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顧問納瓦羅12月17日說,中美貿易談判的目的不僅是讓中國購買更多美國產品,而是中國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應稱「不能改的堅決不改」,甚至建議美國官員研讀習近平的講話。

對於「納瓦羅先生說中國需要進行結構改革」之意,12月1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還聲稱,改甚麼、怎麼改必須符合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等,「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12月1日的習特會後,白宮發表聲明表示: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同意立即開始有關結構性改革的談判。這些改革涉及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服務業和農業。雙方同意,他們會努力在未來90天內完成談判。如果在這個期限內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美國會將10%的關稅提高至25%。

習特會僅18天,中方就對美方機構性改革的要求如此針鋒相對,這讓外界質疑接下來中美談判是否能繼續進行?

中共的講話意料之中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先生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發言人的話不令人意外。「人們都估計到,貿易談判中,中共肯定有它的一個底線,美國要求結構性改變,涉及的面比較多,其中有一些,我們一般人都估計中共不可能做改變的。」

比如互聯網的開放,大家一開始就認為中共不可能讓步。胡平認為有些東西中共會做出部份讓步,比如「中國製造2025」,過去政府補貼它是明目張膽地講出來的,現在在形式上它會收斂,實際上還會做,只是規模可能會小一點。

另外知識產權方面,他認為中共也可能會讓步,「因為在這之前,中共曾出台了一個保護知識產權的政策,會有一些改變,但是有些問題它會進行得比較隱蔽。」

著名經濟學家程曉農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在阿根廷的G20峰會上,中國實際上是答應了要改革,「但這些東西不見得就是中共宣稱的『堅決不能改』的東西。因為我們都知道有些東西中共從來都沒改過。」

他說:「比如民主化,甚麼時候中共改過?從這個角度去看的話,肯定有它不能改的。我覺得沒有必要把中共在政治層面上不肯改的事情,和中美貿易戰混在一起談,因為中美貿易戰本身不涉及中國政治層面的問題。」

他認為國內許多人希望借美國的壓力迫使中共進行政治改革,是一種幻想。「很多獨立知識份子希望中共做根本性的改革,他們覺得如果錯過中美貿易戰,也許今後就沒有機會了。我覺得這個期待機會本身是一種願望,但它和現實不是一回事。」

他說:「事實上所有共產黨國家,沒有一次民主化是靠外部推動成功的,也就是說,推動民主化只能是在這個國家國內,當國內條件成熟的時候才可能發生。」

內部矛盾越大 中美談判成功率越高?

有學者認為,中共的言行反覆,表示其內部矛盾激化。中國經濟界消息人士曹山石在其推特上寫道:「但可大膽預測一點:國內分歧矛盾越大,和國外達成90天協議的動力越足、概率越高。」

胡平表示,雙方都不願意讓步,就看誰後院先起火。他認為,貿易戰的壓力至少讓國內的學者,甚至體制內的學者,有了發言的機會。

「這段時間以來,國內的一些經濟學家,體制內的經濟學家,對經濟形式、貿易戰發表了很多看法,這些看法在過去基本沒有機會講。講話增加了他們的力量,就迫使當局在這方面做出更多的改變。因此在這個意義上講,美國的貿易談判能夠取得一些成績,就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