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日召開「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對此刊文說,中共現在把中國經濟發展當作自己的功勞是「顛倒黑白」,中共在改革開放過程中,起的真正作用是:限制和破壞市場競爭、搶劫人民的財富、剝奪人民的基本自由和尊嚴。

12月18日,在北京召開的「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上,中共把中國這40年的發展歸結成是中共的成果: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由原來的3679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82.7萬億元;進出口總額從206億美元增長到超過4萬億美元等。

滕彪當天在自由亞洲電台刊文說,「改革開放並非源於中共的恩賜而是源於中共的罪惡」,中共改革開放的初衷是為了挽救中共統治危機,沒有毛時代的閉關鎖國、剝奪私產、計劃經濟、超級極權和瘋狂的政治運動,也就不需要甚麼改革開放。

他說,沒有小崗村的「生死狀」和各地民眾的抗命,也就沒有改革開放;沒有中國人民的辛勤工作和創造,也就沒有甚麼經濟奇蹟。官方經常宣傳說「中共養活了十幾億人民」云云,是無恥的顛倒黑白。真相當然是,人民養活了黨和政府,而黨和政府一直在限制和破壞市場競爭、搶劫人民的財富、剝奪人民的基本自由和尊嚴。

文章說,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共產黨把經濟奇蹟當作自己的功勞,甚至宣稱是「中國模式」。但在中國經濟奇蹟的背後,也存在巨大的弊端和隱患,文章隨後總結了五大弊端。

首先,這種發展實際上是以權貴的瘋狂掠奪為基礎的,造成了巨大的貧富差距和社會不公。少數權貴控制著絕大多數財富,官僚特權階層年收入是當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當地農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億萬富豪中90%以上是高幹子女。中國的堅尼系數,早已超過國際公認的警戒線:中國不單是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國家之一,也是最不公平的國家之一。

其次,「低人權優勢」,是中國經濟奇蹟的主要原因之一。大量的廉價勞動力、低工資、低福利、工作環境惡劣,強行徵地拆遷、欠薪、官商勾結、司法腐敗等等,都大大壓低了中國商品的成本,從而具有巨大的價格優勢。

「中國製造的商品洪流般充滿世界,世界各地的資本潮水般湧進中國」(秦暉語),而任何一個尊重基本人權和福利、保障結社自由和選舉權的國家都無法複製這種優勢。礦難、黑磚窯、強迫勞動、塵肺病、上訪村、留守兒童、收容遣送站、富士康系列跳樓、勞工NGO被關閉、勞工維權者被關押……可以說,經濟奇蹟背後是無數中國勞動者的屈辱、血汗和死亡。

再次,權貴的瘋狂掠奪造成了資源的嚴重破壞、生態環境的急劇惡化,也造成了社會道德的墮落。在政治恐懼、信息控制、愚民教育和消費主義的多重影響下,麻木、冷漠、犬儒主義盛行,知識、文化、藝術的發展受到侵害。文字獄、防火牆、集中營、鬼城、豆腐渣工程、霧霾、地溝油、毒奶粉、毒疫苗、癌症村,這是伴隨著摩天大廈、高鐵和大撒幣的奢華外觀的後院。表面的繁榮背後是生態、環境、倫理、道德、信仰等全方位的社會潰敗,這對中國未來的深刻傷害將遠遠超過中共的壽命。

第四,在對外貿易方面,中共政府違背加入世貿組織時的大量承諾,違反國際人權標準,進行不正當競爭。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操縱匯率、政府補貼、非法傾銷、境外洗錢、商業間諜、媒體滲透和收買、網絡封鎖、跨境綁架、明裏暗裏支持獨裁政權和恐怖組織等等。中美貿易戰中,「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千人計劃」、中興、華為等內幕紛紛被曝光。

最後,中國的經濟奇蹟和市場化改革並未導向政治自由和開放社會,健康的市場經濟所需要的法治規則、司法獨立在中國完全沒有建立起來。中共對土地、資本、匯率、價格等都具有強大的操控能力。

文章最後說,西方國家理所當然地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黨控市場經濟加嚴格的一黨專制,這就是中共試圖建立和維持的市場極權主義。在專制之下,中國經濟騰飛的另一面是,腐敗蔓延,冤獄叢生,弱肉強食,民怨積累,階層固化,民族仇恨無法化解。

北京當局在本次改革開放紀念會議上宣稱:「不該改的,不能改的,我們堅決不改!」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堅決不改」的是中共的「權力和地位不能變」。

北京清華大學政治學系前講師吳強說:「這堅決不改其實是道出了過去40年,他所說的改革開放成功的關鍵,也就是堅持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也是改革開放的初衷,如何通過改革開放來維護一黨的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