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區沙河鎮北二村十餘棟公寓,在當地政府啟動的工業大院及周邊自主騰退項目中,被定為「違建」面臨搬遷,此舉引發業主集體維權。

業主指,當初賣房時並沒有說是「違建」,如今卻強行要居民搬遷,在多次向各級部門反映無果的情況下,12月16日,部份業主集體到拆遷辦要求給予合理安置。現場警察威脅如果集會就抓人。

一名參與維權的女業主向大紀元記者介紹,16日當天,業主們自發聚集到小區附近的拆遷辦,表達「要安置房、要安置費、要裝修費」的訴求,但拆遷辦只稱這些公寓都是違法建築,未給予其它的回應。

業主自發聚集到拆遷辦維權。(受訪者提供)
業主自發聚集到拆遷辦維權。(受訪者提供)

業主在小區裏懸掛自製的大條幅表示抗議。(受訪者提供)
業主在小區裏懸掛自製的大條幅表示抗議。(受訪者提供)

業主在小區裏懸掛自製的大條幅表示抗議。(受訪者提供)
業主在小區裏懸掛自製的大條幅表示抗議。(受訪者提供)

陸媒搜狐網於11月23日,曾發表「沙河鄰友圈」的一篇題為「重磅!沙河鎮北二村工業大院自主騰退項目正式啟動」的文章,小區張貼的公告內容顯示:北二村工業大院及周邊自主騰退項目正式啟動,騰退期限為 2018年12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

12月17日下午,記者撥通沙河鎮經濟發展科辦公室電話,一名女子說,搬遷的事情已經定了,開始先是企業搬遷,居民也要搬,但她沒有說明時間。對於居民搬遷是給安置房還是給錢時,該女子反問道:為甚麼給房子,你有產權證嗎?有問題找律師解決。

據女業主說,公寓所在地塊是工業用地,當初開發商以企業蓋宿舍樓的名義,蓋了這些公寓,並作為長租房。她於2011年一次性共交了大約26萬元(人民幣,下同),與開發商簽下合同,合同上寫的是50年的租用期限。

「當初賣房的時候(政府)說得都挺好,村委會跟開發商也是有合同的。後來開發商跑了,政府說開發商全被抓起來了。其實就是當官的跟這些開發商攜起手來搞詐騙,把他們保護起來了。」她說。

而令業主不能接受的是,即然是違建,為甚麼當初讓蓋呢?蓋了就應該拆掉,不給供水電,這樣大家也就不會買了。

女業主氣憤地說:「我們當初買的時候是五六千元一平方米,現在是一萬元一平方米。房價上漲了,他們(政府)沒有信用,就是想趕我們走,再轉手把這塊地賣出去。」

據了解,當業主們得知將要搬遷的消息後,曾通過各種方式,如撥打市長熱線、找鎮長、向昌平區政府反映情況等,但得到的結果是區裏推給鎮裏解決,鎮長只稱是違建,涉及違建的具體內容、搬遷的安置方案等均不給回應。

無奈,業主們於15日,在小區裏掛出數條大型橫幅表示抗議,但都被村委會僱的人給摘走了。而業主在微博上發表的相關信息也被刪除,找國內的媒體也不給報道。

「我們現在都很害怕」,因為北京市發生過強拆,東西還放在屋子裏,一群帶著棍棒的保安撬開門,把東西全部砸爛。「這些人想掙這筆錢都想瘋了,他們甚麼事情都幹得出來。」女業主說。

「小區裏居住的老人,有的因此事著急上火病倒了,有的住院了,這要是強遷強拆,非得出人命。」她說。

業主在小區裏懸掛自製的大條幅表示抗議。上方白色條幅為業主所制。(受訪者提供)
業主在小區裏懸掛自製的大條幅表示抗議。上方白色條幅為業主所制。(受訪者提供)

據了解,將要搬遷的公寓業主大多是外來戶,也有一小部份是當地人,這些居民大多都是年齡大的拆遷戶,買不起市區高價房子,拿出了自己一生僅有的一點積蓄買下了沙河鎮的房子,準備在這裏養老。

他們不希望搬家,即使搬遷,也得給安置房子有地方住。如果將這些居民趕走,北京的房價都很貴,根本買不起,女業主稱自己也買不起房子,只能是睡大街了。

早在去年底,沙河鎮部份公寓的業主就曾經聯合到鎮政府維權,抗議煤改氣後取暖費漲價,物業供暖不到位,且斷電斷水逼繳費。當時就有業主透露,開發商已攜款逃跑,政府欲將公寓定為違章建築,而搞得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