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近日提出,明年要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有學者認為,中國經濟出了大問題,大規模減稅降費能使經濟好轉?中國亟需進行市場化、法制化的真正改革。

日前,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據官媒新華網報道,會議決定,明年中國要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中國經濟空前嚴峻  官方掩蓋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現在北京的經濟學者胡星斗認為,目前中國國內的經濟已經非常糟糕:「民營企業恐怕都挺不住了,恐怕很多都要倒閉。現在民營企業就已經是大量地倒閉。」中國早就該大規模減稅降費了。

有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1月,中國全國的稅收與去年同比下降百分之八點多。

胡星斗認為,「當然可能有的人說是由於降稅的結果,但實際上降稅方面是非常有限的。主要還是經濟大幅度下滑所造成的。所以目前中國的經濟到底是正增長還是負增長,恐怕是一個問題。很多人都認為中國經濟可能是個負增長。」

中共國家統計局此前報告,今年的GDP增長率,從前兩季度的6.8%、6.7%,下滑至第三季度的6.5%。

然而,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日前透露,據官方內部報告,今年GDP實際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如果採用另外一種測算方法,則GDP增長是負值。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北京經濟學者鞏勝利的分析說,中國宣佈大規模減稅降費的背後,也有外部的因素。

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1月上任後,推出了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稅方案,包括歐洲和日本在內的全球多個國家相繼跟進,也完成了新一輪的減稅。

「全球各個國家都減稅到位了以後,中國經濟出現了一些問題。中國經濟遇到了空前的,就是到現在來講應該是七十年來可能最嚴峻的一年。」鞏勝利說。

近日,官方以「違反規定」為由,從11月起不准中國第一經濟大省、製造業中心廣東省發佈PMI數據。另兩個製造業與貿易經濟大省江蘇與浙江也被下令不得私自發佈PMI數據。

而自今年4月以來,廣東PMI指數每況愈下,甚至跌破50的經濟榮枯分水嶺。官方此舉被質疑是否為隱瞞重要經濟數據。

稅制本身不合理

中國稅制本身一直被外界認為不合理,胡星斗舉例,「比如說增值稅,很多國家都沒有增值稅。這個增值稅還有沒有存在的必要?因為增值稅是針對生產過程的徵稅,這是會抑制生產的。更何況中國這個增值稅還比較高。因為發達國家一般只是對最終的消費徵稅或者是最終的收入徵稅,所以這個增值稅實際上應當取消。」

黨政運行成本太高

鞏勝利認為,除了高稅費,貨幣成本、基本生活成本和黨政運行成本居高不下,也給中國經濟造成沉重負擔。

「中國黨政是七級構架。比如美國歐洲這些政府,它只負擔一個政府,不用負擔黨。那麼它的成本要低很多。中國是七級構架,美國政府它只有四級構架。」

鞏勝利指出,如果不降低黨政成本,光講減稅,中國會陷入新的困境。

「政府高成本運行不減,而光減稅,那這些錢從哪裏來呀?中國政府的債務會更嚴峻地爆發,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難題。」

北京是要真改革嗎?

12月21日結束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提出,明年中國要加快經濟體制改革,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

胡星斗認為,儘管中國官方一直在喊要繼續改革開放,但人們應該認真反思:中國到底進行了多少真正面向市場經濟的改革,又做了多少借改革之名,但實際上是復辟、倒退的改革?

胡星斗指出,目前中國亟需面向市場化、法制化的真正改革。

今年以來,美中貿易戰爆發,外界認為,特朗普在用加徵關稅的辦法倒逼北京改革。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認為,特朗普施加的壓力不會逼中共就範,就是改革已死,到了現在這個情況下,你要有一整套的市場機制。「真的改革、真正意義上的改革就是憲政轉型,就是整個法律制度、整個一黨專政取消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