參加競選時,都會坐地鐵;中國領導人出席「選舉大會」,為何不坐地鐵。答案是,天安門東站和西站都被關閉了。這個笑話有點冷,但其背後已揭示出,真正由民選產生的總統及政府,非要顧及民眾的感受不可。一旦搞特權,就會被選票否決掉;情節嚴重的,還會遭到司法審判。

在紅朝中國,中共獨攬大權,所謂的「選舉大會」由中共一手操控,因此「選舉」,就只是一場表演而已。老百姓除了在電視機面前當觀眾之外,再無其它選擇。

在中共獨裁下,老百姓的血汗錢只能任由政府搜刮,賺的盤滿缽滿的中共領導人又怎會去坐公共交通呢?把通往「選舉大會」的地鐵站關掉,不過是為了防止民眾抗議、不讓他們爭取包括選舉權在內的一切自由權利而已。

如今,中共對人民的防備與恐懼早已蔓延到了公共交通裏。北京大大小小的公交站、地鐵站以及巴士和地鐵上,都不乏致力於保障政府安全的「安全員」。只要看到上訪、維權者,「安全員」便會第一時間將其制服。由此足見,這恐怕正是巴士上的「安全員」無法制止司乘糾紛、保障整車人安全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