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發家史有不同於官方宣傳或坊間耳熟的另一面。

1987年,華為成立於廣東深圳。中共建政之初,通信業主要是保黨政通信。當時的電話是要級別夠的幹部才能有,老百姓是沒有的。直到1988年,中國通信業真正的春天才到來。在這一年,華為剛好以電話交換機(PBX)代理商的身份「趕上了好時候」。

彼時,電信市場最高主管是郵電部,吳基傳是1984年至1990年郵電部副部長。之後,吳基傳於1990年6月至1993年2月任河南省委副書記,所以他做過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副手,也與中移動二把手張春江共事過。

90年代開始,中國通信設備市場上正盛行「七國八制」(七國廠商、八種制式)。1992年初,華為從農村市場找到了突破口,即所謂的「農村包圍城市」戰略。

這時孫亞芳出現。孫亞芳大學畢業後就進入中共國安部從事通信工作,被指在國安部的安排下於1992年進入華為,首先擔任市場部工程師,後來成為任正非之下的華為第二號人物。

與此同時,吳基傳1993年年初離開河南北上,回任郵電部副部長,緊接著3月升任郵電部部長。當時電話全部控制在郵電系統,郵電系統壟斷市場。

1993年3月,華為與全國21家省會城市郵電系統聯合發起成立合資公司。1994年,華為再次與各省郵電局成立了27家合資公司,進一步打通市場管道,並獲5.4億元注資,為華為的高速擴張輸入了血液。

1998年3月,郵電部職能分拆被撤,其電信業務與江澤民曾任部長的電子工業部合併組建「信息產業部」,吳基傳出任部長,張春江任電信管理局局長,並於1999年升任副部長。吳、張二人搭檔任內組織領導了所謂的全國電信行業改革。

1999年華為進入幸運年。這一年華為第一次進入全國電子百強的前十名,成功拿下了福建移動高達3.2億人民幣的合同,再度簽署了全國移動通信7號信令骨幹網二期工程,除此之外,移動總局再次採用華為設備,開通了覆蓋全國11個大城市移動智慧網,輻射到全國,華為銷售收入成為國內第一,孫亞芳也是在這年成為華為董事長。

2000年起,華為先前與全國郵電系統的合資公司,也都開始紛紛退場成為華為各地分部。

2001年12月,吳基傳再次對整個電信營運重新佈局,將中國電信分拆為中國電信集團和中國網絡通信集團。一分二後再拆組六家。2003年5月,信息產業部副部長張春江轉任網通集團黨組書記、總經理。

2001年12月7日,人民網報道,華為設立了移動通信研究開發基地──華為上海研究所。華為、中移動秘建W-CDMA試驗網。

1999年,華為不只在國內站穩腳跟,海外業務也落地札根,華為1999年進入伊朗,印度研究所成立於1999年……

2001年國際傳媒關注華為與「911」事件。2001年911恐怖襲擊的第二天,美國《前鋒論壇報》引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媒體的報道說,中共和恐怖組織塔利班當局簽署了經濟和技術合作備忘錄。《華盛頓時報》9月28日報道,華為過去兩年來,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為塔利班政權裝設電話系統;華為同時也替伊拉克鋪設光纖通訊網絡。而這項工程違反聯合國的相關禁令。拉登就是利用這些光纖網絡指揮對世貿大廈的攻擊。《印度斯坦時報》2001年12月10日在頭版刊登文章,華為公司在印度開設的研發中心危害了印度的安全,並稱,華為的工程師合約、出口軟件說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塔利班改進過通信網絡。

2001年12月中國正式加入WTO。據入世規定,中國的信息產業必須對外資開放。但自從中共當局決定入世,反而多次頒佈了對互聯網的管理辦法,1999年時任信息產業部部長吳基傳也公開唱反調。

章家敦博士曾在他的著作中敘述了中共控制網絡的許多手法。他說,中國「電信大王」又身兼中科院副院長的江澤民兒子江綿恆的觀念尤其令人驚訝。江綿恆宣稱:「中國必須建立一個全國性的網絡,獨立於互聯網之外。」

「電信大王」江綿恆的白手套之一張春江2009年落馬時,被指中共十八大國企爭奪戰,張春江成了江澤民家族的犧牲品。

從上述可以發現,華為海內海外發展關鍵時期是1999年及其前後。而一再表示自己只是一家「普通民企」的華為,卻深度參與了被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江綿恆主導的金盾工程及子工程防火牆。維基百科介紹,金盾主要是公安系統的工具,防火牆主要是宣傳系統的工具,而其最初的主要需求來自各「610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