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提之時,我們總喜歡睜著明亮的雙眼,眺望澄澈的藍天、變幻的白雲。然而因為弱視,楊至巧眼中的世界,總抹上一層灰,朦朦朧朧的。

體弱多病的年輕生命

國小時,老師教孩子們分辨五塊錢和十塊錢,可楊至巧卻分不出來,拍球時也拍不到,這時爸媽才發現她有弱視。剛開始矯正的時候,醫生又把她的左右鏡片配反了,有半年的時間她只要一戴上眼鏡,就頭暈目眩不斷哭泣,直到後來重驗度數才發現。

可能因為這樣的關係,楊至巧從小就很沒有安全感,在課業上也總是班上最後一名。「那時我不敢站在教室講台上,不敢和朋友聊天說出自己的想法,甚至不敢和同學一起寫作業,因為每一題我都不會。」她說。

楊至巧還記得當時班上第一名同學的媽媽,「抱著她的小孩對我說,如果我小孩跟你一樣笨,我一定打死他!」

儘管似懂非懂,但這句話卻已烙印在楊至巧心底,成了難以刪除的記憶。「我一直想要表現好,想讓大家知道我也是一個亮眼的孩子,但不管怎麼努力,得到的成果都是不好的。」

被否定的恐懼在楊至巧身體不斷沉澱,累積成壓力和痛楚。小學時的下午,她就常躺在教室休息,國中一遇到例假,就會腹痛到下不了床。「頭痛更是家常便飯,常常一覺醒來,頭就痛到完全沒辦法動,腦袋總感覺有一堆水晃來晃去。」

最嚴重的考大學第一天,剛睜開眼,楊至巧的心便往下沉,這一回,頭痛欲裂、來勢洶洶!那時候她完全沒有辦法思考,胃也不停翻攪,只要移動一下都很困難!

「好幾回我都撐不下去了,覺得人生為甚麼這麼痛苦?媽媽也說你不要再考了,回家去吧,但我只是不甘心地擦乾眼淚,覺得一定要寫完那份考卷、繼續升學。」

無病一身輕

二零零八年,楊至巧拖著疲憊虛弱的身軀考上私立科技大學,她反覆問自己,難道未來的每一年都要這樣苟延殘喘嗎?「我需要的東西其實不多,只是健康正常的活著啊!」

楊至巧的母親因為子宮肌瘤的關係,曾有兩三年的時間每天肚子痛到站不直,連醫生也不建議開刀,只能定期追蹤。然而在她學煉法輪功半年後,情況完全改善,再也不用去醫院了。「看到母親的改變,我決定一起走入修煉。」她說。

楊至巧開始在每天放學後打坐、閱讀《轉法輪》,僅僅兩三個月的時間,困擾她十多年的宿疾竟完全消失,這令她難以置信!

「以前一睡醒就要擔心頭痛來襲,連搭公車都很害怕車子顛簸時帶來的劇烈疼痛,但現在都不會了,搭公車上學變成很快樂的事情,因為我終於可以和正常人一樣,那種無病一身輕的感受真是太美好了!」

去掉名利心 

修煉之後,控制楊至巧十八年的緊箍咒終於消失,直到此時,她才不被頭痛所擾,能真正靜下心來好好讀書。

第二年,楊至巧插大考上了台中教育大學,大家聽到後都很驚訝,因為他們知道她的學習狀況很不好,同學還開玩笑說,「班上的最後一名竟然要去當老師了。」

大學畢業後,楊至巧埋首追求考老師這條路,花了很多心力準備教師甄試,但卻沒有考上。那時她很痛苦,覺得自己付出的時間沒有比人家少,道德標準又比其他年輕人好,她比誰都適合當老師,為甚麼會事與願違呢?

「一次我讀書讀得很累的時候,翻開李洪志大師的《洪吟》一看,一首詩讓我猛然一驚:『世間人都迷 執著名與利 古人誠而善 心靜福壽齊』。」

楊至巧說:「表面上我正面積極、認真努力,但真正想要的是被別人認為是個有能力的人,甚至覺得這工作只有自己才能勝任。我帶著這樣一個強烈追求的執著,甚至把功成名就看得比修煉還要重要,又怎能做一名真正的好老師呢?」

法輪功師父的法如當頭棒喝般敲醒了楊至巧,她體悟到當自己從內心放下對名利、地位的追求,只以一顆純淨的心態達到大法標準時,修煉路上所出現的一切,都是提高心性、昇華層次最好的安排。

「後來我明白有沒有考取已經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不管未來我在哪裏,都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把『真、善、忍』的種子播在孩子心田。」

為他人著想

生命的豁然開朗就在一念之間,放下人心的楊至巧,於第二年順利考上正式教師。然而,人生有趣之處,是你永遠不知道前方會出現甚麼樣的風景,而且總在山窮水盡中,再現柳暗花明。

楊至巧的人生中有很多矛盾,都是從考上公立幼兒園開始的。

在她當老師之後,常有家長提出很多不合理的要求,例如家長覺得孩子不吃水果,所以老師得打果汁給她們喝,或是沒有帶來學校的物品卻說是在學校弄不見了,或者要求孩子在學校上廁所幾次都要一一稟告,可是一班三十個孩子只有兩位老師在照顧。

第一年面臨這些情況,楊至巧會想要去和家長辯駁,想要用正確的道理講贏家長,但她再往深處找卻發現,「就是不希望家長爬到我的頭上,對我予取予求。所以當我帶著這種心態和家長溝通時,往往透露出許多爭鬥心和顯示心。」

「後來想到師父的著作《轉法輪》中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看著師父的法,我就向內找,為甚麼我沒有辦法站在家長的角度去為他們想呢?我試著把自己放到家長的立場上,去理解每個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寶貝,修正自己和家長講話的心態。」

後來不管家長帶著甚麼樣的要求,楊至巧都會先聽家長把話說完,理解他們的需求,用耐心解開他們的疑惑,也虛心接受家長的質疑,甚至和家長變成很好的朋友。

修煉至今,至巧心中有著無盡感謝,她真誠表示,「是法輪大法讓我在逆境中變得平靜祥和,時時刻刻為人著想。感謝大法賦予我全新的生命,擁有真正幸福健康的人生!」

(文章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