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支持五角大樓關於2020財政年度7,500億美元的國防預算。中共官媒稱其為「天價」,但有網民認為美國這7,500億維護的是世界和平,守護的是美國人民;而中共的軍費維護的是其紅色江山,欺壓的是中國百姓。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聯邦政府的預算赤字達到6年以來的新高。特朗普今年早些時候曾要求政府各部提交削減5%開支的建議。

報道引述一名要求不透露身份的美國政府官員的話說,馬蒂斯國防部長最近與特朗普總統進行過有關防衛預算的討論,列舉了不增加預算可能帶來的風險。

新華社12月11日以「特朗普放行2020財年『天價』國防預算」為題目,對此進行了報道。另有大陸媒體甚至稱該預算給世界傳遞了「危險信號」。

前美國之音記者「東來」在其推特上發文表示,「美國防預算7,500億美元,新華網就高潮了!可中國高達兩萬億的軍費和維穩費,他們卻不關注!」

中共持續增加軍費 威脅周邊國家

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今年5月2日曾公佈報告顯示,2017年全球軍費支出共1.739萬億美元,其中,中共增加軍費額度為120億美元,為所有國家中增長最多的。

去年全球軍費支出同比上升1.1個百分點。美國以6,100億美元穩居軍費支出第一大國。美國國防開支從2010年開始下降趨勢得以扭轉,並且增速巨大。中國以2,280億美元次之。

中美之後第三到第八位分別是沙特、俄羅斯、印度、法國、英國和日本。其中,印度取代法國成為第五名。

彭博社5月2日報道稱,與中國的關係緊張,讓印度軍費開支衝進世界前五。該報告作者之一、和平研究所武器和軍事支出計劃研究員魏澤曼表示,中國與鄰國的緊張局勢持續推動亞洲軍費開支上漲。

今年3月5日,中共財政部提交的報告顯示,在中央一般公共預算中,2018年中共的國防支出預算11,069.51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增長8.1%。

從1990年代末到2015年,中共的國防預算增長幅度一直在10%以上(只有2010年一次例外,為7.5%),其中2015增長10.1%,2014年高達12.2%。2016年,軍費預算增幅降至7.6%,2017年為7%。

大陸前副團級軍官胡偉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實際的軍費開支大大超過其對外公佈的數字。

「民主國家,大部份軍費開支都是透明的,你甚至在網上都可以查到。像美國這樣國家。它的每一筆錢,花到哪個地方去了,要買甚麼、幹甚麼,這個都是清清楚楚地在預算裏,有據可查。」

他說:「但是中共告訴你的數字,和它實際的開支數據有很大的差距,特別是在軍事裝備的研發,以及軍事情報的蒐集,還有在網軍的建設方面,它的開支基本上是不透明的,你很難知道,真正花了多少。」

日本共同社曾在2010年引述中國消息人士的話透露,中共軍隊幹部的內部報告顯示,2010年度中共「軍費開支」的實際數字是對外公佈數字的1.5倍。不過海外分析表示,此軍費還不包括武器研發及部份武器購置費。

美國國防部此前指出,中共的軍事預算應為公佈數字的1.7至2.5倍左右,而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2010年6月則估算在1.45倍左右。

美國增加軍費針對中共威脅

2018年1月30日,特朗普在2018年度國會國情咨文中,把中、俄定義為競爭對手關係,第一次使用「rival」(對手)形容中、俄,比過去「competitor」(競爭者)更進一步,而且強調中共對美國構成的挑戰是全方位的,包括美國的利益、經濟和價值觀。

特朗普採取列根總統「有原則的現實主義」立場,以「實力求和平」,增加軍費,整軍經武,爭取絕對優勢。

美國前總統列根說:「威懾的含義就是當任何人動念想攻擊美國或我們的盟友時,他得出的結論是面臨的風險將超過可能的收益。一旦明白這一點,他會打消攻擊的念頭。我們通過實力維護和平。虛弱只會招致侵略。」

在奧巴馬執政時期,美國國防預算一降再降。而特朗普政府在財政緊縮的情況下,2017財年國防預算為6,190億美元,增幅約10%。特朗普提出要「重建美國海軍」,使美國軍艦由目前的275艘增加到350艘,將航母增加到12艘,並表示:「要給美軍最好的裝備,如果打仗,那就讓美軍贏!贏!」

時事評論員文昭曾撰文表示:「美國全球性的軍事存在,就是對任何想顛覆和破壞現存國際秩序的政權或組織的強大威懾。」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隨著經濟上的崛起,中共每年不斷提升軍事開支、大力發展軍事實力,同時盜竊美國和西方的高科技,並制定2025計劃,而這些很多都用在軍事方面,中共的「崛起」給美國和世界安全造成極大威脅。

中共不顧民生 增加軍費

胡偉表示,一個正常的國家,它的軍費開支主要是用來維護人民安定、維護和平的。但是中共在經濟下滑時還在增加軍費開支,「這就表明這個政權的不穩定性,以及它對世界的對抗性在加劇。也就是說,他把應該花在老百姓身上的錢,或者花在經濟建設上的錢,投入到軍事上。」

他說:「實際上它就是勒緊老百姓的褲腰帶,來加強國防預算開支、增強軍力。他的目的和動機都是完全錯誤的。」

除了軍費,中共還有維穩費,大陸原人民大學政治系主任冷傑甫表示,維穩費更是個無底洞。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別的不說,那些戴紅袖章的老頭、老太太都拿幾百塊錢一個月,那要多少人呀,一個城市多少人?維穩費也是個無底洞,它公佈出來的數字不能太大,如果太大了,在國際上說不好聽呀。」

根據往年財政部公佈的數據,自2011年起,連續三年公共安全預算經費都超過了國防預算。2013年國防預算為7,201億元(人民幣,下同),公共安全預算為7,690億元;2012年國防預算為6,703億元,公共安全經費為7,018億元;2011年國防預算為6,011億元,公共安全預算是6,244億元。

此後,公共安全預算大幅縮水。自2014年起,公共安全支出預算內就不再公佈地方的預算收支,被認為將大筆地方維穩開支隱藏了起來。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認為中共的公共安全預算是個「數字遊戲」。呂秉權多年來追蹤此問題,發現官方只是局部公佈這條數目,並不是全面公佈維穩費。他說:「全國維穩費龐大,已經過萬億元人民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