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以千萬加元的保釋金獲得了加拿大方面的保釋,然而事情並未結束。美國司法當局的引渡令,在加拿大仍然生效。如果下個月8日前,美方正式提出引渡要求,則孟晚舟的引渡程序才算是正式開始。就加拿大的法律程序來說,孟晚舟方面如果不同意引渡,就必然需要通過法庭多次的聆訊。如果法庭裁決美國引渡令生效,還需要加拿大司法部部長簽發引渡命令,孟晚舟方面則可以再次上訴到上訴法庭,如果上訴失敗,也可以繼續上訴至最高法院。如果其間某個程序不利美國,同樣美國的司法當局也可以走完程序。

有專家認為,整個程序走完,最少需要3到4年的時間。這對孟晚舟和她的家庭來說,想必將經歷如噩夢般的一段日子。然而,這個噩夢還不僅僅只是任正非、孟晚舟一家。

即使加拿大因中國的政治壓力巨大,而駁回美國的引渡請求,孟晚舟日後也難以周遊世界進行華為的大生意,因為美國和這個世界上近百個國家有引渡條約,每個國家經歷3、4年的司法程序,勢必耗盡中國的政治資源,也耗盡華為公司的財政資源。

作為全球第一的電信設備生產商,華為經此一役已經引起了世界各國足夠的注意。各國情報界和技術界,都將盯緊華為的設備。對一般國家的電信商家來說,華為成了一個巨大的風險來源,於是華為公司的訂單,最起碼在發達國家將大為減少,恐怕將是毫無疑義的趨勢了。

因此,孟晚舟案,無論對她家庭來說,還是對華為來說,很可能都僅僅是噩夢的開始罷了。

然而這還不是全部。中國的技術產業升級換代,中國製造2025計劃,一帶一路等等,也都將經歷一個同樣的過程。中國政府的惱羞成怒,輿論和網絡上的情緒高漲,其實都無法改變這個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過去10年,隨著中國經濟體量的增加和中國政府財政的擴張,中國絲毫沒有改變以往咄咄逼人,而且不合理的諸多做法。在政治、軍事和經濟領域全面高調出擊。根據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基本物理原理,國際社會的反擊,當然是不可能避免的事情。

不過,中國的問題卻絕不是經濟冷卻和減緩這麼簡單。中國政府的很多政策,建基在政府財政高速擴張的基礎上,對外交往和內部行政所費極巨,佔據了中國政府總財政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其比例是世界最大。

中國經濟的窘況,本質上和貿易戰無關,其源來自於本身的結構性問題。中美貿易戰,只是一個雪上加霜的因素而已。大約8、9年前,中國政壇有「做餅之爭」。薄熙來為首的左派提出公平分餅,汪洋為首的沿海派認為經濟這個大餅要繼續「做大」。但無論是分餅還是做餅,前提都是餅不能小。改革本身是一個利益重新分配的過程,中國依靠高速成長,維持了過去30年的各種矛盾和不穩定不至於大爆發。原理類似於騎單車,在一定的速度之下,才不致左右搖擺和失衡。

目前,中國經濟危機到了一個難以繞過去的地步,世界市場的規模可以容納10年前的中國,卻難以容納現今的中國,而中國經濟本身的結構又已經鬆塌,各種不利因素集中在未來兩年,中國面臨的是一個「完美風暴」一樣的局面。而一旦速度降低到一定程度,大餅縮小,而分餅機制也未完成,官僚資本只會分掉最大一塊。中國國內各種矛盾將呈現全面大爆發,那才是中國人的真正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