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美之間能夠達成協議表現出樂觀的態度,特朗普認為這是有史以來最大、最全面的貿易協議,因而特朗普認為能夠達成這樣的貿易協議對美國、對中國都有利,也算是他領導的美國現政府的一次重大的成果。

其實,在我看來,這種樂觀的判斷是錯誤的,原因是對中共極度不了解。

目前中共經濟全面下滑,中共能夠維持統治的唯一原因就是經濟還在增長,如果中共經濟全面持續下滑,那麼中共就不可能還在台上,中共也必然會隨之解體,在這種嚴酷的現實面前,中共不得不答應美國提出的所有條件,中共不得不急著與美國達成協議。

例如,現在中共就開始大量購買美國的大豆和豬肉,可是中共不買也不行,因為中共的大豆就得靠進口,無論打不打貿易戰,中共都得購買美國的大豆。

現在中國正在流行非洲豬瘟,豬肉供應嚴重不足,所以中共當然會去買美國的豬肉。

從美國進口的汽車,中共也開始停止加關稅3個月了,是因為中共本來就不願意與美國打貿易戰,中共本來就不願意加關稅,這些關稅本來就是硬著頭皮加上去的。

同時中共也開始在修改一些法律條文,會更加嚴格的保護知識產權。還有一些動作,中共也開始按照美國的要求在做。

這樣看來好像是美國勝利了,但其實還只是表象。

就像這次美國司法部反間諜局負責人和美國聯邦調查局反間諜部門的負責人,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所說的,中共能夠全面盜竊美國經濟、信息、高科技領域智慧財產權的原因,是因為中共一黨獨裁造成的,中共控制了中國社會所有的領域,中共利用手中的權力全面控制了整個中國社會。

在中共的這種全面控制下,所有的道德、法律與常識全都失去了作用,只剩下中共的目的、要求、指使與命令。也就是說,在中共的控制下,一切人間的常識、道德與法律全都是零。

中共現在要與美國達成協議,是因為中共需要這個協議,中共需要美國停止加徵關稅。

但是,有一條,中共不會答應美國,那就是要中共退出一黨獨裁專制,要中共做政治體制改革,要中共解體退出中國政壇,這一條中共絕不會答應美國。

這就是美國容易上當的地方所在。

其實,今天針對中共,美國唯一的選項,就是要中共下台,中共必須下台,只有中共下台,才能談中美貿易協議;否則,就不與中共談,就直接加徵關稅,而且是全面加徵關稅,全面反擊,全面制裁中共,這是對付中共的最好做法,其它的任何做都是在上中共的當。

因為中共現在處於解體的邊緣,中共已經四面楚歌了,中共已經無力回天了,這個時候美國還有甚麼必要與中談甚麼協議呢?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就算是按照美國的所有要求達成了中美貿易協議,這個協議有甚麼實質的意義呢?還不就是一張廢紙。

該採購美國商品的中共自然會去採購,今天不買明天也會買,因為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商品,是中共的必需品,而且很多是不可替代的。

至於其它的甚麼結構性的改變,那全是無用的廢紙,只要中共在,就不存在結構性的改變,因為中共控制了中國全社會,甚至控制了很多中國人的思想,就算中共說殺人是對的,也很多人會跟著中共說人就應該殺人。

這一點生在美國社會的人,生在西方社會的人是很難理解的,很難理解被中共洗腦後的中國人的思維模式,甚至是行為模式和生活習慣。

在一個被中共全面控制的社會裏,人的思想都可以變異,何況一紙協議書,甚麼樣的協議書能約束住中共呢?

就是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對中共都全無用處,何況與美國簽訂的一份甚麼貿易協議呢?再好的協議也是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