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1日,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中共七常委全部出席,但未見王岐山。分析認為,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急速下滑,而中共內部分裂,曾作為「救火隊長」的王岐山或者也隱身了。

12月21日,中共官方稱: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政治局常委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出席會議。

外界注意到,號稱「第八常委」的王岐山未見。

習近平自2012年上任後,通過王岐山強力反腐,打下江派大佬周永康等實權派,逐步掌握了權力,獲得核心地位。在去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王岐山據報被江派勢力「圍堵」,未能入選常委,但當上國家副主席,號稱「第八常委」,據說仍列席常委會議。

然而,這一年王岐山除了常規性地履行國家副主席的工作、會見一些無關緊要的外賓外,似乎越來越悄然無聲,很少上媒體頭版頭條。

中美貿易戰爆發 王岐山卻無作為?

可是,今年北京卻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中美貿易戰爆發。作為國家副主席的王岐山哪裏去了?王也被認為有廣泛的外交人脈,在中美貿易戰爆發期間,他也確實多次會見華爾街大佬。

今年9月中旬,王岐山曾邀華爾街頂尖的銀行家來北京會商,期待中美貿易戰破僵局。但華爾街頂級管理人員並沒有參加,大多數公司只派出一位高級管理人員。而且會議也未向外界透露出多少重要信息。

《紐約時報》認為,華爾街的銀行家已不能左右白宮,王岐山也難以成為有重要作為的幕後角色。中方本想通過王岐山在華爾街深厚的人脈關係發揮影響力,像過去幾屆美國總統在任時期那樣,改變中美貿易戰現狀,但華爾街對美國現總統特朗普幾乎失去影響力。

幾乎同時,9月17日,美國宣佈再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至年底關稅稅率提升至25%。

此前,5月15日,王岐山還在北京中南海會見了出席第十輪中美工商領袖和前高官對話的美方代表,也未見任何效果。

「老朋友」們靜等北京超越舊制度?

美國到底要甚麼?今年11月,王岐山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閣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被稱作中共領導人的「老朋友」的基辛格還與習近平和劉鶴會面,顯然中美貿易戰成為會談重點。

11月8日,習近平在北京大會堂接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習請基辛格傳話。(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11月8日,習近平在北京大會堂接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習請基辛格傳話。(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據自由亞洲電台評論文章表示,基辛格在演講中很含蓄,但有三點表達得很清楚:一、北京需要超越自己的舊制度,才能真正引領亞洲;二、中美關係正在從合作轉為對抗;三、中美雙方都應該知道衝突的嚴重後果。

可預見的是,中共在美國商界、政界的「老朋友」們都在靜等北京超越舊制度,否則貿易戰仍將持續下去,而曾經支持北京的人將繼續保持沉默。這不能不說對北京是個沉重的打擊。

但是,在剛剛過去的中共紀念改革40周年會上,習近平發表重磅講話,反覆強調「社會主義」,「黨的領導」,並稱「該改的、能改的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北京曾在「習特會」上承諾進行「結構性調整」,換來美國給關稅90天的「緩刑」。學者榮劍指出,據說已經進行了改革,「剩下的大概都是不該改的或不能改的」,「現在沒有甚麼可改的了」。

對於習近平的「堅決不改」,外界不看好中美貿易戰熄火。

日前,中國經濟學泰斗吳敬璉發出「十大改革忠告」,呼籲當權者要痛下決心、當機立斷推行市場化、法治化和民主化改革,「建立包容性經濟體制和政治體制」;實現從威權發展到民主發展模式的轉型;以避免社會危機的發生;「在我們看來,這是中國唯一可能的出路」。

王岐山在高層處境如何?

在貿易戰壓力下,中國經濟急速下滑。今天(21日)的中共經濟工作會議承認,要看到「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目前中美貿易戰的負面影響開始顯現,統計局上周五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中國上個月的消費和工業增速大幅下跌,均低於預期。

但這次經濟會議沒有說明年的經濟增長目標。路透社援引政府經濟顧問建議,將明年的目標下調至6.0%~6.5%。這將創下中國經濟增長二十多年來的最低。

不過,也有內部報告認為,今年的GDP增速到目前為止是1.67%,另外一種測算是負值,據中國宏觀經濟學家、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向松祚近日演講透露。

他表示,民營企業遭重創,企業成片倒下,股市慘狀類似1929年華爾街股市崩盤,而我們的領導人還在「高調學習馬克思、高調學習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中的一句話是甚麼?消滅私有制。」他呼籲大家反思。

面對中美貿易戰的嚴峻態勢、中國經濟的頹敗,以及四分五裂的內部矛盾、最高層的「堅決不改」,曾被認為擅長經濟領域工作的「救火隊長」王岐山,還能有任何作為嗎?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分析了王岐山在中共高層的真實處境,他說,中共政權走到今天,在中共體制內,已經找不到任何解決危機的出路;在中共體制內,習近平不知道如何往前走,王岐山也不知道如何往前走,前方是死路一條。出路只有在中共體制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