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私營經濟離場論」引發了外界對民營企業處境的憂慮,而在民營企業大量倒閉的背景下,中共出台了扶持民營企業的政策,那麼,這個所謂的扶持政策對民企到底有無幫助,民企主真正需要的是甚麼,大紀元採訪了一些小企業主,來聽聽他們的想法。

自中共民營企業座談會後,近2個多月以來,中共從中央到地方到金融機構相繼召開了數十場大小會議,各地相繼出台了所謂扶持民營企業的各種政策,這些政策大多集中在對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問題方面。

中共央行負責人表示,要採取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監管政策等「幾家抬」的辦法,進一步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

「這個政策在民間的反響是微乎其微的。」福建企業主盧先生對大紀元說,「因為中國經濟已經進入嚴冬期,搞環保消防,再加上貿易戰,中小企業已經到存亡的邊緣,大部份企業是等著破產,現在要支持企業貸款,已起不到多大作用了。」

「銀行出來表態加大金融扶持,這是官方的一種姿態,表面的文章,表示現在要重視民企了。」湖南企業主陳先生說。

「現在給民營企業的好處都停留在宣傳上,是口號,政府面子上的東西,實際操作的時候,該資格審查還是要審查的。」重慶小微企業主黃先生說,「沒有實惠落到小微企業主身上。」

黃先生表示,而有官方背景的企業可能獲得貸款和融資的機會就會更大,「就跟當年說先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一樣,對普通的民營企業來說是沒有變化的。」

扶持政策不會真正解決問題

黃先生說,扶持政策不會真正解決問題,「貸款方面還是比較收緊的,它也是要看企業有沒有盈利的能力和本身的資產,它講的信譽貸款是非常不靠譜的,你必須要有資產,即使沒有做抵押手續,它才貸款給你,你甚麼都沒有是不會貸款給你的。」「還有,包括所謂減稅補貼、包括社保這些對於小企業都沒有減少。」

陳先生說,現在關鍵是本金和利息每月都要還,「比如,年貸款120萬,本金每月還10萬,利息幾千,就是說每月要還近10萬多,不是1年之後還,那壓力很大的,那半年後,你手裏只有60萬,而一旦你有了廠房、設備等,但沒接到訂單,一旦6個月不給清,房產證都押在那裏,銀行就拍賣你的東西,好多人就被搞死了,而且一貸就是三年。」

而盧先生表示,有很多銀行的人打電話說要給他貸款,但貸款對解決問題已起不了多大作用,「即使給我貸款,做出來的東西賣給誰,出口這塊基本都死了,而國內,房地產也死了,那其它所有行業都受到牽連,也就是說國內需求也進入了嚴冬期,所以,銀行有錢要放出去,小微企業也不敢要,總之,現在大部份都等著關門。」

對於銀行,盧先生表示,通常他們只會錦上添花,不會雪中送炭,「在經濟好的時候小微企業貸不到款,所以產生很多民間融資,現在民間融資也玩壞了,社會底層的資金基本枯竭,而現在這種經濟背景下,當局就印了很多錢放出來,現在對民營企業只是被動性的放款。」

民營企業家沒有安全感

盧先生說,民營企業家從來沒有安全感,「某個大佬在法國被跳樓死,不要說民間企業,體制內的那些白手套都感覺危在旦夕,民間企業那就是砧板上的魚肉,其實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感覺,都生活在恐懼和不安全感中。」

盧先生表示,隨時變動的政策,也讓企業主擔心企業隨時會倒閉,「比如,以前銀行貸款3年期的不要求你還本金,還利息就可以,現在的銀行還款方式改成當年放出去當年就要收回本錢(金),有些需要資金大的企業,本來還款的錢可以作為公司正常的經營,但碰到經濟下行的時候,國家就會出台一些政策,政策不穩定就造成銀行撤掉放款,導致民企資金鏈斷裂,這樣,2015年的時候企業就死掉一大批。」

黃先生說,讓民營企業家感到不安的是法治不健全,運動式治國,「比如借掃黑打擊民企主,環保執法中不交錢『一律關停』,這些對經濟下行,包括貿易戰都是很大的影響,包括漲社保補繳社保等對企業的打擊也是非常大的,讓民企深感不安。」

黃先生表示,現在重慶整個經濟都非常蕭條,「就我自己而言,經濟下滑、消費降級對我們小企業是有非常具體切身的感受,而物價上漲、工資不漲,經濟下行是大眾很切身的感受,普遍讓人感到不安。」

民營企業家真正的需要

「民營企業家不僅需要資金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包括減稅等很具體的措施,還有政策穩定。」黃先生說。

「對企業來講,稅費對企業壓力最大,政策好也很重要。」陳先生說,「我們是40多人的廠,當地招商優惠,營業執照性質上是個體經營,這個在稅收比較便宜,如果把你變成一般納稅人不是私營,這個稅就比較重了。」

「從企業家來講,真正需要的是一個穩定的經營環境或保障。」盧先生說,但在中國這是很難的。

盧先生表示,現實是大中型的企業希望能夠巴結權貴,「因為中國的企業不可能100%按稅率去繳,因為這樣基本沒利潤,所以每個企業都走在違規的路上,它要整你就用權力來整你,所以,企業基本上都是希望能夠巴結權貴,然後權力跟企業掛鉤後企業有錢賺。而員工超過2千的大企業,不得不按中共要求設立黨組織,那其實每個大一點的企業就被共產掉了。」

「一般賺錢養家的小企業基本不會去依靠政府會帶給他們甚麼政策,所以,他們希望政府機構盡可不要來騷擾,政府光顧多了,而權力沒有監管。」

盧先生說,他是最底層的企業主,能感受到底層小微企業的真正需要及他們的經營狀況,「經濟怎麼樣都看得很清楚,現在是經濟情況非常嚴峻,就看能撐到甚麼時候。」

而企業倒閉潮帶來的失業會增加很大的社會不穩定性,「我的評估就是會有一場社會的變革,就是經濟問題會導致社會變革。」盧先生說。

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中國實有個體工商戶6579.4萬戶,私營企業2726.3萬戶,廣義民營企業合計佔全部市場主體的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