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日以來,受強冷空氣影響,長江中下游及以北大部地區已出現6~10℃降溫,局地降溫超過12℃,並出現今年入冬以來最低氣溫。大陸今年可能會迎來近5年最凍、最冷的新年。

新年版全國凍哭預警出爐

實力派寒潮繼續「超長待機」,可能會陪國人一起跨年。中國天氣網更新推出新年版全國凍哭預警地圖,2018年12月30日至2019年1月1日期間,「凍哭線」將穩定在廣東、廣西一帶,京津冀等地當心被「凍傻」。

30日,北方最冷時段已經過去,但回溫速度較慢,氣溫還是低迷。東三省、內蒙古等地最低體感溫度在-25℃以下,皮膚裸露在外有凍傷的風險;京津冀、山東、陝西以及西北大部出門不「捂裝」,當心被「凍傻」;蘇浙滬、安徽、貴州、湖南、湖北多地氣溫還將刷新今年入冬來新低,沒有暖氣加持,分分鐘凍哭你;廣東、廣西、福建、雲南也將「凍手凍腳」。

31日跨年夜,北方大部還將處於容易被「凍傷或凍傻」狀態;南方大部持續「凍哭」。

新年當天,北方繼續冰凍,南方大部氣溫還將「一蹶不振」,繼續維持「凍哭」狀態,蘇浙滬、安徽、重慶、湖南、湖北多地最高氣溫僅有個位數,其中湖北、湖南、貴州等地最低氣溫在冰點以下。

氣象專家指出,由於此次低溫天氣過程持續時間長、影響範圍廣且降溫劇烈,公眾或將迎來近五年來的最冷新年,城市預報顯示,1月1日當天,廣東廣州的日最低氣溫僅有6℃,浙江杭州2℃。

北京氣溫連兩天創新低 依然與雪無緣

12月29日凌晨,北京最低氣溫再創入冬以來新低,南郊觀像台氣溫1時40分跌到了-12.9℃,30日早晨6時最低氣溫進一步降至-13.7℃,連續兩天創今冬新低。

31日夜間最低氣溫升至-9℃,新年當天最高氣溫升至1℃,重回冰點以上。

看著朋友圈南方的朋友紛紛曬雪,身在北方,尤其是北京的人們表示很豔羨。入冬以來,天津下雪,河北下雪,連北京郊區都下了。但城區,對不起,儘管人們翹首以盼,雪花依然是一片也沒有。

12月30日,廣西柳州果農們不得不採取用膠袋包裹蜜橘的辦法抵禦風寒,確保損失降到最低。(大紀元資料室)
12月30日,廣西柳州果農們不得不採取用膠袋包裹蜜橘的辦法抵禦風寒,確保損失降到最低。(大紀元資料室)

據中共中央氣象台預報,江南等地將迎來大範圍雨雪天氣。30日,蘇皖中南部、浙江北部、湖北東部、湖南中北部、江西北部、貴州南部和東部及內蒙古中西部、新疆西北部等地有小到中雪或雨夾雪,蘇皖南部、浙江北部、江西北部等局地有大雪;福建北部、廣西、雲南中東部等地有小到中雨。31日至2019年1月1日,除華南南部有弱降雨外,全國大部降水稀少。

華南大雪班次大亂

華南地區受到寒冷天氣影響,湖南、貴州廣泛地區降大雪至暴雪,廣東北部氣溫亦降至0°C或以下,京廣鐵路、高鐵受到積雪影響,班次大亂。

30日大批乘客滯留在湖南長沙、湖北武漢,擠逼程度如同過年回鄉潮;部份列車延遲逾3小時,乘客埋怨車站安排混亂,職員公佈列車動態不清楚,使不少乘客苦等。

「長沙高鐵站30日整個癱瘓!列車晚點,整個高鐵站沒有屏幕顯示哪些車晚點來了,哪些晚點的車走了,全靠工作人員用喇叭喊話,遠一點根本聽不到,旅客只能都堆擠在檢票口……」

不少民眾都批評長沙高鐵站安排混亂,根本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離開,有網民更批評:「明天結婚,今天所有朋友堵在長沙了!」

12月30日,湖南常德桃花源機場降雪厚度已達12釐米,這是自2008年以來降雪厚度最強的一次。(大紀元資料室)
12月30日,湖南常德桃花源機場降雪厚度已達12釐米,這是自2008年以來降雪厚度最強的一次。(大紀元資料室)

武漢的情況也差不多,「只要途徑武漢火車站的車都無限晚點!現在已經晚了三小時,後續還不知道要多久……武漢火車站這次真的是丟人丟大了!」很多南下廣東的民眾都被滯留:「我手握一張延誤三小時的武漢到深圳北的票……雖然上車了,但往深圳北還要五個小時……」

武漢鐵路局在微博上指出,武漢29日晚起開始出現大雪天氣,途徑武漢的普通火車及高鐵列車都出現延誤,集團沒透露具體延誤情況。

12月30日,武漢火車站高鐵列車大面積晚點,涉及100餘趟晚點,8趟高鐵停運,截止15︰00停滯留旅客約6萬餘人。

另外,港鐵亦公佈,受到大陸高鐵延誤影響,從北京西、上海虹橋、長沙南及昆明南開往西九龍站的高鐵列車,初步預計延遲一至兩小時到達,而相關的北上車次亦預計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