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地時間12月24日法國發表聲明,對中方拘押加拿大籍公民表示關切,敦促中方予以公正對待後,北京外交部發言人在25日的例行記者招待會上態度強硬,稱「堅決拒絕和反對法國的有關表態」,並很搞笑地說要加拿大和其盟友「尊重中國司法機關獨立辦案的權利」,還補充說法國人為加拿大的事發聲「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印象非常不好,讓人覺得,法國只關心加拿大人,不關心中國人」。

而就在前一天,外交部發言人也對就該事件發聲的英國、德國、歐盟表示了不屑一顧,她稱它們「對不同的國家的公民有不同的標準」,而且「這件事和英國、歐盟有甚麼關係?」

同樣,對加拿大外長方慧蘭上周六(12月22日)呼籲盟國支持加拿大謀求被拘留的加拿大公民獲釋,並指出中國的這種報復性抓人做法對整個國際社會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先例」,以及美國等要求中國釋放加拿大公民,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亦是「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且不說中共的司法機關有沒有獨立辦案的權利,單就發言人在黨文化影響下的奇葩邏輯就讓人忍不住哂笑。按照其邏輯,法國人為了在中國人心目中的美好印象,就不該為加拿大人發聲;因為抓加拿大人與英國、歐盟沒關係,英國和歐盟就不該出頭。此外,如果為加拿大人發聲,也應該為被捕的華為的孟晚舟發聲,否則就是有偏見。

問題是,面對著一個流氓政權的流氓行為,任何有良知的政府和個人都不應該袖手旁觀,因為下一個受害者可能就是在旁觀者中。今天加拿大盟友們的相繼發聲,就是為了避免有一天類似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國民身上。世界政府包括中共政府都知道,孟晚舟是因為違反了美國的相關法律而被捕的,正因為美國人手中有證據,所以加拿大才配合執法,而被中共逮捕並指控所謂「威脅中共國家安全」的加拿大人,不管中共當局如何否認、抵賴,國際社會對此舉是在報復孟晚舟被拘已經形成共識,這樣的報復行動在西方社會看來就是典型的流氓之舉,而且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比如日前《華盛頓郵報》發文直指中共「流氓」,並呼籲國際社會給予更強烈的抗議,以防止中共將來用「人質外交」對付全世界。位於德國柏林的六家智囊也發表聯合聲明,呼籲中共公正對待三名在押的加拿大人,並指「類似事件令經常在中國從事研究的外國學者感到不安和懷疑」。

當然,沒有一個流氓和流氓政權會主動承認自己是流氓的,而是要竭力向世人證明,自己的流氓之舉是有正當理由的。面對國際社會的共識,中共就是一直在這樣做的,而且是更加赤裸裸,儼然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架勢。

只是赤裸裸耍流氓的中共要明白,自以為可以要挾加拿大的愚蠢之舉,反而會引發兩個可能讓其更痛的後果:

一、西方政府和社會更加看清了中共的流氓嘴臉,在未來或將更願意在更多議題上集結在美國周圍,採取共同行動,對抗中共。

自從美國特朗普政府調整戰略,將中共視為最重要的「敵手」,並就貿易等問題向北京施壓後,北京多次試圖分化美國與其西方盟友的關係。然而,美國的西方盟友雖然在一些問題上與美國存在不同立場,但他們同樣對中共扭曲市場、強迫技術轉讓等問題深表不滿,是以北京並未取得成功。

但另一方面,由於美國與盟友間的分歧,一些盟友曾表態在中美關係上不選邊站,即仍致力於發展與中國的關係。無疑,中共將加拿大人作為人質逮捕並進行要挾的流氓舉動,使這些盟友意識到了與中共打交道的危險是沒有底線的,意識到了美國的舉動的意義所在,因而將可能重新評估對外政策取向。比如總理杜魯多執政下的加拿大,一直對中共保持友好,但在人質事件後,杜魯多轉向強硬,要求北京公佈證據,加拿大近期還取消了在華的加拿大的旅遊宣傳等。

不僅在政府層面上如此,在民間,普通民眾以及非政府組織也都得以再次認識了宣稱「依法治國」的中共的真面目,將會積極支持政府對北京採取強硬態度。

而這很可能意味著美國未來與盟國會在多方面加強合作,以應對中共對世界的挑戰,剛剛美國司法部指控中共的網絡攻擊,獲得盟友的公開力挺就是一個例證。套用中共的話就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二、西方政府和社會更加看清了孟晚舟、華為在中共心目中的地位,並得以印證華為不同尋常的背景,這對於華為在全球市場的擴張絕不是個好消息。

業已披露的信息早已讓外界懷疑華為公司的軍方和國安背景,而中共當局在營救孟晚舟上的超常規之舉,以及孟晚舟保釋後中共領事親自慰問,都加以佐證了這一點。也因此,美國、澳洲、紐西蘭、英國、日本等國將華為排斥在本國5G市場之外,更證明是正確之舉。這對於那些仍在猶疑、仍在評估或者有意向與華為合作的政府和公司,不啻於是個嚴重警示,即如果與華為合作,所在國的信息安全將受到巨大的挑戰。

而在中共流氓之舉後,有多少這樣的國家會選擇放棄與華為的合作,不久後就可以顯現。這不僅是對華為全球擴張的回應,也是對意欲稱霸世界的中共的打擊。如果中共繼續在國際上展示其流氓嘴臉,中共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