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人士促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交待不起訴梁振英的原因。(蔡雯文/大紀元)(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人士促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交待不起訴梁振英的原因。(蔡雯文/大紀元)(蔡雯文/大紀元)

民主派批評律政司沒有尋求法律獨立意見,認為反映香港的廉潔徹底崩潰。(蔡雯文/大紀元)
民主派批評律政司沒有尋求法律獨立意見,認為反映香港的廉潔徹底崩潰。(蔡雯文/大紀元)

民主派昨日發起「守護廉潔法治遊行」,抗議律政司決定不就UGL案起訴前特首梁振英,不滿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潛水」,要求追究梁振英UGL案,及鄭若驊引疚下台。大會宣佈有1,200人參加。

參加者昨日下午2時,冒雨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遊行前的集會,抗議律政司「放生」梁振英,及不滿鄭若驊在律政司公佈不檢控決定後,「龜縮」11天,拒絕交代事件。發起「天下為公」追究UGL事件的民主黨林卓廷及尹兆堅、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公民黨郭榮鏗、專業議政邵家臻及李國麟、香港眾志羅冠聰、社民連梁國雄及工黨何秀蘭出席。

林卓廷表示,律政司有關不檢控的聲明,其檢控標準存在疑點,他批評律政司沒有尋求獨立意見,反映廉潔徹底崩潰。並批評建制派保駕護航,阻撓民主派傳召鄭若驊到立法會解釋,其實是「心中有愧」,知道鄭講的是歪理。他強調,會繼續追究UGL案,一定要逼鄭若驊公開解釋,絕不讓她「龜縮」。他並形容「香港現已站在懸崖邊,我們再退只會萬劫不復」。

尹兆堅則批評鄭若驊休假不回應事件,強調這次遊行只是開始,1月1日還有元旦大遊行,呼籲對此案不滿的市民繼續上街抗議。他並強調,除了梁振英以外,還要追究調查立法會UGL專責委員會前副主席周浩鼎,因周涉嫌私通梁振英,其行為根本是干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胡志偉提到另一名前特首曾蔭權在涉貪案中與梁振英的待遇大不同。他指當年律政司多番就曾的案件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最終決定提控,批評律政司目前做法難以令人相信其決定不偏不倚,「如果曾蔭權都要受罪,梁振英怎可能可以逃之夭夭?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我們的律政司因為梁振英是國家領導人,所以放他一馬。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法治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絕對沒有人因為他是否是國家領導人,就會在法治有更大的特權,所以我們一定要追究到底,大家一起追究梁振英,守護法治,維護一國兩制。」

不滿律政司選擇性放生

羅冠聰批評,UGL案或是鄭若驊的僭建案,都見到不同形式的雙重標準、選擇性檢控,或是選擇性放生,「這些絕對會對香港法治有很大影響,不僅你和我都深受其害,香港的國際聲譽國際地位都會因法治受損,越來越多這些個案,被外界貶成一個大陸普通城市,這是香港人最不想見到的結果。」

工黨何秀蘭也批評梁振英為國家領導人,律政司現時做法是「自己放生自己人」,質疑特首林鄭月娥借鄭若驊過橋,但鄭為特首及中央委任,故兩人都要問責。

遊行隊伍下午2時50分起步,他們手持印有鄭若驊和梁振英大頭相的橫幅,沿途高叫口號。有市民拿著「尋人啟事」的道具牌,以及貼上鄭若驊的頭像蛙人道具,象徵她「潛水」,沒有現身交代案件詳情。

退休護士葉小姐表示,今次上街是因為不滿律政司不檢控梁振英UGL案,「你會看到這完全不是一向我們香港處理這些案件一貫的手法。我們絕對很懷疑背後的一種政治力量,我覺得有需要行出來告訴大家,香港人不想要這種事。我們要讓人明白,不是你想如何就如何。雖然是很細的聲音,但我都希望更多人知道,在國外的華人也希望他們知道。」

70多歲梁先生帶同6歲及7歲的孫兒出來遊行,他強調是因為不想香港繼續沉淪,「我今年70多歲了,還有多少時間呢?希望我們小朋友將來可以在香港立足,在香港有好的法治出現,不能跟住中國大陸這樣子……最緊要是她(鄭若驊)為何不起訴梁振英,做一些閃閃縮縮的事,問到她又失蹤不見了人,對香港市民很難交代。(帶孫兒出來)希望讓他們認識為何要這樣做,為何爺爺要站出來,將來他們也有可能需要站出來。」

民主黨將申請司法覆核

遊行隊伍特意圍繞終審法院一圈,寓意捍衛香港法治。約下午3時20分抵達律政中心。遊行結束後,林卓廷表示,如果鄭若驊拒絕解釋,或解釋未能令公眾信服,會計劃於立法會向對方提出不信任動議,要求她問責下台,因為她的決定嚴重損害了香港的廉潔及法治。他並強調民主黨會繼續進行司法覆核,「我們到今天為止都沒有改變這個立場,我們昨日見過我們的律師團隊,我們律師的建議是先等律政司公開交代,希望拿到進一步的資料,幫我們決定何時或是如何進行司法覆核的申請。」他引述法律意見指,即使有人提出司法覆核,政府仍要回應涉及公眾利益的事件。

林卓廷並透露,將會致函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要求委員會邀請大律師公會、廉署代表,及刑事檢控專員出席會議,交代為何刑事檢控專員處理鄭若驊僭建時,會尋求獨立法律意見,而對梁振英案則未有依照同樣做法。遊行大會表示,昨日有1,200人參與遊行,警方則稱遊行最高峰時有525人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