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山東省龍口市訪民李寧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她的母親李淑蓮被截訪人員虐打致死一案,終得重審、包庇的官員被判刑。但這10年間,她與親人上訪的過程十分艱難,曾互相留下遺言,「死亡對於我們來說很近很近」,她說。

「每一天都是拿命去拼」

「對我們來說,每一天都是拿命去拼。這幾年我上訪發聲,被抓、被打、還被拘留;我哥哥、我小姨也被拘留過,我們全家人都坐做了一遍牢。這個過程有多艱難,就是被打得滿頭是血都是家常便飯。」李寧說。

「一個生命(李淑蓮)就這樣被打死了,妳還不能發聲。很多人都說,妳小胳膊擰不過大腿。我和小姨面對的是整整一個集團。所以死亡對於我們來說太近太近了,沒有甚麼不可想像的事。能活到今天簡直太不容易。」

母親是一個普通守法的公民,被剝奪了生命,李寧說:「就算今天做完了,我明天死,都覺值得了。對於死亡我們心裏不畏懼,都是坦然地去面對。」

很多警察把李寧和其小姨,從龍口市政府裏抬出來,2人被打!(受訪者提供)
很多警察把李寧和其小姨,從龍口市政府裏抬出來,2人被打!(受訪者提供)

李寧的母親李淑蓮,因地方官員向她索賄不成而施加迫害,從而多年上訪,並索賠270萬人民幣。2009年10月,她在被截訪人員非法拘禁1個月後,遭虐打致死;而後兇手佈置成其上吊自殺。因涉案官員得到包庇,隔年李淑蓮案件在家屬不知情之下秘密開庭,判罪犯監外執行。

「就是最早的時候找了3個保安當替罪羊。當時都給釋放了,連看守所都沒有進去。這個裏面涉及很多的問題。身上有紋身的趙焜說自己得病了,檢察院說他生活不能自理、坐輪椅。我們就自己上門去調查取證,發現他完全是一個正常的人。」李寧說。

「這次開庭照樣做假。(證據)我們都已提交給檢察院,沒一點用。」雖然如此,但李寧說,2018年12月28日案件終得重審,當地蓬萊法院輕判罪嫌,但她將7名官方兇手送進法庭,是完成了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對4名官員一案她將繼續要求檢察官抗訴;對保安一案的輕判不服,也將繼續上訴。

對家族的巨大打擊

李寧說,母親被虐打致死後,包括支持她上訪的親屬的家庭都受到影響。「對我們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基本上所有人都沒有正常的生活,沒有工作。監控、跟蹤、恐嚇、威脅,對我們都是家常便飯。」

李寧上訪,陪她的小姨於2015年 8月份被龍口市公安局抓走,以「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被關押38天。「我擔心小姨的命運跟我媽媽一樣,那是我最絕望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崩潰了、瘋了。」

「小姨被抓走的那天晚上下著滂沱大雨,在龍口市公安局門口我在大雨中待了整整一晚上,當天就感冒了。然後去了龍口市政府要人。我就每天都去龍口市公安局喊。小姨是整個過程中唯一一個堅定支持我為媽媽申冤的人。」

2015年,李寧在省委門前控告,要求釋放小姨,擔心小姨的命運跟媽媽一樣,在門口睡了一晚上,當晚曾下大暴雨。(受訪者提供)
2015年,李寧在省委門前控告,要求釋放小姨,擔心小姨的命運跟媽媽一樣,在門口睡了一晚上,當晚曾下大暴雨。(受訪者提供)

「小姨也被迫離婚了,女兒也跟她斷絕了母女關係,她一無所有了,唯一有的就是對我的支持。」李寧說。

雖然歷經長達10年的艱辛上訪,李寧說,自己是越挫越勇的人,打壓越嚴重,越反抗,「我就是不要命也要去把這個事情弄明白。只要我還活著我就不放棄。」

逃出龍口 堅韌不拔面對屈辱

母親過世那年李寧才22歲。仍在北京念大學的她已正式成為萬科的員工。那時她陪在北京上訪的母親過了最後一個生日。再見時,170 斤的母親看上去不足 120 斤!是一具受過嚴刑拷打、受盡折磨的身體。

「翻我媽媽身子時候,看到我媽媽眼睛裏面都是淚水。我告訴自己要牢牢地記住媽媽的這些傷痕。我腦海裏就想如何逃出龍口。」李寧說。

在那個中秋節假期,李寧逃出龍口市地方當局關押著她一家人的賓館,攔下一輛陌生私家車。這位善心人士避開高速路及主道路上響著警笛的警車,熬夜將她送到河北衡水,讓她搭上往北京的大巴。

很快萬科調換了她的工作崗位,在昌平萬科城,一新開發還未入住的毛坯房做環境保潔工作;2年後調入全是男性的保安隊伍。

李寧知道,這份簽了3年約的工作一定要堅持下去,她每天都用心地做好工作,晚間念大學,一面為母親的冤死上訪。這段期間,龍口當局安排各種工作小組去找她談,要她簽火化母親的同意書。她隱藏自己的顫抖,堅持著,母親的遺體至今放置於殯儀館。

在山東省省委門前,警察要把李寧帶到信訪局。她向警察講訴母親的案子過程!最終仍被帶走!(受訪者提供)
在山東省省委門前,警察要把李寧帶到信訪局。她向警察講訴母親的案子過程!最終仍被帶走!(受訪者提供)

放下自尊裸跪上訪 獲各界人士幫助

在母親被害死的頭4年,只要看到警察、警車,李寧就會不由自主地害怕。母親的冤情亦毫無進展。花樣年華的她猶豫、踟躇,最終放下自尊於2012年3月兩會期間去天安門裸跪上訪。

「母親被打死之後,走的每一步他們都給妳封死。我是無奈之下、沒有任何希望的基礎上,才走到天安門去裸跪,尋求人大代表所謂的關注。」 此後,李寧得知社會上很多人,包括律師、媒體,都在關注她。

2014年,李寧剛從拘留所出來,來自全國各地的網友在拘留所外守護了10天。(受訪者提供)
2014年,李寧剛從拘留所出來,來自全國各地的網友在拘留所外守護了10天。(受訪者提供)

2013年5月份,在3名律師陪同下,李寧與家人終於複印了母親案件的全部卷宗。過去李寧是憑想像;而閱卷是了解看守保安等人的供述,知道母親李淑蓮是受到非人的虐待與暴打後死亡,使她又經歷了一次撕裂心肺的痛苦。

2014年3月,她親身體會了近似母親的遭遇、恐怖經歷,被全身捆綁著押回龍口,挨餓、被拘禁、毆打、坐老虎凳、一次次地詢問……但這一切都未阻擋她邁向為母親訴冤的上訪路。

李寧說,自己完成了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案子還沒結束,她會堅持下去。

李寧從拘留所出來後,就對被拘留10天一案到法院起訴。圖為2014年剛開完庭,李寧與律師以及來支持她的公民朋友。(受訪者提供)
李寧從拘留所出來後,就對被拘留10天一案到法院起訴。圖為2014年剛開完庭,李寧與律師以及來支持她的公民朋友。(受訪者提供)

李寧與小姨在馮延強律師陪同下,去蓬萊檢察院奔波閱卷的過程中。(受訪者提供)
李寧與小姨在馮延強律師陪同下,去蓬萊檢察院奔波閱卷的過程中。(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