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加拿大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日前發文稱,外界必須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他還呼籲加國政府對中共不要軟弱,展示領導力,與盟友合作,抵禦中共的技術盜竊和對民主制度的干擾。

馬大維在2009年至2012年曾擔任加拿大駐華大使,現任國家安全顧問。他一直公開批評中共橫蠻干涉加拿大在內的其它國家事務。他表示,加拿大應警惕不要給中共製造機會,中共搞分裂和控制有一套。

周四(12月27日),馬大維在加拿大《環球郵報》發表一篇題為《我們必須最終看清中國(共)真實面目》(We must finally see China for what it truly is)的評論文章。在他看來,中共近期抓捕加拿大公民並不令人驚奇,是故伎重演。

中共抓捕加拿大公民 馬大維:這並不新鮮

馬大維在文中寫道,2018年12月,加拿大應美國的要求抓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中共以憤怒回應,並抓捕了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巴沃(Michael Spavor)。

他表示,雖然中共對加拿大的做法是「殘酷的,但遺憾的是,這並不罕見」。「澳洲、英國和瑞典都看到自己的公民被北京以類似的站不住腳藉口逮捕。就是對我們來說,(這件事)也並不新鮮」。

馬大維舉例說,2014年,在加拿大決定將後來承認盜竊美國軍事機密的中國公民蘇斌引渡美國後,中共便拘捕了當時在中國的加拿大公民高凱文夫婦(Kevin and Julia Garratt)。

高凱文太太2015年2月獲保釋。高凱文被關押了超過2年。被關押期間,高凱文夫婦發現他們陷入中共的司法系統,經常被審訊,但自己卻不知道應該向中共承認些甚麼。

他們的家人聘請的美國律師茲默曼(James Zimmerman)開始將這對夫婦的案子與蘇斌的案子聯繫起來。

該律師意識到,中共政府對高凱文所進行的指控和美國對蘇斌的指控極其相似。高凱文夫婦被指涉嫌竊取與「中國(中共)軍事目標和重要國防研究項目」相關的情報,從事威脅中共國家安全的活動。

高凱文的律師茲默曼告訴《紐約時報》說 :「中方明確表示,高凱文案的目的就是用來向加拿大施壓,以阻止將蘇斌引渡到美國。」

針對近期康明凱和斯巴沃突然被抓,馬大維曾表示,這只會造成外界更憂慮中國(共)不尊重法治。

「我們必須知道,中國(共)按照它一貫的方式在行動,因為這種方式對它來說起作用。」 馬大維在周四發表的評論文章中寫道。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一個越發不負責任的大國

馬大維說,中共對孟晚舟被捕事件所表現出的激烈反應讓一些加拿大觀察家感到不安。和中國相比,「我們與美國的利益和價值觀更為一致」。

馬大維認為,對於中共,人們的視線很容易被從關注中共獨斷、壓制的故事轉移到聚焦中國看似輝煌的大城市,及全球超級富豪的故事。因此,人們似乎沒有能力看到整體。

馬大維認為,目前的這場中國危機有很多插曲:關注中共違反伊朗制裁令;關注中共利用華為等企業竊取外國技術的可能性;對外國和本國公民的公民權利表現出驚人的漠視。所有這些問題彙集在一起,會讓人看到,「中國(共)是一個越來越不負責任的大國和合作夥伴,一個只有在對自己便利的情況下才會假裝聲稱遵守國際準則的國家。」

馬大維表示,當前的危機為萌發新思維提供了機會。加拿大不能忽視中國,也不應該不尊重中國。但加國需要考慮在與中國(共)打交道時是否要看中國(共)如何參與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雖然我們立即要解決的目標是釋放我們的公民,但一個更大的主題正在出現,一個為加拿大提供展示領導力的機會。」 馬大維說。

加拿大應改變以前軟弱做法

馬大維表示,長期以來,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每次發生危機時,首選方法是儘快恢復正常,不做或說出任何有可能損害中共情感的事情,也不會要求中共改變其行為。而「現在是設定新常態的時候了」。

他還強調,加拿大應該與盟國磋商:我們如何更好地保護私人和學術界的敏感技術;我們如何更有效地抵禦中國(共)對我們的民主政治制度的干預;我們如何更有效地讓中國(共)對尊重國內外的人權負起責任。

在中國當局拘捕康明凱和斯巴沃之後,加拿大國內很多人認為杜魯多政府對北京抓人反應過於軟弱。在試圖低調營救兩位公民未果後,加拿大2018年12月21日首次公開要求北京立即釋放他們,並決定向盟國請求支援,要求向北京施加壓力。之後,美國、歐盟、英國和德國等盟友都紛紛發聲,公開向加拿大表達聲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