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引人關注的莫過於中美貿易衝突,美國總統特朗普陸續向中共射出幾支貿易利箭,其它國家由年初的觀望或指責逐漸轉為支持,加入美國共同對抗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

回顧今年這場衝突,外界看到了中美貿易衝突似乎是幾十年前即已種下的「惡果」,以及對貿易議程情有獨鍾的特朗普並非是亂箭齊發,而是鎖定目標有條不紊地步步進逼,終於在年底讓北京坐上談判桌,達成休戰三個月的協議。

上篇介紹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十大聚焦中的前五個,本文繼續介紹剩下的五個聚焦點,以及對2019年中美貿易爭端走向的展望。

六、中美交手:回合談判

2018年2月27日至3月3日,中共副總理劉鶴訪問美國,就避免中美貿易戰與美國進行磋商,但無功而返。據了解,劉鶴當時向美國提議包括削減關稅、商業協議、開放國內金融業等,以及達成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計劃。

2018年5月3日,由美國財長梅努欽率領的貿易談判團抵達北京,展開中美第一輪談判。雙方立場差距大,未發表聯合聲明。媒體報道,美國提出一份要價清單,提出八項要求,包括中方在2020年前減少2,000億美元貿易順差。(據中共當局統計,2017年中國進口美國商品的金額為1,539億美元,美國則從中國進口5,050億美元商品。據美國的統計,去年對華貿易逆差達3,750億美元。)

中方由副總理劉鶴主談,亦對美方提出要價清單,包括要求美國「公平」審查中資、停止301調查等。

中美首輪談判,美方由財長梅努欽率團到北京。會談結束後,媒體報道稱,中美之間的一些關鍵貿易分歧仍未解決,但雙方同意繼續保持對話。(AFP PHOTO/NICOLAS ASFOURI)
中美首輪談判,美方由財長梅努欽率團到北京。會談結束後,媒體報道稱,中美之間的一些關鍵貿易分歧仍未解決,但雙方同意繼續保持對話。(AFP PHOTO/NICOLAS ASFOURI)

2018年5月17日及18日,劉鶴率團來美,中美在華府進行第二輪談判,發表聯合聲明,雙方同意互不採取新的關稅措施。在這次談判中,北京承諾增加採購美國商品及服務,包括農產品及能源商品。

2018年6月2日及3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抵達北京,展開和中共的第三輪貿易談判。3日談判結束時,雙方未發表聯合聲明。中方主談人為劉鶴。

2018年8月22日到23日,中美第四輪貿易談判在華府舉行,中方主談人為中共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美方主談人為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討論內容為美方第一次談判時提供的清單。會後,白宮發佈聲明說,中美就如何在經濟關係中實現公平、均衡和對等交換了意見。

2018年9月13日,《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財長梅努欽已向中方發出邀請,希望未來幾周中方派部級代表團與美方進行新一輪貿易談判,地點不限。中共商務部當天證實了這項消息,並指中方對此持歡迎態度。

2018年9月25日,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在記者會上確認中方已經拒絕美方磋商要求的消息。

七、中共回應

特朗普政府5月初在中美第一輪談判前,向中方提出一份清單,列出美方希望中方具體改善的八大要求,包括北京應在2020年前將其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去年為3,760億美元)減少2,000億美元,以及取消對高科技行業的補貼等。

北京將美方要求細分為142項具體事項,並將之分為以下三類:

1)可立即完成:佔30%~40%,多數是中國增加購買美國商品;

2)視談判結果逐步完成:佔30%~40%,這部份涉及市場開放,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完成;

3)受限於外在因素無法完成:佔20%~40%,涉及美國要求中國(中共)調整產業政策,包括停止對高科技企業的補貼、不干涉美國數據公司的營運或者停止強迫美國公司轉移技術,中共官員表示,涉及國家安全或政治原因,對其中的多個議題,不同意擺上談判桌。

12月習特會前,特朗普總統說,已收到中方提出的142項回應清單,但其中少了4到5個重要項目,已請中方補充。他沒有說明欠缺項目的詳細內容。

八、戰場延伸到WTO:要求WTO改革

中美兩國同為WTO會員,在此情況下,世貿組織必然成為中美貿易戰的另一個戰場。今年每當特朗普政府宣佈要對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時,中共除了揚言對等價美國商品加徵等量報復性關稅,同時也立即向WTO控告美國。

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2018年7月在WTO審查中國貿易政策的會議上,針對美國鋼鋁稅及對華301關稅,呼籲所有WTO成員對抗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以及應對美國對鋼鋁材和汽車的關稅威脅。當時多個WTO會員的發言,並未回應中方的呼籲,反而敦促中共努力改進經貿政策,日本、加拿大、歐盟和瑞士對涉及中共的網絡安全、產能過剩和不公貿易行為等提出關切。

美駐WTO大使習達難(Dennis Shea)12月17日在WTO表示,WTO規範被中共濫用,華府要「引領WTO改革」。(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美駐WTO大使習達難(Dennis Shea)12月17日在WTO表示,WTO規範被中共濫用,華府要「引領WTO改革」。(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美國方面,除了向WTO控告中共侵犯美國知識產權,及其對美國鋼鋁稅的報復性關稅違反WTO規範外,並且呼籲各國推動WTO改革,喚起WTO會員對中共不遵守WTO行為的重視。

美國在2017年10月30日提案強化WTO通知義務,建議對怠於通知的會員,予以懲罰。當時僅少數WTO會員表達支持之意。經過一年的溝通,美國2018年11月1日捲土重來再次提出「強化WTO透明化程序及通知要求」文件,並且獲得歐盟、日本、阿根廷、哥斯達黎加的加盟支持,以共同提案的形式提交WTO,預料將對中國等屢被點名疏於通知的國家構成相當的壓力。

此外,美國要求WTO改革的呼籲也獲得了盟國的關注。美歐日共同組成聯盟,推進針對中共不公平貿易措施的WTO改革進程。

11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首次在領袖公報中指出WTO沒有達成它的設立目標,並且需要改革。

美駐WTO大使習達難(Dennis Shea)12月17日在WTO表示,WTO規範被中共濫用,華府要「引領WTO改革」。

九、圍堵中共

特朗普政府今年抨擊中共當局以非法手段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及歧視外國企業,並對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歐洲國家、日本、澳洲等美國盟友對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由觀望轉為支持,公開批評中共歧視外國企業的經貿政策,並且加入美國,加強對中國投資的限制。

特朗普獲中共最擔心的「武器」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查德·鮑恩(Chad Bown)在一則專文中寫道,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共最擔心也最不樂見的就是美國獲得歐盟及日本等國家的支持。中共如果想要以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安撫華府,拖延「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的結構改革,可能引起歐盟及日本對其更為不滿的反效果,導致這些國家更堅定地與美國結盟,採取對抗中共的集體行動。

今年9月,美國、歐盟和日本的貿易部長發表聯合聲明,指出「第三方國家」的非市場導向政策和做法,導致了嚴重的產能過剩,給其工人和企業創造出不公平的競爭條件,妨礙創新技術的開發和運用,破壞國際貿易的正常運作,包括使現有規則失效。

今年9月,美國、歐盟和日本發表聯合聲明暗批中共。圖為歐洲貿易專員Cecilia Malmstrom(中),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左)和日本經濟部長Hiroshige Seko於2018年3月在歐盟委員會布魯塞爾總部開會。(STEPHANIE LECOCQ/AFP/Getty Images)
今年9月,美國、歐盟和日本發表聯合聲明暗批中共。圖為歐洲貿易專員Cecilia Malmstrom(中),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左)和日本經濟部長Hiroshige Seko於2018年3月在歐盟委員會布魯塞爾總部開會。(STEPHANIE LECOCQ/AFP/Getty Images)

聲明還抨擊「第三方國家」通過補貼將其「國有企業發展成為國家優勝企業並使它們放縱國際市場」。雖然該聲明沒有點名任何國家,但是聲明內容基本反映了對中共經貿政策及措施的抨擊。

美加墨自貿協定毒丸條款

2018年10月美國與加拿大及墨西哥達成新版北美自貿協定(USMCA),向中共釋放一個重要信號,即特朗普政府將重塑全球貿易新秩序,希望阻止歐盟、英國和日本與中共洽簽自貿協定,旨在對中共實施經濟孤立。

USMCA最引人矚目的是第32.10條規定,如果協定中的任何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貿協定,其它成員國有權退出USMCA,只需要提早6個月通知各方。外界認為,「非市場經濟國家」指的是中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右)和墨西哥總統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左)於11月30日在阿根廷G20峰會期間簽署了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 美墨加協議(USMCA)後排為三國的貿易談判代表。(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右)和墨西哥總統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左)於11月30日在阿根廷G20峰會期間簽署了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 美墨加協議(USMCA)後排為三國的貿易談判代表。(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10月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各國已了解到這是美國達成自貿協定的先決條件之一,暗示未來美國與其它國家的自貿協定,將加入類似條款。

十、其它戰略

為了對抗中共通過收購、網絡偷竊、強制技術轉讓等方式獲取外國技術的野心,特朗普政府除了採取關稅措施及倡議WTO改革外,亦運用出口管制及司法起訴等政策工具,打擊中共經濟間諜活動,全面防堵中共竊取知識產權的行為。

加強審查中資

2018年8月13日,特朗普總統簽署《國防授權法案》,其中包括兩個針對中共的法案:《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及《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RA)。前者係擴大「外國投資美國委員會」(CFIUS)的職權,後者則規定敏感商品及技術出口均需經過商務部的核准。

美國盟友跟進特朗普政府,更加嚴格審查來自中國的投資。歐盟11月同意建立一個新的外資篩選機制,遏制中共在歐洲的掠奪性投資,保護成員國主權及工業獨立等戰略利益。

今年5月,加拿大拒絕中國交通建設公司下屬一個單位收購加拿大建設公司Aecon的提議。7月,德國拒絕來自中國投資者的兩個收購案,並將審查外資的門檻由現行的外資股權佔比25%調降到15%。英國政府宣佈對外資進行更嚴格審查的計劃。

出口管制

美國商務部於2018年4月16日宣佈將激活對中興通訊的出口禁令,禁止美國公司對其出售高科技零部件及服務7年,原因是中興通訊違反美國對伊朗及北韓的制裁,以及未履行2017年與美國商務部達成的和解協議,與涉嫌向商務部作虛假陳述。

2018年5月9日,中興通訊發佈公告稱受禁令影響,該公司主要經營活動「已無法進行」。

美國商務部於2018年4月16日宣佈將激活對中興通訊的出口禁令,禁止美國公司對其出售高科技零部件及服務7年。(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美國商務部於2018年4月16日宣佈將激活對中興通訊的出口禁令,禁止美國公司對其出售高科技零部件及服務7年。(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商務部6月7日宣佈,已與中興通訊公司達成新協議,並取代4月的出口禁令。依雙方合意的新協議,中興通訊公司除於2017年支付的8.92億美元罰款外,還要再支付10億美元罰款,以及提交由銀行託管的4億美元保證金。

2018年7月13日,在中興通訊繳交14億美元罰款及保證金後,美國商務部正式解除對該公司的出口禁令。

美國商務部於10月30日發佈公告,指中國晶片製造商福建晉華公司從事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活動,並將之列入出口管制清單,限制美國企業向該公司出口軟件及技術產品。

司法行動

8月,司法部起訴56歲華裔男子鄭孝清(Xiaoqing Zheng),指控其涉嫌盜取通用電氣公司渦輪技術的機密電子檔案,洩漏給中國公司。

9月下旬,司法部起訴在美國的中國公民紀超群(音譯,Ji Chaoqun),原因是他為江蘇國安廳情報人員招募工程師和科學家。

10月初,江蘇國安廳副處長徐延軍(音譯,Yanjun Xu)從比利時被引渡到美國,其被指控隱藏身份試圖通過美國五角大樓一名承包商員工,竊取噴射機引擎的商業機密。

10月30日,司法部起訴中共情報機構官員及黑客,總計十人,其中包括兩名江蘇省國安廳(JSSD)情報人員。根據起訴書,十名被告共謀攻擊美國和歐洲的國防和航空航天承包商,以竊取商業秘密,開發中國的商用飛機渦扇發動機。

11月1日,美國司法部長宣佈成立專案小組,運用所有司法資源,有效且快速地起訴中國經濟間諜,打擊中共經濟間諜活動,以保護美國公司知識產權。

同一天,司法部指控福建晉華公司、台灣聯華電子公司及三名台灣人,涉嫌密謀竊取美國晶片製造商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的技術。

12月1日,加拿大應美方要求逮捕華為高管孟晚舟,美國指控孟晚舟涉嫌欺詐以逃避美國對伊朗的制裁。12月11日,孟晚舟獲千萬加元交保,必須受到16項保釋條款的限制,包括留在溫哥華等待引渡聽證程序。

2018年12月12日,在獲准保釋後華為CFO孟晚舟在安保陪同下出門。(THE CANADIAN PRESS/Jonathan Hayward)
2018年12月12日,在獲准保釋後華為CFO孟晚舟在安保陪同下出門。(THE CANADIAN PRESS/Jonathan Hayward)

貿易戰未來走向

展望2019年,多位中國專家認為,中美貿易戰恐將持續,因為中共不太可能依美方要求,徹底改變產業政策等結構問題。

依習特會的共識,雙方在2019年3月1日前若無法達成共識,美國將在3月2日開始調高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

依習特會後的跡象顯示,中方確實在履行習特會的部份承諾。然誠如白宮顧問納瓦羅所言,「這只是恢復原狀」。他說談判的目的不僅是讓中方購買更多美國商品,更重要的是中方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

特朗普政府官員及智囊專家表示,中方目前的舉動,離美方的談判最終目標結構改革核心要求還有一段距離。

然而,習近平12月18日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所發表的談話,與其在12月習特會前的公開發言一致。

「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習近平說。

中國政治觀察者認為,習近平的這番講話沒有新意,並且有停滯改革之意。

對於中共當局有無可能調整「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委員邁克爾·韋塞爾(Michael Wessel)指出了核心問題:在中國(中共)法院仍受到中共控制的情況下,中共當局所做的任何法規修改都不存在任何意義

他呼籲中共公佈有關產業政策調整的法規修改草案,並允許外國公司在這個修改過程中扮演更大的角色,以發揮「最佳影響力的作用」。

「現在中方所談的任何改革,都只是跨出一小步而己。」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