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目前交保獲釋,但她明年仍有庭審需要面對。

此前報道,孟晚舟將於明年(2019)2月6日必須再度出庭,這個時間也接近華為董事會決定發放員工紅利。而華為員工分紅來自持有的華為「虛擬股」,由於其詳細運作方式不為外人道,向來被公認是華為的「核心機密」。但這些年來,嘗試解密的報道仍層出不窮。

綜合這些公開報道或資料,一般每年3到4月份,華為員工就被主管溝通告知,今年能夠認購多少數量公司股票,每股的價格是多少等等。公司要求同意認股的員工在一份文件上簽名,這份文件簽完名後立即被公司收回保管,員工只能通過一個內部帳號查詢自己持股數量。

由此可知,華為員工與華為公司所簽署的《參股承諾書》,沒有副本,也不會有持股憑證。同時,虛擬股無流通性(不允許持有人轉讓、贈與、繼承。只能賣回華為公司)、無表決權、無所有權等,只有分紅權。

而今年的分紅基準來自於去年持股數量,就每位新進員工而言,開始的第一年要先認購股票才能參與第二年的分紅,以此類推,每一年員工在領取紅利的同時也要決定是否再投錢認股,才能擴大領取紅利。

而華為從2001年始實施虛擬股制度,經過十多年的連續增發,華為虛擬股的總規模已達到驚人的134.5億股,在華為公司內部,超過8萬人持有股票。但員工虛擬股認購數額,少則上萬,多則百萬,僅僅依靠薪資收入,顯然難以維繫如此大規模和不斷增長的配股體系。

據《財經》雜誌2012年6月封面報道:自2001年始實施虛擬股制度起,華為公司員工就從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平安銀行和建設銀行四家銀行的深圳分行獲得貸款,用於購買虛擬股。為了購買股票,這些華為公司的「幸運兒」還會簽署另外一份合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平安銀行四家銀行的深圳分行每年為他們提供數量不等的「個人助業貸款」,數額從幾萬到幾十萬元甚至更高,這些貸款一直被華為員工用於購買股票。不同消息來源均指出,四家商業銀行總計為華為員工提供股票貸款高達上百億元。

不過,中銀等4家銀行針對華為員工這名不副實的「個人助業貸款」,違反了央行、財政部、銀監會等相關法規,即不管以何種名目發放的貸款,都不能用來做配股資金,所以到了2011年被叫停。

但從2001年至2011年,華為員工究竟從四家銀行獲得了多少貸款用於內部配股?除了四家當事銀行之外,恐無人能說清楚。《財經》記者統計發現,2004年開始到2011年這七年之中,華為工會累計出資高達263億元。

華為還一直強調只有員工才能認購虛擬股參與分紅。但是,2011年中移動重慶高管沈長富案,據檢控,自2003年末到2010年,華為以發放工資和福利待遇等方式,給早已不在華為上班的沈長富之子發放131萬餘元所謂的工資、獎金和公司股票分紅。這些年還有多少這樣的「閒人」參與華為虛擬股分紅?

2011年,在上海與華為員工溝通的時候,任正非為了說明自己無意、無力從董事長孫亞芳手中回購股票,還特意強調,自己也是貸款購買公司股票,而且貸款還沒有還完。設若任正非等高層有一天斷供,或是華為資金流出問題,那麼華為資產就可能是相關「債權人」的。

令人注意的是,中銀等4家銀行2001年起提供華為員工貸款買股票,然後在2012年換屆年前一年被嘎然喊停,又在中共十八大之前,《財經》2012年6月封面故事《華為股票虛實》,但在報攤上,該期雜誌一上架就被人大量收購,在宣傳口,《華為股票虛實》被多家門戶網站轉載後,短時間內也被齊齊撤下。這些都與十七大時財新傳媒揭示的《誰的魯能》似曾相識,也令人質疑其中隱藏了多少黑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