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停戰90天期間,美國國會參議院加大力度追擊中共商業間諜,專家認為此舉將有助於美國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對中共施壓,要求其進行結構性改革。

周三(12月12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舉行聽證會,出席聽證會的聯邦調查局(FBI)、司法部(DOJ)和國土安全部(DHS)等部門的高級官員均表示,就長期來看,中共對美國的威脅更甚於俄羅斯。

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在聽證會上表示,發生在美國的經濟間諜活動,九成與中共有關。

聯邦調查局(FBI)最高反情報官員Bill Priestap在聽證會上告訴國會議員,中共是美國當今所面臨的「最嚴重的反情報威脅」,是美國的「頭號威脅」。

Priestap表示,中國的企業間諜活動已演變成嚴重的國家和經濟安全威脅。FBI已收到數以千計的可疑活動申訴,開展這些活動的可能是中共政府安插在美國研究機構的間諜。

司法部國家安全處(National Security Division)助理檢察長約翰·德默斯(John Demers)表示,中共的情報機構瞄準美國企業,其間諜活動「與日俱增」。「(他們的)劇本很簡單:搶劫、複製和取代」,德默斯說。

兩黨參議員均表示,中共的上述行為不可容忍,他們將推進立法,賦予調查人員更廣泛的權力,以應對這一威脅。

外界注意到,美國追擊中共商業間諜案,正處於中美貿易戰停戰的90天期間,美方強調中共間諜活動是美國最嚴峻的安全威脅。

旅美政論家胡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從客觀上來講,參議院做的這些事情,一方面是加強了美國國內以及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認識,加強了美國跟中國貿易談判的份量。但另一方面,也可能導致中共的保守派拿這個作為理由,拒絕做出應該做出的一些讓步。

胡平說,「這一點就有助於美國在與中共談判的時候強化自己的地位,因為美國更有底氣,感覺能得到各方面更多的支持,因而給中共的壓力更大;另一方面呢,其也可能會引起中共內部的那些更保守的、更強硬的一派對貿易談判中本該中共讓步的,而更反對做這些讓步,也會有這麼一個效果。」

特朗普政府將多管齊下重擊中共間諜活動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特朗普政府正準備在未來幾日拿出數量空前的證據,揭露中共的間諜活動和旨在竊取美國公司機密的黑客活動。

特朗普政府計劃解密情報文件,披露至少自2014年以來中共非法蒐集美國情報的行為,包括竊取商業機密和政府信息。

對此,胡平表示,美國政府對中共間諜活動的調查,在過去也不是完全放任式,之前都在進行。他們調查的目的當然是為了改變這種情況、制止這種情況,所以說這是整個美國對中共的態度的一個「大轉變」。

「我們可以說是特朗普上台以後發生,但實際上趨勢和造成各種變化的因素在此之前就已經存在,包括對華為的這些調查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在奧巴馬之前就開始進行。」他說,「應該這麼看,這是過去的一些各種各樣的因素彙集在一起,那麼就在這兩年此事就都浮出水面。」

貿易戰的問題根源在於中共制度

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多個部門的高級官員指出,中共當局正在創造一個不公平的競爭環境,利用海外市場的開放性,掠奪它國資源。與此同時,中共在中國國內仍然採取高壓政策,剝奪公民應享有的權利和自由。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美國現在不管是執政黨還是在野黨,所有的政客他們現在都有一個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就是他們對中共制度的不滿和反感越來越深。

黃金秋說,「過去他們認為是中國的經濟政策有點傾斜,現在他們意識到了其實中美貿易戰很多的問題根源是在於中共的制度問題。中共這種制度導致了市場不公平,沒有一個真正的自由的市場。」

他說,習近平和特朗普達成一個協議,直白一點說就是把過去的「死刑」變成了「死緩」。從過去的2019年1月1日執行關稅,現在延期90天,留下一個談判空間。

黃金秋指出,美國除了貿易之外,下一步可能還會圍繞著人權等很多方面,逼著中共做更多的改革。中美貿易戰就是一個很大的催化劑 。

「那麼中共可能迫於無奈,還要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說,「就像一頭牛一樣,它很倔不肯走,可能前面需要有人拉、後面還需要有人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