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2月1日,美國總統與習近平在阿根廷舉行了全球矚目的習特會,會中雙方針對貿易問題取得初步共識,將在未來90天內進行深入談判,針對中國的經濟結構性問題展開協商。

如果在明年3月1日前,中美雙方不能達成協議,則美方將把規模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進口關稅,從現行的10%,調高至25%。

就在習特會後兩天,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接受媒體採訪時宣佈,未來90天內,將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負責中美雙邊的貿易談判。

曾在1980年代協助列根政府打贏美日貿易戰的談判高手,30多年後重披戰袍,為美國的經濟與未來再度出征。

[接上文:萊特希澤——中美貿易戰的巴頓將軍(上)

特朗普指派萊特希澤與中共展開「關鍵90天」談判的主因,不僅因為萊特希澤的談判功力與經驗高人一等,更重要的是,他們兩人對中共的觀點一致。

在萊特希澤眼中,中共是當前全球貿易體系的最大破壞者。中共的政府補貼、出口退稅與竊取知識產權等措施,不僅帶來生產過剩的廉價產品,更為國際貿易帶來前所未有的龐大威脅。

「過去我們關注的焦點是日本的重商主義政策,對我們構成挑戰,讓我們擔憂」,去年9月,萊特希澤在華府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講時,用他略帶沙啞的獨特嗓音談到,「但現在我們的焦點是問題規模(比日本)大上好幾倍的中共。」「我們最主要的挑戰,就是如何在全球貿易體系裏應對中共。」

家鄉產業經濟沒落 質疑全球化

萊特希澤對全球化貿易體系的敏銳,對中共的警戒,其來有自。

萊特希澤出生在俄亥俄州鄰近伊利湖(Lake Erie)的港口小鎮阿什塔布拉(Ashtabula),當地原本以轉運鐵砂、煤礦而繁榮。後來,隨著美國貿易走向全球化,大湖區周邊城市的鋼鐵業因為不敵外國低價競爭衝擊而逐漸蕭條,產業相繼出走,阿什塔布拉也走向沒落,許多工人也因此失業、潦倒。

萊特希澤親眼目睹這一轉變,對全球化貿易體系深感質疑與警戒。

因此,儘管萊特希澤家境富裕,但他畢生卻與鋼鐵業和工人們站在一起,用他的法律專業與談判能力,協助他們對抗全球化帶來的產業外移、勞工失業以及中國廉價鋼鐵的傾銷衝擊。

「你可以預期,他會用盡一切可用的工具作為槓桿策略,迫使中共與任何人停止欺騙行為。」一位曾與萊特希澤共事30多年的律師強調,「他絕對不是喜歡世界貿易組織(WTO)的人。」

特朗普陣前連換二將 萊特希澤掛帥出征

事實上,萊特希澤已經是特朗普政府與中共進行貿易過招的第三名大將。

去年7月,特朗普首先委派企業大亨出身、身經商場百戰的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與中共進行鋼鐵談判,但談判結果不符合特朗普預期,改由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 Mnuchin)出馬接手。

梅努欽與中方三次交手,幾乎快要達成協議,但最後一刻,協議內容依然不符合特朗普預期,被特朗普否決。於是,特朗普採納萊特希澤建議,對中共實施高關稅進行施壓,中美貿易戰火正式點燃。

如今,特朗普不僅親自出席習特會與習近平當面談判,還派出鷹派「大內高手」萊特希澤親自領戰,足見這場「關鍵90天」談判,堪稱是特朗普對中共政府的最後通牒。

「他是貿易世界的巴頓將軍。」前特朗普選戰團隊顧問、「美國優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組織資深政策顧問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認為,特朗普政府指派萊特希澤負責與中共談判過招,是正確選擇,「他經驗老到,他非常嚴謹,他非常難纏,他不接受廢話。如果他被耍弄,他會知道,而且絕對不會忍受。」

專長中美貿易訴訟、1980年代晚期曾與萊特希澤在世達律師事務所(Skadden, Arps)共事的國際貿易律師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也強調,「在保護美國公司對抗進口競爭的議題上,他是個極其強悍的談判者,他不會成為中共的朋友。」

不難看出,特朗普政府與美國各界相當信任萊特希澤有充份實力與中共交手。那麼,萊特希澤對中方在貿易上的種種舉措,又抱持甚麼態度?

中國無法治 反對中共加入WTO

反對WTO遭中共利用、竊取他國利益,是萊特希澤多年來的信念。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早在1997年,江澤民帶領中共政權積極申請加入WTO時,萊特希澤便曾投書報紙,表達反對,並強調WTO是「國家的災難」。

2010年,萊特希澤在國會聽證會上指出,中共加入WTO後並未實現開放市場的承諾,反而導致美國貿易赤字飆升,丟失數百萬個工作機會。

他還特別指出,中共的政治體制「與美國的『法治』理念在根本上是衝突對立的」。

今年7月,萊特希澤再對《華爾街日報》表示,「中共當初(入世時)承諾要走向更開放的社會、更開放的經濟,但很顯然,這些承諾全部沒有實現。」

制止竊取知識產權 反對強迫技術轉移

反對中共竊取美方知識產權、強迫企業轉移技術,是萊特希澤在這次貿易戰的主戰場。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曾調查指出,中共竊取美企知識產權,造成美國每年損失金額最高介於2250億至6000億美元;而中共強迫企業進行技術轉移,也造成美國每年經濟損失300億美元。

「有一點我可以很明確地說,如果我們失去了知識產權,我們就失去了技術創新的優勢,如果我們失去這個,我們就會遭遇一系列嚴重問題,包括長期的、中期的經濟問題。」萊特希澤日前向霍士財經新聞(Fox Business News)表示。

萊特希澤也強調,從過去以至未來,知識產權始終都是美國的核心競爭力,「未來,知識產權密集產業將創造5500萬個工作機會,佔所有民間就業機會的37%,這是我們未來子孫後代的經濟樣貌。」

反擊《中國製造2025》

眾所周知,中共通過購買、竊密、強迫企業轉移等手段來獲取知識產權與技術,目的就是為了將這些技術應用在中方最重要的產業轉型計劃《中國製造2025》。中共特別選定10項高科技產業,企圖通過政府的全力扶植,快速成為一方之霸,甚至進而稱霸全球。

「(這是)非常非常嚴重的挑戰,不僅是挑戰我們,也同時挑戰歐洲、日本與全球貿易體系。」萊特希澤說,「他們(中共)想在所有高科技領域、所有尖端經濟領域裏攀上領導地位。」

國家進行產業經濟轉型,是天經地義的事。但關鍵在於,中共並非靠著自己紮紮實實研發技術來轉型,而是靠著對外國偷拐搶騙來獲取關鍵技術與核心知識,再加上政府的高額補貼、全力扶植來成長。種種不公平手段,嚴重違反國際自由貿易規則。

「我們要記住,《中國製造2025》計劃,是規模高達3000億美元的政府補貼項目,美國必須設法予以反擊。未來數十年內,我們不能讓自己在技術上落後中國。」萊特希澤矢言守護美國的科技與知識優勢,全力阻止中共的網絡盜竊與強迫技術轉移。

90天關鍵談判啟動 中共態度詭變

習特會後,中方頻頻釋出各項訊號,甚至聲稱將加強法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擬定新政策替代《中國製造2025》,大力營造中共配合美方展開轉變的氣氛,試圖讓劍拔弩張的對立關係降溫。

不過,看盡各類談判把戲的萊特希澤表示,「我們要尋求的是結構性轉變,我們尋求的是市場准入。」

他明確強調,美方的談判成功標準是「我們需要開放的(中國)市場,或更開放的市場,讓更多美企得以進入。我們需要保護知識產權,我們需要制止網絡盜竊行為,我們需要制止強迫技術轉移」。

不過,面對中共的不誠信與狡猾多詐,萊特希澤也坦言,「這是一場艱難的工作,我不想說這項工作不困難,哪怕只說一秒鐘都不願。因為這項工作確實非常艱難。」

的確,儘管中方此前屢釋善意訊號,但中共領導人18日卻突然高調宣稱,「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再次引爆全球市場悲觀氣氛。

因此,這場攸關中美貿易戰走向與全球經貿體系發展的「關鍵90天」談判,對萊特希澤來說,絕對是場高難度的世紀硬仗。

結果如何?明年3月1日前,將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