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半個月前的「習特會」,北京作出了「重大讓步」,承諾調整「結構性問題」,換來特朗普給一個「90天談判」的「緩刑」。北京向華盛頓作出承諾,人們希望看到一些中國的變化。據特朗普在15日的推文中所說,中方希望達成「重大且全面的協議」。

但是今天(12月18日)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又讓觀察人士失望了。

改革成就「歸功黨的領導」?

對於中共宣傳的改革開放,無論是中共黨內外還是國內外,都有不同的看法和解讀。習近平在會上說:「改甚麼、怎麼改必須以是否符合完善和發展中國(中共)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為根本尺度。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點擊下載視頻

一個半小時講話,德國之聲認為「沒有新意」,講話中「並沒有提到制度性改革等相關回應」。BBC引述政治觀察人士的話指出,北京的講話甚至有「停滯改革」的暗示。而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評論說,「堅決不改都出來了,沒治了。」

大家知道,1979年以後,中國經濟快速地增長。BBC指出,藉助冷戰和全球化的紅利,在過去的17年當中,中國的GDP增長了9倍,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過在昨天的講話中,北京將這些成就歸功於「始終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

最近幾周,中共的宣傳部門還推出紀錄片、舉辦展覽並開展其它活動。這些活動都是在重點強調了執政第七年的北京政權,稱之為「新時代」,而對前面的30年著墨較少。可能是因為中共宣傳部門對北京的「過份歌頌」,外界注意到,中共體制內近期出現了一連串的「異象」。不少高官正在頻繁對北京發出「不和諧音」,而且「數量罕見」。

「不和諧音」數量罕見

例如,上個月中共總理李克強外訪中,曾做過兩次演講。不過,李克強在這兩次演講中,都沒有提到習近平。大家知道,中共官員在公開發言時,一般都會提到習近平。而中共名義上的二號人物,在演講中竟然不提習近平,取而代之的是中共已故領導人、40年前推動改革開放、排斥「一人統治」的鄧小平。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罕見的現象。

《華爾街日報》表示,李克強近年失去了對經濟政策的影響力,「這方面的權力已經轉到了習近平的手中」。

對「過份歌頌」北京的不滿高官當中,還有鄧小平長子鄧樸方。大家還記得,鄧樸方曾在9月份有一個內部演講,但是演講稿卻在網上廣泛流傳。其中74歲的鄧樸方「含蓄」地批評北京「主動進取式」外交政策,呼應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外交主張,敦促說要「保持頭腦清醒,知道自己的位置」。法廣認為,鄧樸方的講話是在指責北京「狂妄自大」,大有「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味道。

大家注意,與北京「不和諧」的聲音主要在美中發生貿易戰之後。如果美中貿易註定有一戰的話,那麼在今年大規模的爆發,法廣認為「與北京的誤判形勢」有極大的關係。

中美貿易戰 北京政策混亂

中國入世的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上個月在一個政策論壇也對中共與美國打貿易戰的關稅措施提出批評。他認為中共報復美國、對美國大豆等中國需要的農產品徵稅是「策略失誤」,他指出這類舉措應該是「最後才考慮的辦法」。

而在前天,中國人民大學的知名經濟學家向松祚在一個周末論壇上表示,今年中國在三件事情上發生了嚴重的誤判,「最突出的就是中美貿易戰」。他指出,中共的政策混亂引發了悲觀情緒,尤其是在民營企業中間,令經濟疲弱雪上加霜。

向松祚說民營企業真正面臨的最根本問題不是融資難和融資成本高的問題,而是擔心政策的不確定性和中共的沒有信用。他說,「從年初開始,各種言論甚囂塵上。甚麼要消滅私有制;甚麼暫時不消滅,以後再消滅;甚麼民營企業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該退場了;甚麼民營企業要交給職工了;高調學習馬克思,高調學習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的一句話是甚麼?是消滅私有制。如此高調地學習馬克思和共產黨宣言,給民營企業家傳遞出甚麼信號呢?」

倫敦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SOAS China Institute)負責人曾銳生(Steve Tsang)表示,儘管習近平仍然掌控大局,但實際中共內部對北京的做法一直有不同意見和不滿情緒。這些不滿和不同意見,往小處說會讓低層官員對北京的政策重點感到困惑;往壞處說,這會在重大決策上陷入僵局。

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對外,從歡迎中國加入世界發展潮流,到目前西方警惕中共的入侵和擴張,中國的國際生存條件將更嚴苛;對內,中共內部的明爭暗鬥已經逐漸浮上檯面,正在加劇,使中國經濟越來越糟糕。各種聲音匯聚到一起,顯示出北京遇到了執政後的最大挑戰。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