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7日,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案在遼寧大連以一審判無期落幕。案件最大的看點是延宕時間超長。從官方宣佈馬建被查到其被判刑,超過了47個月(近4年),是中共十八大以來所有「老虎」中耗時最長的一個,比排名第二的前華潤董事長宋林還多10個月。

馬建作為國安部的實權人物,當局理清他的「隱秘王國」固然有些棘手,但能把一條毛巾硬生生拉成一匹布,背後的內幕就不僅僅是「頭緒多」可以解釋得通。

馬建案是圍繞「盤古會」而生的窩案。盤古會的核心成員主要是馬建、富商郭文貴(現逃美)、前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這個「鐵三角」,還包括前北大方正集團CEO李友、前中紀委副局級監察專員孟會青等。

李友、馬建、孟會青都是2015年1月被抓。而最先「出閘」的是孟會青,2016年1月29日,孟會青受賄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公開審理,孟被判囚12年。其次是李友,2016年11月25日在遼寧大連因「自首及重大立功」一審輕判4年半,被罰7.5億人民幣。馬建案宣判比李友案足足晚了2年有餘。

從李友舉報郭文貴和馬建,李友和馬建先後被捕,又同在遼寧大連受審來看,「盤古會」案的關鍵內幕就存在於「李友-馬建-郭文貴」這個互撕組合中。

再看張越,被查是2016年4月16日,到2018年7月12日因「重大立功」在江蘇常州一審判囚15年,用時2年3個月。張越雖然身處「盤古會」的鐵三角,但無論從被抓時間及被審地點來看,都與「李友-馬建-郭文貴」這條案情主線不同軌。而官方的判詞中,馬建案重點「描繪」了其與郭文貴的勾連,張越案則對郭文貴隻字不提,這也從側面印證了「分軌」的存在。

不妨這樣看,張越的靠山是周永康,而馬建、郭文貴的靠山是曾慶紅,三人雖然結盟,卻歸屬江家大樹下的兩個不同的支系。

周永康在2013年底被捕後,張越失去了大老闆。這令「鐵三角」出現失衡,張越變成了「弱勢群體」。此前有報道說,郭文貴對張越頤指氣使,張越表現得言聽計從。如果消息為真,這種「官商倒掛」的關係就極不尋常。唯一較合理的解釋是,郭文貴與背後政治局常委級「老領導」(曾慶紅)關係密切,少了周永康撐腰的張越被迫低頭認慫。

回頭看,排在馬建後面的「亞軍」宋林,也與曾慶紅關係不一般。馬建是曾家情治系統的心腹,宋林則是曾家港澳地盤的要角。馬建和宋林案的審理均被超乎尋常地拉長,只能說,是因兩人背後的「老領導」死纏爛打,而且這個「老領導」能量巨大,才令馬、宋兩案呈現激烈的拉鋸狀態,遲遲不能結案。

馬建案久經拉鋸後終於落幕,既說明了背後「老領導」不死心,做了很多「反習」的功課,也意味著,現當權者的虎頭鍘又向藏身於馬建背後的「慶親王」逼近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