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2月19~21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總結了2018年經濟工作,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2019年經濟計劃,企圖在貿易戰中加大力度遏制經濟衰退。此次會議中首次承認經濟形勢「變中有憂」,這是繼今年年中的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及「穩中有變」後,又一引人關注的變化。

金融界人士普遍認為,2019年中國經濟下行中充滿不確定性,尤其是中美貿易摩擦走向、基建投資增速能否起到穩增長作用、房地產市場泡沫化等,迫使中共勢將加大力度抑制衰退。這或許有助於北京抵禦貿易戰的短期衝擊,但長期金融風險卻越加艱險。

據中共黨媒新華社報道,經濟工作會議提到,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明年要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提振市場信心。

《第一財經》援引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部負責人章俊的言論說,此次會議中提到「變中有憂」的「憂」涉及到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一方面是全球經濟和貿易環境收緊導致,另一方面更是自身在結構性改革過程中,主動降刺激政策力度。

2019年計劃中沒有提及遭到特朗普政府極力批評的「中國製造2025」。近幾年北京加強了政府在經濟運行中的干預作用,為國有企業提供貸款和補貼,同時對私營企業和外國企業施壓不少。這也成了特朗普政府抱怨中國(共)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口實。

中共國家資訊中心首席經濟學家祝寶良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2018年中國經濟出現了民營企業艱困、基建投資回落、房地產泡沫不斷加大等問題;中美貿易摩擦也暴露出中國(共)體制改革滯後、科技創新能力薄弱、產業鏈脆弱等深層次問題。他並警告:2019年中國經濟會有所放緩,北京當局應避免內外因素相互疊加,加劇經濟下行壓力。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特別指出:上述「六穩」的核心在於「穩預期」,「穩預期」的核心在於「穩信心」。「穩信心不僅僅在於某些宏觀經濟指標的短期穩定,而是在基礎性問題上進行真正改革,為未來提供一個可信的公平競爭環境。」他說。

劉元春還提到,2019年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不確定性是一些微觀經濟主體行為模式的變化,比如企業真實投資意願低、消費基礎受到削弱、基層政府出現「為官不為」現象等。

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提到:受房地產降溫、搶出口效應結束、信貸周期下行等多種因素的影響,預計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6.0%。相較於該投行估計的中國2018年經濟增長率6.6%,衰退許多。

10月底,中共官方公佈了第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是6.5%,創下了10年來的最新低點。但從數字來看,這個下滑速度已經呈現加快的趨勢,第一季度是6.8%,第二季度是6.7%。大紀元曾在報道中指出,中國的GDP如果下降0.1個百分點,意味著至少減少820億元人民幣,數以萬計的企業將倒閉,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將失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