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12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就貿易問題通話。《華爾街日報》報道,跟蹤中美談判的人士透露,中美兩國談判代表開始充實貿易協議。

報道說,協議將通過提高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以及中方放鬆對在華美國公司的經營限制等,來緩解貿易緊張局勢。

周六,特朗普發推說,他和習近平通過電話進行了交談,並取得了「重大進展」。「交易進展得很順利。如果達成協議,它將會是非常全面、涵蓋所有主題、領域和爭議點的協議。」他寫道。

如果沒有達成協議,美國將從3月2日開始,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升到25%,這可能波及到從中國進口的電子產品、傢俬、機械等商品。關稅的提升也可能加劇中國經濟放緩。

若北京談判順利 劉鶴或訪美見萊特希澤和梅努欽

明年1月7日那一周,美國副貿易代表格里希(Jeffrey Gerrish)將率團赴北京談判,成員包括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

華日報道說,如果談判取得進展,中共副總理劉鶴將率團在接下來的一周赴美,到美國首都華盛頓進行下一步談判,或者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進行會談。

貿易代表辦公室目前正在和中方進行貿易談判,財政部也在發揮重要作用。

12月1日,特朗普和習近平在阿根廷進行貿易會談後,北京已經推出了一系列貿易舉措,包括暫停美國製造的汽車關稅三個月,在未取消對美農產品關稅前提下購買美國大豆,以及承諾改革不利於外國公司的產業政策等,包括改革強迫技術轉讓等行為,這些都是特朗普政府指控中共不公貿易的核心問題。

預計北京還將進一步對外國公司開放進入金融服務和其它受歡迎的行業。

中共政府12月26日公佈《外商投資法》中英文草案、納入「不得強制轉讓技術」等規定,並開始公開徵求意見。

美國智囊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研究副主任甘迺迪(Scott Kennedy)表示文件存在漏洞。比如「第六章附則」部份的第三十七條規定,指「任何國家或者地區在投資方面對中國採取歧視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它類似措施的,中國(中共)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對該國家或地區採取相應的措施。」

甘迺迪認為,這條規定存在3個明顯的漏洞,第一,這意味著將存在一個新的未指明的(中共)外國投資安全審查制度;第二,中國(中共)有權對任何拒絕中國投資的國家採取互惠措施;第三,金融投資服務會受(中共)其它法律的約束。

「還有一個隱藏的大漏洞:草案中沒有提及任何對國內、國外公司在中國併購審查過程中的平等待遇問題,而這是(中共當局)主要用來反對外國公司的做法,同時很少適用於中共國有企業。」他補充說。

甘迺迪表示,美國談判代表需要推動補上這些漏洞。

美方敦促中方詳述貿易行為改革 並確保執行

華日報道說,美國談判代表現在正在敦促中方詳細說明他們將要做出的各種改變,並確保北京不會用其它手段來限制外國公司。在過去一年裏,中方拒絕提供這些詳細信息。

例如,如果修改中方法規以促進外國企業在中國金融市場的准入,美國希望得到保證,北京不會在許可證、環境、土地使用和其它領域,使用政府權力來阻礙美國公司。美方還希望確保美國公司能夠迅速受益,並不是拖很長時間才實施。

若達成協議,美方也在考慮如何執行。一種方法是保持對中國商品的現行關稅,並在北京履行承諾後再將關稅免除。

在出口方面,梅努欽曾表示,中方承諾再購買1.2萬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但他沒有具體說明時限。去年,中美貿易逆差達3360億美元。

美國談判代表也在敦促中方放寬對農產品進口的限制,這可能為美國農民迅速擴大粟米和其它商品出口鋪平道路。

中美雙方也正在討論開放中國進口美國大米。去年,美國向中國出售的大米不到200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