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即將過去。這一年發生了許多大事,表面上看似很多衝突和混亂,實際上有一個主線,那就是以美國為首,越來越多的西方民主國家開始對自己與中共多年的關係進行反思,而且開始從經濟,政治,外交和國家安全上開始對中共反擊。

美國,作為世界自由民主和傳統價值的帶頭人,是最應該反思與中共的關係的,因為西方國家大體上相隨美國。可惜的是,回顧歷史,你會發現,如果沒有美國的幾次「救命」,中共既不會存活,更不會壯大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在全球欺凌霸權,全面挑戰自由民主和傳統價值。

1948年,在國共內戰正酣時,美國杜魯門政府卻拋棄了中華民國政府,讓蘇聯支持的中共奪得中國大陸政權,使得大陸人遭受土改,公私和營,鎮壓反革命,反右,大躍進,「三年自然災害」,文革等等災難,中國大陸死難人數超過1億人。在70年代,中國的經濟,在毛的 「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的方針下,瀕臨崩潰的邊緣;而中共在國際上也被世界上絕大部份區域孤立。但這個時候美國尼克遜政府為中共及時打了一劑強心針。當時的國務卿基辛格和總統尼克遜認為蘇聯是大邪惡,中共是小邪惡,為了打敗大邪惡,應該聯合小邪惡。所以將中共引入聯合國,幫中共走出隔離孤立,在外交上登上國際舞台,並且在經濟上開始帶領西方國家援助中共。結果是,蘇聯並沒有因為尼克遜的聯共而打垮,但中共卻得到了美國的又一次輸血而存活。

1989年,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和平請願的學生後,當時的美國布殊政府卻沒有對中共強硬制裁,借「蘇東波」之大勢解體中共;他們反而認為,幫助中共發展經濟,經濟發達了,中產階級形成之後,中產階級會要求更多的民主,那麼中國共產黨就會順應民意,走向民主。說老實話,當時中共在鎮壓學生和看到蘇聯共產聯盟解體後,連自己都沒信心能夠存活多久,是美國又一次逆勢而行,救活了中共。

2000年,美國克林頓政府看到中共發起一場鎮壓上億修煉法輪功的和平民眾,但他不僅不譴責和制裁中共,反而將中共引進WTO,讓中共——一個獨裁的共產主義政權,正式進入世界自由貿易圈,享受「不發達國家」的一切貿易和經濟上的優惠。後來美國歷經小布殊政府和奧馬巴政府,他們基本上延續了克林頓對中共的政策。中共加入WTO後,不僅不遵守貿易法則,還自己繼續封鎖中國市場,卻大舉傾銷產品到美國和西方國家,造成巨大赤字,造成美國和西方國家製造業大量流失。當中共利用美國錯誤決策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後,他們反過來對美國和西方國家全面滲透,威嚇和用金錢收買代理人,基本上造成了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的局面,讓美國和西方世界無法與中共剝離,從而只能與中共捆綁在一起,聽它的指揮。

現在的美國特朗普政府是從1948年以來,第一次看清了中共真面目的政府。特朗普政府第一次全面反思美國歷史上對中共的一貫誤判所造成的惡果。特朗普自今年以來,發起中美貿易戰,將中共視為頭號對手,將經濟安全提高到國家安全層次,調查華為,懲罰中興,抓捕中共間諜等等,給予中共致命打擊。但是,中共並不會輕易退出歷史舞台。它比起當年的蘇聯,更狡猾,更有欺騙性,更多手段,更多金錢,它對特朗普的反撲也更猛烈。而特朗普在美國國內,既有左派媒體和左派政客給他製造障礙,又有對他獵巫式的通俄門調查。特朗普無論是維護個人聲譽還是施政,都非常艱難。但無論如何艱難,特朗普都必須擊垮中共,這很可能是人類戰勝中共邪靈的最後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