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海外媒體報道,對於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一事,部份中共官員的公開表態與官方的疾言厲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如中共國防大學教授鷹派少將喬良在《環球時報》12月8日北京舉行的年會上稱,美國之所以可以「國內法長臂管轄」,是因為仰仗其國力、軍力,以及對金融結算的掌控。他表示中國還是力不如人,「這口氣得咽」。而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所長、海軍少將楊毅則表示,「美國手裏掌握我們很多『黑材料』,甚麼時候拋出來是根據政治需要。」

兩個將軍的話無疑可以解釋為何北京當局對加拿大和美國的抗議態度略有不同。看來,中共高官們內心都清楚美國的實力,都清楚自己幾斤幾兩,都清楚中共做了很多見不得光的事,而這些見不得光的事的證據業已被美國掌握,美國若被逼急了,拋出一二,就足以讓北京難受好一陣了,譬如中興、華為與伊朗秘密交易之事。那麼,美國究竟還掌握了哪些中共的「黑材料」呢?

一、美國掌握了中共盜取美國知識產權和美國國家機密的證據

今年8月18日,雅虎財經刊登了一篇《中國(共)如何盜竊美國機密》的文章,稱「中共在竊取美國的機密方面非常擅長」。文章援引美國國家反間諜與安全中心(NCSC)的最新報告指出,中共在獲取美國技術(包括敏感商業秘密和專有信息)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它(中共)繼續利用網絡間諜來支持其戰略發展目標——(推動)科技進步、軍事現代化和經濟政策目標」,「網絡間諜的對象是美國私營企業,專注於那些清白的國防承包商或IT和通信公司(其產品和服務支持政府和全球私營部門網絡)」。

NCSC的報告還詳細介紹了中共在學術合作、人類間諜活動和黑客攻擊等方面的策略,披露了北京如何投入大量精力來獲取美國的技術訣竅。中共不僅通過傳統的情報服務來蒐集信息,還通過非傳統方式進行,後者包括吸收國外重要領域的專業人士獲取美國技術;利用合資企業轉讓技術;收購美國公司獲得技術;利用人才招聘計劃吸引外國人才到中國工作。

此外,通過網絡黑客攻擊,中共也獲取了大量情報。如一個名為「雲端跳躍」黑客攻擊行動自2016年5月開始活躍,迄今並未停止,美國國土安全部為此提出警告,而該活動的黑客組織「APT 10」隸屬於中共國安部天津分局。

另據Carbon Black的報告,在2018年第三季度,中共針對美國製造業公司的攻擊也出現了飆升,這種攻擊經常與中共的經濟間諜活動有關,其目的或者是為了破壞美國經濟,或者是為了反制受害者所做出的應對措施。

顯然,對於中共的此種威脅,特朗普政府已經意識到了嚴重性。今年9月1日,特朗普簽署了首個國家網絡安全戰略,授予美國多個部門更大的權限,主動出擊清除中共等境外勢力的網絡威脅。這份新戰略和之前版本相比,在戰略方向上有一些重要的變化,從此前一貫的網絡防禦姿態轉變成防禦和先發制人的主動出擊。

11月1日,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宣佈成立專案小組,打擊中共經濟間諜活動,以保護美國公司知識產權。塞申斯表示,自從特朗普總統去年1月上任以來,聯邦政府積極應對來自國外政府的精心設計且有系統的經濟間諜行動,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所做的惡名昭彰的竊盜知識產權行為」。他說,美國貿易代表去年展開調查,確認中共在過去十多年來通過網絡黑客、鎖定目標的企業內部人員,以及其它不公平貿易行為等方式,竊取美國企業知識產權,造成美國巨大經濟損失及實質性威脅美國的富裕及競爭力。

最新消息指,美國將會在近期針對中共黑客等發動制裁舉動,而這將再次給予中共邪惡政權以打擊。

二、美國掌握了中共多方滲透美國的證據線索,包括其間諜活動,並在一一核查

根據海外媒體披露,中共至少有25,000名間諜活躍在美國各界。中共除了在美國的專業間諜「秘密戰線」之外,還發展了大量中共專業間諜的線人和承擔部份間諜任務的平民,即「准間諜」。

中共的准間諜體系主要是通在美國華裔中發展相關人員成為間諜或准間諜,組建的龐大網絡,其主要方式有三種:

1、中共統戰部所屬的僑聯、僑辦直接控制了美國各地親中共的「同鄉會」。中共對僑領的控制極其嚴密,定期召集僑領回中國開會、培訓。中共媒體曾公開報道美國各地親中共僑領在中國舉行中共19大精神培訓班,並且頒發海外講師團證書。中共對大部份僑領都用經營上的「優惠」對其鉗制,不僅通過其在中國的投資優惠,而且也通過特殊關照其美國生意籠絡。這些「同鄉會」組織是中共試圖控制美國華裔的主要渠道之一。

2、中共利用國有大型企業駐美機構作為掩護,派駐大量准諜報人員。目前中共的國有銀行系統、進出口系統、中建系統是主要平台。有些國企「高管」長期居住美國,滲透美國社區、甚至干預美國選舉。有些在美國的親中集會、遊行和歡迎中共領導人等活動的主力就是國企駐美人員。

3、中共在美國發展經濟間諜的主要目標之一是發展華裔科學家、工程師和學者。中共主要通過三個渠道尋找潛在的經濟間諜目標:一是通過「歐美同學會」發展間諜;二是通過「千人計劃」等誘惑在美華裔專家為中共服務;三是通過中國各地中共公安和統戰部系統建立的居民「海外關係」檔案,獵獲目標人員。

目前,美國當局正就相關人員進行調查,比如不久前跳樓或被跳樓的斯坦福華裔科學家張首晟,據傳曾被FBI約談。美國還採取相應措施進行應對,比如打擊「千人計劃」成員,國會議員推出名為「阻止高等教育間諜及竊盜法」(SHEET Act)的新法案等。

三、美國掌握了中共內鬥的若干秘密

2012年,中共國安部副部長助理被中共逮捕,其在被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反後,向美國提供了「政治、經濟和戰略情報」。據悉,這也是1985年國家安全部官員俞強聲叛逃美國後被曝光的最嚴重的間諜案。

而同年2月,重慶副市長王立軍出逃至美國在成都的領館,交給美國不少及原中共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的各種秘密情報,還提交有關谷開來涉嫌殺害英商海伍德的證據。其後在習近平訪美期間,美方向其透露了薄、周密謀聯手想搞掉習近平再奪權的陰謀。在習回國後不久,薄熙來被抓。

不僅如此,彼時的美國政府已經透過各種渠道暗示已經掌握了中共高層內鬥的核心資料和證據。因此外界戲稱,奧巴馬已經成為中共最高權力機構的「第十名常委」。不過,迄今為止,美國當局公佈的內幕並不多。

特朗普上台後,關於中共高層內鬥的秘密,其同樣會知曉。是否拋出,何時拋出,自然看其需要。

四、美國掌握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及其它侵犯人權的證據

2012年2月,為了活命的王立軍,前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申請政治避難,他交給了美方對中共極具殺傷力的內幕材料。有匿名讀者爆料,王的資料包括了六個部份,其中最讓中共領導人心驚膽顫的是:薄熙來指示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相關證據(錄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統下達的對法輪功及異見人士的鎮壓文件。

如果說當2006年遼寧瀋陽的蘇家屯爆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美國政府在曝光三周後,以派專家調查後並無證據支持為由,否認此類罪行的存在尚可以蒙蔽世人;如果說當加拿大人權活動家喬高與麥塔斯經過縝密的獨立調查,確認這古今罕有的罪惡的確存在後,美國政府以事不關己的心態還可以一直裝聾作啞;那麼此番來自於中共內部的王立軍提供的材料無疑印證了關於蘇家屯的「傳聞」和獨立調查的真實性。

據悉,在王立軍將上述材料交給美國政府後,美國國務院就應國會要求,於4月25日上午在眾議院召開了簡報會,向國會議員通報了王立軍事件。

隨即,5月24號,美國國務院在2011年度人權報告中首次明確提到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問題。9月12號,美國國會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舉行了首次聽證。10月4日,美國106位眾議員聯名上書美國國務院,要求美政府公佈已獲得的有關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一切資料,以及王立軍可能提供給美國成都領事館的資料。11月13日,美國資深聯邦參議員英霍夫再度致信質疑、呼籲美國政府公佈有關資料。

2014年7月30日,199名美國國會議員共同簽署的281號決議案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完成最後審議,責令中共停止強摘器官。薄熙來和王立軍的名字,赫然出現在決議案中,而他們的「上榜」是因為他們捲入了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不僅如此,對於中共非法拘捕、審判、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以及發生在新疆、西藏的違法人權事件,美國也獲得了多方證據。

毫無疑問,美國國會和政府都明確知道了中共的罪惡,但奧巴馬政府卻選擇了與中共領導人私下溝通,並沒有公開譴責。特朗普上台後,在中國宗教自由、人權問題上表明了自己堅決的態度,國務院也公開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等迫害人權行徑。如果有一天,特朗普政府公開王立軍交美的秘密材料,那將是對中共政權的一記重擊。

五、美國掌握了中共高官及其親屬在美的名單以及財產清單

公開資料顯示,鄧小平的孫子鄧卓棣、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就是在美國出生,並自動獲得美國國籍的,而中共高官們的後代自動獲得美國國籍的應當不止這兩人。

2011年新浪微博曾有一則很快被刪除的消息透露:美國政府統計,中國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兒子輩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孫子輩有美國公民身份達到91%或以上。另據中共中組部2011年的調查,幾年來中共高幹家屬、高幹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門在內的一共有108萬人。這個名單上就包括2008年移民澳洲的、原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和去澳洲的原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兩個兒子。至於去美國留學的中共高官的子女更是數不勝數,包括現在中南海的高層們的子女。

而這些高官子女、家屬轉移出去的資產,美國政府應不僅僅知曉隱匿在美國的,更可能通過與他國的合作,知曉隱匿在其它國家的。一旦美國要發動制裁,凍結這些資產也是非常有可能的。當年為了制裁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美國和英國分別凍結了其370億美元和120億英鎊,意大利和荷蘭凍結了90億歐元,加拿大、奧地利、瑞典等凍結了60億美元,法國凍結10億美元,瑞士凍結9億美元。誰又能保證中共高官們藏匿在西方的資產會平安呢?

當然,美國可能還掌握著更多中共的「黑材料」,這也是中共色厲內荏的原因。而如何運用好手中的武器,幫助中國人民解體中共,也是歷史賦予特朗普政府的重要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