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日突然傳出,失蹤長達1264天的原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全璋案將在26日開庭。王全璋的同行謝燕益律師25日出門要去申請旁聽時,卻在車站遭到警方攔截,警方稱此案將秘密庭審。而王全璋妻子李文足送兒子上學也遭攔截,被告知明天不能參加旁聽。

12月24日,王全璋的辯護律師劉衛國通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女士將開庭的消息,並在社交媒體上公佈後,引起輿論關注。

王全璋是「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中,中共官方最後處理的一名律師。律師同行覃永沛向大紀元表示,鋒銳律師事務所被中共當局定性為反動的,中共必然要將該所的幾個律師定罪來為自己荒唐行為做個交代。

謝燕益律師作為709維權律師大抓捕案的受害者之一,對王全璋案感同身受。他於25日上午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12月26日也就是明天上午,王全璋案子會在天津二中院公開審理,我現在就出發去依法申請參加王全璋案的庭審旁聽,支持李文足、王全璋無罪,見證中國法治的歷史。」

據謝燕益律師介紹,當他9點半左右到了車站,準備購票去北京李文足家時,片警、國保等人就對他進行盤查,詢問去那裏,非得要他去角落那裏商量一下。他沒有理會他們,想要繼續前行時,他們就打電話想喊更多警察增援。

謝燕益9點半到車站準備去李文足家,遭片警國保攔截。(網絡圖片)
謝燕益9點半到車站準備去李文足家,遭片警國保攔截。(網絡圖片)

他們告訴謝燕益,王全璋案不是公開庭審,是秘密審理,所以去了也沒法參加旁聽。

送兒子上學遭攔截 李文足出席旁聽無望

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一早要送孩子去上學,也被幾個國保便衣攔下來。

李文足在社交媒體披露,「上午9:13,我送孩子上學。剛出樓道門,就看見一輛灰香檳色的別克商務倉打開了,裏面走出了老熟人:石景山國保李谷,還有三個彪形大漢。李谷向我走來,嘻皮笑臉地說『天津那兒開庭,你就別去折騰了!』」

她憤怒地回答:「我老公開庭,我為啥不能去?!」她說完決定帶兒子回家,回到樓上時,她看見石景山的國保頭子陸凱開了一輛小汽車,也到了。

李文足還介紹,他們駐守在樓下了,人手還在陸續增加,到下午1點時,已經有五輛車,20多個人了。除了便衣國保之外,還有小區保安,滿臉凶相的「社會人員」。

李文足表示:「這是要把我困在家裏的節奏啊……明天是王全璋被羈押三年半後開庭的日子,我這個王全璋的妻子卻被非法限制在家中。真希望我長出一對翅膀,無拘無束,自由飛翔,飛到天津去。」

謝燕益:王全璋案是一個風向桿

對於王全璋案的開庭,謝燕益表示,王全璋案是一個風向標。希望他們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希望這個案子中的作惡者可以將功贖過,最終能做出無罪判決。「王全璋是無罪的,但是現實中,他們為了掩蓋其罪惡,曾對王全璋的酷刑,對王全璋的判決,我個人並不樂觀。」

他並勸告法官和背後「709案」的決策者,「你們都有妻兒老小,都知曉是非善惡,明明知道王全璋是無罪的,所以判決的結果更多是政治層面上的因素。所以王全璋案其實關乎全局,不僅關乎中國的法治與人權,關乎良心與道義,而且關乎所有人的命運。」

他還強調,「只要(我們)有一息尚存,就要堅持到底,對邪惡說不,對違法者說不,要堅定表達自己的立場和態度。」「總之,王全璋案是再一次的善惡較量,希望大家繼續保持關注,一刻沒有結果,我們就繼續關注、聲援,努力不會白費,都會最終影響這個案子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