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即將載入歷史史冊。回顧這一年,國際政治局勢風起雲湧,南北美洲出現兩個「特朗普」的格局。更令全球關注的是,朝鮮半島出現了緩和局勢,美國和南韓總統分別與金正恩進行了會面,北韓承諾實現無核化目標,並停止了導彈測試及核試驗,美朝和韓朝之間長期的敵對關係現破冰跡象。

點閱2018十大新聞

與此同時,美歐日也在加強合作,協商世貿組織(WTO)改革。由於這些國家和經濟體的努力,12月初結束的G20峰會首次將WTO改革納入了領袖公報。

2018年雖不是歐洲的大選年,但仍有很多國家進行了政壇變更。馬來西亞、巴基斯坦等國大選後,新政府一改前朝在基礎設施建設上的親中政策,要求重新審視「一帶一路」項目。

除了政界大變動外,2018年牽動全球人們注意力的還有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美英法聯合空襲敘利亞;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首次出現無領袖公報而閉幕,還有讓無數人流離失所的天災人禍。

大紀元新聞網特別總結了以下十大國際要聞,把2018年的轟動和感慨重新呈現在大家眼前。本篇先介紹前五大新聞。

一、敘利亞濫用化武 美英法聯合空襲 武力震攝

美英法三國首腦對敘利亞化武攻擊表示強烈譴責,決定發動聯合空襲。(AFP PHOTO/STEPHANE DE SAKUTIN)
美英法三國首腦對敘利亞化武攻擊表示強烈譴責,決定發動聯合空襲。(AFP PHOTO/STEPHANE DE SAKUTIN)

4月7日,敘利亞再傳化學武器攻擊,大量無辜平民淒慘的照片不僅再一次震驚全球,同時也觸動了西方國家的底線。

4月7日,敘利亞再傳化學武器攻擊,大量無辜平民淒慘的照片不僅再一次震驚全球。(AFP PHOTO AND SYRIA CIVIL DEFENCE/HO)
4月7日,敘利亞再傳化學武器攻擊,大量無辜平民淒慘的照片不僅再一次震驚全球。(AFP PHOTO AND SYRIA CIVIL DEFENCE/HO)

美國總統特朗普說,這是關於人性的。我們在談論人性。化武襲擊不能被允許發生。

特朗普在上一次敘利亞發動化武攻擊時就曾指責說,有人在虐殺無辜的孩童、無辜的嬰兒、小寶寶,而且使用的是相當致命的化學毒氣。在這個時候,已經不是跨越一條紅線的問題,而是跨越無數、無數條紅線。

法國和英國同樣也對阿薩德政權的化武攻擊發出了強烈的譴責。

美東時間4月13日晚,美英法三國聯合發動對敘利亞的精準攻擊。空襲目標是敘利亞「化學武器基礎設施的主要組成部份」。目的是警告阿薩德政權未來不要再使用這類武器。

在空襲行動中,美、英、法分別投入海軍和空軍資源。整個空襲過程,三國行動高度一致。105顆導彈,全部在不到2分鐘內擊中目標。

聯合攻擊行動中,法國軍艦向敘利亞目標發射的巡航導彈。(AFP PHOTO/ECPAD AND AFP PHOTO)
聯合攻擊行動中,法國軍艦向敘利亞目標發射的巡航導彈。(AFP PHOTO/ECPAD AND AFP PHOTO)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上將表示,遭空襲的目標分別是首都大馬士革附近的一個化學武器研究中心、一個化學武器倉庫和一個化武軍事行動指揮中心。他說,選擇這三座設施不僅因為阿薩德政權使用化學武器殺害平民,還因為攻擊這些設施對敘利亞平民的風險小。

美國表示,此次空襲對阿薩德的化武能力造成了決定性的打擊。法國也表示,敘利亞大部份的化學武器庫存已經被炸毀。

空襲後,大馬士革附近的一個化武研究中心變為廢墟。(LOUAI BESHARA/AFP/Getty Images) 
空襲後,大馬士革附近的一個化武研究中心變為廢墟。(LOUAI BESHARA/AFP/Getty Images) 

《紐約時報》當時報道說,這次精準攻擊中,美英法對敘利亞不僅發動了猛烈的空襲,空襲的分寸亦掌握得恰到好處。

此次對敘利亞的攻擊行動得到了北約、歐盟及加拿大、日本和澳洲等眾多盟友的支持。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在Twitter上發表推文說:「我支持美國、英國和法國針對敘利亞政權的化武設施和(化武攻擊的)能力所採取的(空襲)行動。北約認為,使用化學武器是不可接受的。」

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宣佈,歐盟「支持我們的聯盟」對敘利亞的軍事行動。

二、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首次無領袖公報

在巴布亞新畿內亞舉行的APEC峰會於11月18日落幕,峰會首次無領袖公報 。(SAEED KHAN/AFP/Getty Images)
在巴布亞新畿內亞舉行的APEC峰會於11月18日落幕,峰會首次無領袖公報 。(SAEED KHAN/AFP/Getty Images)

在巴布亞新畿內亞舉行的APEC峰會於11月18日落幕。和以往不同,APEC首次沒有按照慣例發佈領袖公報。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共不同意宣言中的一句措辭。

中共在峰會過後,把公報難產的責任推給美國。不直接點名地批評美國說,個別經濟體堅持把自己的案文強加給其它各方,為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開脫,而且不接受中方以及其它方提出的合理修改意見。

而白宮官員告訴路透社說,中共對美國的指責是來自它們的「完全的杜撰和政治宣傳」。

該官員說,在APEC上,除了中共之外,21個國家中的20個國家都準備在最後敲定的聯合宣言上簽字。但中共對擬定的案文中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一詞不滿。中共認為這相當於針對其貿易行為的「單挑」。

美國副總統彭斯代表特朗普總統參加了此次峰會。彭斯的隨行記者、《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在峰會後發文,披露中共官員多次在APEC上做出咄咄逼人、欺凌、偏執和怪異的噱頭行為。文章還說,中共刻意阻撓,使得APEC領袖公報難產。其手法是,中共官員在會議期間發表長篇獨白,他們明知道時間很緊張,世界各國領導人都等著回國。當時間耗盡,峰會正式宣告公告難產時,駐紮在主會場附近一個房間內的中共代表團開始鼓掌。

此外,就在APEC峰會閉幕前夕,中共代表團因為領袖宣言的措辭,企圖在最後一刻進行干預,要求會見東道國巴布亞新畿內亞(PNG)的外長。在其要求被拒絕後,中共代表團一度強行闖入PNG外長辦公室,最後在保安人員到場介入後才離開。PNG的兩名高級官員證實了此事,且多國媒體也進行了大量的報道,但中共表示否認。

三、G20峰會首提同意WTO改革

G20峰會的領袖公報首次提出同意改革世貿組織(WTO)。(Guido Bergmann/Bundesregierung via Getty Images)
G20峰會的領袖公報首次提出同意改革世貿組織(WTO)。(Guido Bergmann/Bundesregierung via Getty Images)

20國集團(G20)第十三次高峰會,於2018年11月30日至12月1日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峰會結束發布的領袖公報中,首次提出同意改革世貿組織(WTO)。

針對眾所矚目的貿易議題,G20成員在公報中警告日漸增長的地緣政治威脅,以及重申多邊貿易的利益。公報首次刪去保護主義的措辭,並說:「多邊貿易體系沒有達到目標,還有改進的空間」,各國首腦同意於2019年6月在日本大阪舉行的峰會上繼續討論WTO的改革。

一名美國高級官員說,這是G20首腦首次體認WTO目前無法達成它的設立目標,並且需要改革。

美國駐世貿大使謝伊(Dennis Shea)10月份曾透露,美、日、歐三方在共同合作,力求聯手推動WTO改革。 

G20峰會結束當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了會晤。雙方達成90天停火協議。中共承諾將進口美國農產品,暫停對原產美國汽車及零部件徵收加徵的關稅以及進行結構改革等。美方則承諾暫停加徵關稅。

四、半島新局勢 舉世矚目特金會和文金會

對朝鮮半島局勢來說,2018年是重要的一年。在美國及國際社會的全面施壓下,金正恩停止了2017年接二連三的導彈試射及核試驗。美韓首腦分別與北韓領導人會面,使原本充滿火藥味的半島局勢出現了新局面。

備受全球關注的美朝首腦峰會 

特朗普和金正恩6月12日簽署聯合聲明。(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和金正恩6月12日簽署聯合聲明。(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6月1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嘉佩樂酒店舉行了歷史性峰會,並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北韓承諾要「徹底地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而特朗普則向北韓承諾提供安全保障。聲明還包括,建立新型美朝關係;建立朝鮮半島持久穩定的和平機制;找回韓戰期間的戰俘和失蹤人員遺體。

特金會召開的前一個月,北韓釋放了三名美國人質。他們在5月10日凌晨2時多,抵達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特朗普總統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親自去機場迎接。

8月1日,北韓歸還的55具在韓戰中失蹤美軍的遺骸抵達夏威夷。副總統彭斯親自迎接,並參加在珍珠港-希卡姆聯合基地(Joint Base Pearl Harbor-Hickam)舉行的特別榮譽儀式,及發表講話。

9月9日,北韓舉行建國70周年閱兵儀式。這次閱兵沒有了遠程彈道導彈,格外引人注目。北韓的洲際彈道導彈是其前幾次閱兵儀式上的重頭戲。對華盛頓來說,這次這類遠程導彈缺席,是一個令人鼓舞的信號。

《紐約時報》稱,在閱兵前的數周來,外界分析人士一直在仔細觀察北韓籌備慶祝活動的衛星圖像。他們表示,如果北韓決定不展示其洲際彈道導彈,那可能是其認真對待與華盛頓談判的跡象。

特朗普總統12月1日表示,他希望明年初與金正恩進行第二次會面,時間可能是1月或2月,而目前考慮中的地點有三個。

文金會 兩韓關係破冰 

文在寅與金正恩在4月27日進行首次會面。(KOREA SUMMIT PRESS POOL/AFP/Getty Images)
文在寅與金正恩在4月27日進行首次會面。(KOREA SUMMIT PRESS POOL/AFP/Getty Images)

自今年年初,北韓提出要派代表團參加2月份在南韓平昌舉行的冬奧會後,兩國啟動了近兩年來首次高級別會談。

4月27日,南韓總統文在寅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板門店進行首次會面,並簽署了《板門店宣言》。宣言稱要改善和發展韓朝關係,爭取將北韓停戰協定變成和平條約。兩國同意停止海陸空的敵對行動,及將無核化作為共同目標。

5月和9月,文在寅和金正恩再次進行了會面。

五、全球質疑「一帶一路」

中共在全球倡導的一帶一路項目引發越來越多國家的質疑。(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在全球倡導的一帶一路項目引發越來越多國家的質疑。(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在全球開展的「一帶一路」項目,今年以來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質疑。美國公開點名該項目是「債務陷阱外交」,歐盟國家稱中共在歐洲的擴張是在「分裂歐洲」,威脅歐洲的「統一」。

雖然中共一直在宣稱該項目是「雙贏」,能夠為合作國家帶來經濟利益,但根據研究機構FT CONFIDENTIAL RESEARCH(FTCR)以及華盛頓智囊「全球發展中心」等單位所做的多個調查報告,事實並非如此。亞非歐三洲至少13個國家因此項目深陷沉重外債,恐引危機。統計數據顯示,老撾的外債已佔國民總收入(GNI)的93.1%。馬來西亞的比率為69.6%。

美國哈佛大學提供給美國國務院的最新報告指出,「一帶一路」向周邊弱小國家提供「戰略貸款」,當這些國家無力還債時,中共會趁機獲得該地區的戰略資源,報告內容還明列出16個中共的「目標國」。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受「一帶一路」影響而深陷債務危機的斯里蘭卡。去年12月,該國因無力償還債務,不得不將其最重要的戰略港口漢班托塔港以及港口周圍1.5萬英畝的土地交給中共,租期長達99年。專家表示,這一事件震驚了亞洲地區的國家,他們開始意識到北京大規模投資承諾所帶來的失去國家主權的代價。

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馬來西亞新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5月就任後,對中共投資項目表現強硬,下令就前任政府與中共合作的4個昂貴的「一帶一路」項目重新談判,包括一條造價高達140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

他表示,東鐵計劃的合約條款對國家經濟造成很嚴重的破壞,因此將重新檢討合約條款。「這項計劃的合約條款很奇怪,建築商必須是來自中國,而貸款也是來自中國。」

「一帶一路」的重點攻堅國家巴基斯坦在新總理上任後不得不解決該國沉重的債務問題。巴國已經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尋求幫助,但美國方面表示,IMF對巴基斯坦的任何潛在救助資金,都不應該用來償還中共的貸款。

巴國新政府還成立了一個九人委員會,旨在重新評估「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CPEC),同時縮減了該項目的規模。新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還挑出來一個16億美元的貸款項目。這筆從中共那裏獲得的貸款旨在為巴國東部城市拉合爾(Lahore)建造一個地鐵服務。他說,這個項目「不是創造財富,而是創造赤字」。

除了馬來西亞和巴基斯坦外,「一帶一路」項目在亞洲還遭到馬爾代夫、尼泊爾、斯里蘭卡等國的強烈反對。

中共利用「一帶一路」等大型基建正進軍歐洲,這一趨勢在巴爾幹地區尤為明顯。路透社7月16日爆料,「一帶一路」一期工程已經讓歐洲小國黑山背上沉重債務。

報道稱,很多貧窮小國在參與「一帶一路」後,已經發現受債務拖累,在經濟上淪入仰人鼻息的境地。黑山是發現自己處於這樣一個境遇的第一個歐洲國家。黑山目前正在就加入歐盟進行談判。

中共在歐洲的系列投資行動引發一些歐盟國家的質疑。去年9月,時任德國副總理兼外長的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指出,歐洲應當團結、制定出統一的對華戰略,也敦促中共不要試圖「分化歐洲」。

讓歐盟感受最深的一個例子就是希臘。希臘為東南歐地區接受中共投資最多的國家之一。《紐約時報》稱,中共已經把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變為其龐大的「一帶一路」項目的「龍頭」。

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Nikolaos Diakidis/Wikimedia commons)
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Nikolaos Diakidis/Wikimedia commons)

報道認為,中共通過投資,試圖利用希臘來對歐洲施加政治影響力。去年6月,希臘阻止歐盟譴責中共的人權記錄。接著,希臘又對歐盟要嚴格審查中共在歐投資的提案表示反對。

德國之聲稱,中共總理李克強2014年就說過,希臘是「中國通往歐洲的大門」。 

IMF主席拉加德4月份警告「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家不要以為中共的融資是「免費午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