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冥誕當天,中共當局抓走了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馬會)會長邱佔萱,第二天改組了北大馬會。多名學者說,中共的意識形態已經完全破產。

12月26日,中共前黨魁毛澤東125周年冥誕當天,北大馬會會長邱佔萱被七八個中共公安人員帶走。

第二天,北大馬會被改組,社團負責人被撤換。根據北大馬會發出來的社會公告,馬會會長變成了北大馬學院2018級碩士研究生馬寧,北大化學系2016級本科生、前會長邱佔萱被撤換。

對於中共接連打壓馬會的現象,多名學者說,中共的意識形態已經破產。

大陸知名網絡作家荊楚認為,中共是歇斯底里的瘋狂。甚麼馬列主義研究會,凡是要獨立研究馬列就是對現在的共產的否定,所以他們也害怕,所以要打壓北大馬會。

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當局抓北大馬會會長,應該和目前中共最高當局面臨來自左派的壓力有關:「當深圳出現勞工問題的時候,他們打著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的旗號去支持的。這是當局最害怕的,因為中共就是靠這個起家的。」

他說:「馬克思主義重要理論是階級鬥爭理論,而且要用暴力推翻一個政權,建立新政權。所以一旦有人以馬克思主義出現的時候,中共反而會覺得這是一種對當局的挑戰。」

北大李姓同學之前曾向大紀元說:「中共這套學說就是騙人、奪權和整人用的,如果有人用中共的理論去挑戰和質疑中共的政策,中共對他們的鎮壓也是毫不手軟。」

在毛冥誕當天,大陸各地也出現了一些紀念毛的活動。對此,荊楚認為:「只能反映新聞封鎖、出版管制、沒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下,毛澤東那些罪惡沒有得到充份的揭露,讓這些底層的愚民,因為他們的愚昧無知,還對殺人魔頭頂禮膜拜,我只能為這個社會感到悲哀。」

荊楚認為,這些人中應該有很大一批是借紀念毛澤東來表達對現實的不滿。他說:「他們對現在的貧富不公、貧富懸殊不滿,以為毛澤東那個時代是公平的、沒有貪污腐敗。其實,即使(在毛時代)都是制度性的腐敗、制度性的不公,他們不知道。對於中共愚民,(在毛時代)民眾普遍貧窮到都沒褲子穿的地步,民眾還認為是公平的社會,給人那樣一個錯覺。

荊楚認為,「中共政權在意識形態上完全破產了,它撐不下去了,這是肯定的。」

旅美政治學者楊建利也有類似的看法,他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紀念毛,已經成為中國左派民眾反對體制的一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