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團副董事長兼CFO孟晚舟獲保釋後,原本在庭審期間一直不作聲的華為公司,近來也開始主動發聲。12月25日最新消息是,華為董事長梁華表示,華為將會嚴格遵守包括聯合國、美國和歐盟適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規。

但有別於華為當局這幾次對外回應的軟調性,在華為內部也好,中共喉舌媒體方面也好,自孟晚舟案發後,孟案以及華為被質疑的安全問題,顯然都被有意無意導向是中美貿易戰和5G之爭的「犧牲品」。

而從外媒報道可知,早在2007年華為的業務模式已被美國國會及情報機構關注。2011年2月起,美國國會開始對華為和中興進行調查,以確定它們的產品和服務是否威脅了美國的國家安全。

此外,澳洲政府曾在2012年以「國安理由」,禁止華為涉入總價490億澳幣的全國寬頻網絡鋪設計劃。2014年2月,華為也曾遭到印度政府組成跨部會小組進行調查,原因是華為涉嫌竊聽印度國營電話公司BSNL(Bharat Sanchar Nigam Ltd.)。

還有更多更早的例子。那時候既沒有中美貿易戰也沒有開始5G商用,而且對於華為產品的國安憂慮,不只是來自於美國,也包括於澳洲、印度等多個國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國2011年起針對華為展開的調查中,作為調查的一部份,2012年9月13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召開了一場題為「中國通信企業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聽證會,時任華為公司高級副總裁丁少華、中興通訊北美洲和歐洲部高級副總裁朱進雲作為代表出席聽證會接受質詢。

這是華為第一次在美國國會參加此類聽證會,從海內外報道可知,當時美國議員追問的一個重點,也是調查的關鍵問題是,為甚麼民營企業設有黨委?黨委成員是誰?黨委是否參與公司決策?

當時丁少華在會上回應說:「華為公司黨委是根據中國公司法的規定設立的,就連沃爾瑪等外資企業一樣設有黨委。黨委組織的功能主要體現為提供員工關懷,敦促員工遵守職業道德等方面,絕不參與企業管理與決策。」

華為承認設立中共黨委,但在公司官網上的相關介紹中卻遍尋不著,而在「管理層信息╱監事會」中會發現,監事會成員周代琪,其頭銜除了常務監事,還有「首席道德遵從官、道德遵從委員會主任」。

公開報道顯示,如《昆明日報》12月20日報道,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程連元會見華為公司黨委書記周代琪一行,雙方就深化合作進行了深入交流。而今年諸如此類報道不少,即周代琪以華為黨委書記身份拜會了多地官員,除此還有央企高層,如西部機場集團、陝西省地方電力集團、中陝核集團、廣州港集團。周代琪去年也見了中國電科、中國能建(能源建設集團)等,都是重量級中央企業。

在有限時間及範圍搜尋之下,周代琪至少從2009年起就以華為黨委書記身份公開活動,拜會各省市高層的頻率不可謂不密集,且所到之處不是商談重大合作事宜,就是簽署合作協定。特別的案例還有,2017年6月30日,陝西省市級公安機關領導幹部培訓班在深圳華為總部舉行,華為公司黨委書記周代琪出席開班儀式。

新浪網站2017年「盤點成立黨委的互聯網公司」中寫道,早在2007年,華為黨委就已下轄300餘個黨支部,並擁有12,000多名黨員。

在周代琪之前的華為黨委書記是陳珠芳,公開資料顯示,陳珠芳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該校是教育部直屬、中央直管副部級高校。1995年陳珠芳到華為當上第一任人力資源部長,後改任華為公司黨委書記。陳珠芳被指是一輩子搞黨政工作的人。

目前被推廣到整個公司的所謂「全員導師制」,在華為內部這一做法最早來自於華為的研發體系──中研部(中央研究部)黨支部設立的以黨員為主的「思想導師」制度,華為第一批思想導師,是任正非委託陳珠芳去「兩彈一星」基地請來了一批退休的科技人員。華為中研部成立於1994年10月前後。

根據這些公開資料,華為早在1994年設立黨委系統,只是現在以「道德遵從委員會」稱謂,這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就很說明誠信問題。同時現任華為黨委書記周代琪的公開報道表明,丁少華當年在美國聽證上的「黨委組織的功能主要體現為提供員工關懷,敦促員工遵守職業道德等方面,絕不參與企業管理與決策」的說詞,無疑是在國會山當眾扯大謊。這也說明,華為高層其實心知肚明,美國等各國對於華為的各種疑問,基於同樣的原因,那就是無法信任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