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國的經濟增長是自1990年以來最低的,但2019年看起來可能會更糟。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除受貿易戰前景不明的影響外,同時也需遏制債務水平迅速攀升的巨大風險。

「驅動中國經濟放緩的這兩大因素現在還沒產生全面影響」,國際評級機構穆迪的分析師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說,「它們的綜合照響將是前所未有的,會帶來高度的不確定性和風險。」

經濟學家普遍預計,2019年中國的經濟增長會放緩,中共將面臨更加嚴厲挑戰。

中國上證股指在6月陷入熊市,跟年初相比,一年以來下跌了25%,而人民幣匯率也下跌了近6%,並在一定程度影響亞洲和全球股市。外界正密切關注中國的數據,希望為中國經濟提前把脈。

貿易戰效應將在2019年1月後陸續顯現

多位經濟學家一致認為,2019年中國經濟的走勢仍然具有不確定性──難以預測中國經濟放緩的嚴重程度以及中共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緩解經濟壓力,而眼下最關鍵的就是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會如何推演。

在對數千億美元的商品互徵關稅後,雙方現在正試圖在3月前達成協議。如果失敗,美國對華的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將進一步升級。

中共統計局最新公佈的12月官方製造業和非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指標出現一降一升,其中製造業PMI更是跌破50的榮枯線至49.4,創出34個月新低,顯示內需、外需疲弱讓中國製造業腹背受敵。這些先行指標的惡化意味著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正在加大。

製造業PMI的回落走勢其實自2018年中期就已開始,因受搶單出口的影響、中國對美貿易順差在過去幾個月激增,從而掩蓋了外需萎縮的真相。多位專家預測,貿易戰效應將在2019年1月後陸續顯現,已有指標顯示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程度超過市場預期。

從數據上看,中國2018年新出口訂單指數均值為49.1,較去年同期下降1.8個百分點,進口指數均值為49.2,較去年同期下降1.6個百分點,表明中國的進出口都有所收緊。

英國研究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最新報告預計,未來幾個月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將更明顯,並進一步損害出口和企業的利潤。

貿易戰推演 最終休戰可能要歷經坎坷

外界對中美能否在未來兩個月達成持久協議存在分歧意見,因為雙方不斷擴大的衝突不僅僅侷限在貿易領域,同時還涉及中共在技術、知識產權、投資、產業政策和市場准入等方面的立場。

除了加徵關稅,美國政府今年還對兩家主要的中國科技公司祭出出口管制、禁止它們購買美國製造的重要零部件,同時美國政府還加大了對中國投資的審查力度,並希望從加拿大引渡華為一名高管。

投資公司Vanguard的分析師在本月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兩個經濟超級大國通往最終休戰的道路很可能是坎坷、持續很久的。」在走向休戰的過程中,雙方可能會對彼此造成更大的經濟損失。

澳洲國民銀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中國經濟學家傑拉德·伯格(Gerard Burg)表示:「貿易戰有可能極大地衝擊經濟增長,但這一切都取決於雙方願意往前推進多少。」

伊諾多經濟公司(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經濟學家戴安娜·喬伊利瓦(Diana Choyleva)本月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寫道,中美重新開始談判表明,中國(中共)需要「與美國達成某種協議,才能在艱難的經濟環境中買些急需的喘氣空間。」

2019年中國經濟發展會更加艱難

中國面臨的一個關鍵問題是其消費者如何應對這種不確定性。 

「家庭消費是推動中國結構性增長的要因」,安本標準投資(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駐上海的投資組合經理埃德蒙德·吳(Edmund Goh)表示,「它過去擺脫了很多放緩跡象」,但裂縫已經顯現。

最近幾個月,中國國內的汽車銷量大減。同時,官方數據顯示,零售支出總體上放緩。

吳表示,因為中國消費者債務水平一直在迅速上升,這可能讓他們更不願意花錢。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預計到2019年底,中國的債務佔GDP比率可能達到275%,高於2018年的261%。

中共當局也可能採取政府刺激措施來推動經濟。經濟學家表示,中共還可能放鬆控制已經過熱的房地產市場,並鼓勵開發商加快建設活動。但是這些活動可能是諱疾忌醫。

荷蘭國際集團(ING Bank)駐香港首席中國經濟學家Iris Pang表示,如果中共政府擱置改革、轉而專注於支持增長的措施,那麼這可能會破壞北京解決經濟中更深層次問題的努力,包括遏制金融體系中的巨額債務。

12月21日,為期三天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閉幕,結束時發佈的聲明指,「目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而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這表明北京的高官們對中國經濟並不樂觀。

「即使避免關稅進一步升級,出口增長也會承壓;中國的經濟放緩看起來將在明年加深,對股票價格和人民幣造成壓力。」凱投宏觀中國經濟學家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發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說。

他說:「政策刺激措施是在年底之前給增長設置一個底線,但不會帶來經濟的強勁復甦。」

「中國經濟正在失去動力。」匯豐控股(HSBC Holdings)亞洲經濟研究聯席主管弗雷德里克·紐曼(Frederic Neumann)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 

他說,雖然很容易將中國經濟放緩歸咎於與美國的貿易摩擦,但到目前為止,減速仍主要是因為中國國內的動力不足所致。

亞太金融行業評論員Anthony Fensom近日在「國家利益」網站發表文章說,經濟學家普遍預計2019年中國的經濟發展會更加艱難,對以經濟增長為統治基礎的共產黨政權來說,面臨艱難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