霽月難逢,彩雲易散。

心比天高,身為下賤。

寶玉的丫鬟裡,說起風流靈巧,標致出眾,非晴雯莫屬。而她在寶玉的心目中,到底佔著什麼樣的地位呢?

(一)

在第七十七回中,王夫人因怕晴雯「勾引壞了寶玉」,命人將病中的晴雯從炕上拉下來,架著攆出府去。寶玉也想不到王夫人真的會這樣大發雷霆,看起來是不能挽回了,雖然心中恨不得一死,但在王夫人盛怒之時,也不敢多言。

在賈寶玉的幾個大丫鬟中,襲人和晴雯原來都是賈母屋裡的丫頭,老太太見她們模樣兒,言談好,而晴雯特別是針線,女紅好,就給了寶玉使喚。襲人性情溫順,對寶玉的生活起居照顧無微不至。而且,還時時的規勸寶玉。而晴雯卻是另一種樣式的,她心靈手巧,卻也性情高傲,凡事任意而行。

(二)

有一次端陽佳節,晴雯不小心把扇子跌在地下,將扇骨子跌斷了。寶玉嘆道:「蠢材!蠢材!」說了晴雯幾句。晴雯冷笑道:「二爺近來脾氣大得很,動不動就給人臉子瞧。就是跌了扇子,也是平常的事。先時連那樣的琉璃缸、瑪瑙碗不知弄壞了多少,也沒見個大氣兒,這會子一把扇子就這麼著了。何苦來!嫌我們就打發我們走,再挑好的使喚,不好嗎?」寶玉聽了這些話,氣得臉都黃了,渾身亂顫,加上晴雯一句話都不肯退讓,襲人在裏邊聽見拌嘴,忙出來勸解,也被搶白了一頓。襲人看寶玉氣成那樣,也只好忍住性子,道:「好妹妹,你出去消消氣兒,原是我們的不是。」

晴雯聽她說「我們」兩個字,冷笑幾聲道:「我倒不知你們是誰,別叫我替你們害臊了!便是你們鬼鬼祟祟幹的那事兒,也瞞不過我去,哪裏就稱起『我們』來了!」氣得寶玉要去回王夫人,把晴雯打發出去;襲人忙攔住道:真的要回太太,也要等氣消了,沒事時回了也不遲,這會子去,反叫太太起疑;晴雯哭著說:只管去回,我一頭碰死了也不出這門兒…。(三十一回)

三人正鬧得不可開交,正好黛玉進來看到,便笑道:「大節下怎麼好好的哭起來了?難道為爭粽子爭惱了不成?」寶玉和襲人嗤的一笑。黛玉道:「二哥哥不告訴我,我問你就知道了。」一面說,一面拍著襲人的肩,笑道:「好嫂子,你告訴我。必定是你們倆個拌了嘴了。告訴妹妹替你們和勸和勸。」襲人推她道:「姑娘,你鬧甚麼?我們一個丫頭,姑娘只是混說。」黛玉道:「你說你是丫頭,我只拿你當嫂子待。」寶玉道:「你何苦來替她招駡名兒。饒這麼著,還有人說閒話,還擱得住你來說她。」(三十一回)

黛玉這人,並不是和誰都開得玩笑的;今天說的這話,更不是可以輕易用來開玩笑的話。但她這巧妙的玩笑,恰好為晴雯說的「那事兒」,作了注腳。在第六回中,所寫的「賈寶玉初試雲雨情」,指的就是襲人和寶玉的「那事兒」。

(三)

等到寶玉晚間回來,已帶著幾分酒意了,踉蹌來到自己院內,只見院中早把乘涼的枕榻設下了,榻上有個人睡著。寶玉一看原來是晴雯,就把她拉到身邊坐下,笑道:「你的性子越發慣嬌了。早起跌了扇子,我不過說了兩句,你就說上那些話。說我也罷了,襲人好意來勸,你又刮拉上她,你自己想想,應不應該?」晴雯道:「怪熱的,拉拉扯扯的做甚麼!」就站起來了。寶玉聽說鴛鴦送來的好些果子,正用涼水浸著呢,就讓晴雯洗洗手拿果子來吃。晴雯笑道:「我一個蠢才,連扇子還跌斷了,哪裏還配打發吃果子呢?倘或再打破了盤子還更了不得了!」寶玉笑道:「你愛砸就砸,這些東西原不過是給人所用,你愛這樣,我愛那樣,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用來搧的,你要愛撕著玩也使得,只是不可生氣時拿它出氣。」晴雯聽了,笑道:「既這麼說,你就拿了扇子來我撕。我最喜歡聽撕的聲音。」寶玉聽了,便笑著拿給他。晴雯果然接過來,嗤的一聲,撕了兩半,接著又聽嗤嗤幾聲兒。寶玉在旁笑著說:「響的好,再撕響些!」

正說著,只見麝月走過來,瞪了一眼,啐道:「少作些孽吧!」寶玉趕上來,一把將她手裏的扇子也奪了,拿給晴雯。晴雯接了,也撕作幾半子,二人都大笑起來。寶玉笑道:「古人說『千金難買一笑』幾把扇子能值幾何?」一面說著,一面叫襲人,大家來乘涼,細節就不說了。(三十一回)

(公有領域)
(公有領域)

(四)

晴雯這個丫頭,就是這樣,不同一般人,她一怒之下,不管該不該說的話,都會衝口而出;她得意的時候,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痛快淋漓,以至於令人難以置信。但我們不能忘記,曹公筆下,所有人物的性格,對照他自己的命運來說,都是互為因果的。下面讓我們看一看「金陵十二釵又副冊」上,晴雯的宿命是怎樣記載的吧:

「霽月難逢,彩雲易散。心比天高,身為下賤。風流靈巧招人怨。壽夭多因譭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5回)

前兩句是說,清朗無雲的月夜,是很難遇得到的。五彩繽紛的雲,雖美但很快就會消逝。這點出了「晴雯」的名字,字句間並含有此人「難得」或「少見」的意思;她雖然心比天高,身份卻是低得不能再低的使喚丫頭。最後三句,講的是晴雯的命運和遭遇。

(五)

這位「心比天高」的晴雯,深受寶玉的信任。就拿寶玉挨打的那件事情為例:那天,寶玉忍著疼痛,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忽然間被黛玉哭醒,只見黛玉在旁邊,眼睛腫得像桃兒一般。還沒講兩句話,又聽到鳳姐兒來了,黛玉因為怕被她笑話,就急急忙忙地從後院走了。 

寶玉心裏一直記掛著黛玉,滿心要打發人去看看,只是怕襲人攔阻,便想個法子支開襲人,然後吩咐晴雯,叫她拿兩條舊手絹,送去給黛玉。並對晴雯說道:「你放心,她自然知道是甚麼意思。」晴雯拿了絹子,就往瀟湘館來,送給黛玉。黛玉說:「這絹子是誰送他的?必定是上好的。叫他留著送別人吧,我這會子不用這些。」

晴雯笑道:「不是新的,就是家常舊的。」黛玉聽了,越發悶住了,不知何意,細心揣摩,一時忽然大悟過來,連忙說:「放下,去吧。」

這時黛玉體會出絹子的用意來了,手裏拿著絹子,不覺心醉神癡,左思右想,真是餘意纏綿。寶玉拿自己家常用的舊絹子送她,表達出了只有黛玉能理解的,他們間的親密與默契,那麽含蓄而又那麼直接,早已經超乎言語的範圍了。(三十四回)

這件差事雖小,但除了晴雯外,沒有哪一個可以承擔的。她必須是,被寶黛兩人完全放心和信任的,才能傳遞這樣私密的訊息。在寶玉心目中,眾姊妹裏真正的知己,只有林妹妹一個;眾丫鬟中堪稱知己者,也只一個晴雯。不信,我們再看看這件事: 

(六)

一天傍晚,有一個丫鬟叫小鵲的,聽見賈政和趙姨娘在屋裏說話兒,提到了「寶玉」的名字,就急忙跑到怡紅院來,笑著向寶玉說:「我來告訴你一個信兒。方才我們奶奶在老爺面前不知說了你甚麽。仔細明兒老爺問你話罷!」說著回身就去了。寶玉聽了,當時就像孫大聖聽見了緊箍咒一般,全身上下都不自在起來。想來想去,別無他法,忙披衣起來讀書。……又見因為自己,帶累一房丫鬟都不能睡。幾個大的不用說,都在旁剪燭倒茶;那些小的,一個個卻都睡眼朦朧,前仰後合起來了。寶玉對襲人說:「原該叫她們睡去才是,你們也該替換著去睡。」襲人急得說:「小祖宗!你顧你自己的吧。通共這一夜的功夫,你把心暫且用在這幾本書上,等過了這一關,由你再張羅別的去,也不算誤了甚麼。」……麝月又斟了一杯茶來給他,寶玉接茶吃了。因見麝月只穿著短襖,寶玉又道:「夜靜了,冷,到底穿一件大衣裳才是。」麝月笑指著書道:「你暫且把我們忘了吧!把心且略對著它些吧!」

話猶未了,只聽守夜的跑來喊:「不好了,一個人從牆上跳下來了!」眾人聽說忙問在哪裏,馬上叫人來,各處尋找。晴雯因見寶玉正為讀書苦惱,勞費一夜神思,明日也未必妥當,心下正要替寶玉想出一個主意,來脫了此難,忽然有這麼一驚,正好生出一計來,向寶玉道:「趁機快裝病,就說唬著了。」

此話正中寶玉下懷。……還有人就說:「別是守夜人睏迷糊了,看見的是樹影吧。」晴雯罵那人道:「胡說!寶玉唬的顏色都變了,渾身發熱。難道依你說,就罷了不成!」故意鬧得眾人皆知寶玉嚇著了,王夫人聽了,忙命人看視給藥,又吩咐各上夜人仔細搜查。園內燈籠火把,直鬧了一夜。(七十三回)

(七)

晴雯與寶玉之間的關係雖然也是丫鬟與主子,但和襲人完全不同。她身居奴才地位,可從不諂媚主子。晴雯在寶玉面前一向真誠相待,任意而行;寶玉也不把晴雯當一般丫鬟看待。所以由晴雯失手跌斷摺扇骨子引起的風波,雖然當時把寶玉氣得臉都黃了,羞得襲人無地自容,最後,卻出人意料,是以「千金難買一笑」的喜劇結局。

當寶玉面臨可能被老爺查書那樣的大難時,襲人,麝月都是「在旁剪燭倒茶」,催他用心溫習功課。只有晴雯,處心積慮地為他尋找脫身的法子,並抓住時機,給寶玉獻上一計;寶玉也心有靈犀,巧妙地逃過了一劫。

晴雯實在是寶玉的知己,但她畢竟是身份低微的丫鬟,只能在大觀園的生活細節裡偶而出現,每當看見她,誰都會眼前一亮,好像碰到了清朗的「霽月」,看到美麗的「彩雲」,正因為她難逢,她易散,才更顯得珍貴。

這些也無非是在一一的證實著:在那另外空間 - 「太虛幻境」的「金陵十二釵又副冊」中,所記載的她的宿命的兌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