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0日消息,因誘姦女尼,中共原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近日再被免去中共政協常務委

員和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職務,至此他幾乎被免所有重要職務。

港媒此前曝光釋學誠「成魔之路」,包括違戒收眾多女弟子,專找高學歷處女下手性侵後直接拋棄等。

趙樸初也是「政治和尚」

左:頭號政治和尚、中共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因誘姦女尼被解職。(Getty Images) 上:釋迦牟尼佛雕像。(王嘉益/大紀元)
左:頭號政治和尚、中共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因誘姦女尼被解職。(Getty Images) 上:釋迦牟尼佛雕像。(王嘉益/大紀元)

據報,當初提拔釋學誠的,正是江澤民的紅人、業已死去的中共佛教協會前會長趙樸初。1988年,福建莆田廣化寺方丈退居,趙樸初「力排眾議」,舉薦自己賞識的但仍在學習中的釋學誠擔任住持,年僅23歲的釋學誠成了當時的佛教寺院中年紀最輕的名寺方丈。1989年釋學誠又被任命為中國(共)佛教協會副祕書長,當時的中佛協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正是趙樸初。

趙樸初和釋學誠一樣,都是「政治和尚」。在文革期間的一次批判會上,有人曾質問趙樸初:「你是共產黨員,為甚麼信佛教?」事實上,趙樸初完全聽命於中共,他生前享受中共省部級待遇。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釋學誠緊隨趙樸初詆譭法輪功。釋學誠在2000年中共成立所謂的「中國反×教協會」(中共是邪教)時,擔任該協會理事,並撰寫專文攻擊法輪功。「中共和尚」這種怪物現在遍佈中國的廟宇,這些打著修行幌子的無神論「和尚」,被稱之為「披著袈裟的惡魔」。他們的實質,是末法時期破壞宗教的魔,也是中共用來欺騙中國民眾的宗教代理人。

邪教扶持的妖僧禍亂宗教

三十年前,中共的和尚可以官拜處級、局級;二十年前,中共的和尚身披袈裟領著小三赴宴吃席;十年前,名剎、古寺一炷香可以賣到88,888元人民幣。

釋學誠背靠中共,一路遷升,2004年擔任法門寺住持, 2005年擔任北京龍泉寺住持,2015年出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佛學院院長。2018年3月中共兩會上,釋學誠還升任中共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

在今年中共統戰部發文稱,宗教活動場所應升掛國旗後,釋學誠即於2018年8月1日在龍泉寺搞了升旗的鬧劇,這更能說明其政治和尚的本質。據悉,釋學誠還是推動中國佛教協會學習中共十九大精神的主要倡導者。

釋迦牟尼佛早就預言:「毀我佛法者,著我佛衣人。」盛傳魔王波旬無法戰勝佛法,在釋迦佛涅槃前發出挑釁:「到你末法時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孫混入你的信眾中,穿你的袈裟,破壞你的佛法。他們曲解你的經典,破壞你的戒律,以達到我今天武力不能達到的目的……」

佛祖聽了魔王的話,久久無語,兩行清淚緩緩流下。

這些中共邪教扶持的妖僧,現如今竊取釋迦牟尼佛法號中的「釋」字為自己貼金,幹著佛祖所定戒律中犯戒下地獄的勾當!

現在釋學誠被中共拋棄一點都不奇怪,這是中共的一個「丟車保帥」策略,中共要保持它「偉光正」的形象。在中共體制下,中國的佛、道教早成了中共統治的新型領域,被中共無神論摧毀了。

屈原在《楚辭、卜居》寫到:「黃鐘毀棄,瓦釜雷鳴,饞人高張,

賢士無名。」有卓越見識的賢才流落民間,而追逐名利的酒囊飯袋卻充斥高堂,這是歷朝歷代亡國的最大也是最後的凶相。屈原流放,註定了楚國的滅亡,岳飛風波亭慘死,註定了南宋滅亡。今天,禮崩樂壞的中共還能苟延殘喘幾日?

前車之覆,後車之鑑,還在用筆搖唇鼓舌的中共官員、學者們,應當引以為戒。否則,釋學誠的今天,就可能成為你們的明天。

不與邪魔共舞,退出中共,為自己的生命選擇美好未來,是每個人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