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於新聞自由的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日前發佈報告。截至12月18日,全球共有80名記者遇害、347人被抓入獄。其中,中共囚禁記者數量達60人,位列榜首。

60名專業和公民記者被囚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報告說,中國仍然是全世界囚禁記者最多的國家。有60名專業和公民記者被中共囚禁。其它監禁多名記者的國家依次是伊朗、沙特阿拉伯、埃及和土耳其。

中國囚禁記者中四分之三(46人)是公民記者,他們試圖突破中共對傳統媒體日益嚴格的控制,在社群媒體發表帖文,並且他們被中共關押期間常常受到非人道待遇。

報告指出,在網上發佈消息的人一旦被認定沒有遵守中共官方規定,便會受到審查、監視、逮捕或者任意拘押。 許多被拘押的人受到虐待,其中有人受到酷刑。

無國界記者組織注意到,至少10名公民記者在中國的監獄面臨死亡危險。他們中包括,2016年薩哈羅夫獎提名人伊利哈木·土赫提,他目前在新疆的監獄服無期徒刑。

另外還包括六四天網創辦人、2004年無國界記者新聞獎得主黃琦。黃琦未經審判已經被囚禁超過兩年,他身患腎衰竭、腦積水、心臟病和肺氣腫等多種疾病,在看守所得不到治療。

中共鉗制言論40年來最嚴重

《中國青年報》原《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國本來就沒有甚麼新聞自由可言,而如今當局對整個社會和老百姓說話的管控更到了極點。

「現在是專制政權在剝奪人民的任何一項權利, 大面積地封網、封號。它不僅僅是在封鎖媒體,它是在把整個人民的說話都封起來,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如今這個鉗制言論(的程度),是40年來最嚴重、最殘酷的。」李大同說。

「無國界記者」組織指出,2018年記者所面臨危險的另一個特點是,各類媒體的遇害人數都有所上升,他們遭受的打壓和虐待以多種方式體現,從遭受腐敗官員和犯罪集團的暴力襲擊、綁架和謀殺,到被政府失蹤、拘禁和判刑等。

「無國界記者」組織自1995年以來一直在收集和發佈有關記者和媒體人員因新聞報道而遭受虐待和致命暴力的年度總結。報告說,該組織獲取的準確信息使他們把握十足地確定,記者遭受綁架、監禁、失蹤、甚至被暴力致死,都與他們的新聞報道工作有關。

就中國目前的新聞和言論自由狀況,美國華裔律師和中國問題學者章家敦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國目前不但新聞和言論自由日益消失,而且獨裁統治正加緊對中國社會所有方面的控制。

「他們最近還啟動了社會信用制度,並計劃到2020年,在中國各地設置6.26億個監控錄像機。中國政府目前已經在控制社會方面走向極端。」章家敦說。

「無國界記者」今年四月底發佈的2018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指出,在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方面,中國與去年一樣,被劃為黑色區,排名第176名。

報告重點批評中國當局向國際輸出壓制手段、新聞審查系統和互聯網監控工具,試圖建立一個「在其影響下的『新世界媒體秩序』」。這種由政府管控新聞及訊息的「中國模式」、連同對公民抗爭的打壓,正被越南、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仿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