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新疆失蹤逾月的旅美華人攝影師盧廣的妻子近日對外表示,丈夫是被新疆喀什公安局逮捕。13日,結識盧廣多年的友人表示,盧廣所拍攝的主題均為揭露中國社會陰暗面,被中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盧廣的妻子徐小莉周二(11日)下午發推說,近日家屬接到喀什警方電話通知,確認盧廣正式被喀什地區公安局逮捕。她表示:「現家屬已委託律師與辦案機關接洽,提出會見盧廣未獲准許,亦未拿到任何正式的書面手續。」

徐小莉13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已全權委託律師處理,不接受採訪。她首先希望透過司法途徑。

但目前警方沒有給出更多信息。她發推說,「關於也被國保帶走的邀請盧廣的朋友,我目前沒有他的進一步消息。」

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向大紀元表示,16年前因共同關注愛滋病問題結識盧廣。他說:「從那階段我就感覺到,盧廣是攝影師,但他首先是關注社會問題的公民。他去拍攝的議題往往要冒風險,會衝擊所謂黨國治下的繁榮昌盛的社會主旋律。」

在那之前,河南當局大範圍的鼓勵有償捐血;醫務人員未更換針頭;血源未檢測等因素,爆發大量貧苦的農民或輸血病人感染愛滋病。

結識盧廣15年,美國聯繫圖片社(Contact Press Images)聯合創始人兼社長的羅伯特·Y·普雷基(Robert Y.Pledge)於11日撰文說,他參與創辦的圖片社能代理並銷售盧廣的作品令他感到自豪。有關盧廣的照片,描繪了中國生活嚴酷的一面——愛滋病、環境破壞、污染和貧困。

如:2005年,盧廣在內蒙古烏海市海南工業園區拍攝污染;於廣東省貴嶼鎮拍攝的河流和池塘被嚴重污染;2008年,拍攝的江蘇省濱海縣頭罾濱海化工園區一家化工廠的廢水流入海中;2012年,所拍攝的內蒙古草原上傾倒的工業廢物和垃圾等等。

羅伯特說,在某些方面,這些是典型的盧廣的照片。它們和世界其它地方的類似情況構成呼應,因此具有更廣泛的普世意義。盧廣相信,在偉大的美國攝影散文家尤金·史密斯(Eugene Smith)的傳統中,攝影是一種可以著力改變世界的「微弱聲音」。

胡佳說,盧廣鏡頭下的黑煤窯、吸毒者等題材往往帶有地域色彩,地方官員會非常恨他。胡佳透露,當年河南省政法委書記劉滿倉稱,「胡佳再來河南的話就把腦袋留下。」

「我受到這種威脅,那即使是不再去河南的盧廣,他是不是也是這種當局的眼中釘呢?」「當年在河南當省委副書記的陳全國,現在就是新疆自治區的黨委書記,他是知道盧廣的。他是個酷吏,盧廣到那裏去能有好結果嗎?」

胡佳認為,盧廣就是基於新疆人權的問題、是為關注當地人權而去,相信當局抓盧廣一定是因為他拍攝的題材為社會陰暗面。

新疆現在最受全世界關注的就是那裏的集中營,關押數以萬計的維吾爾人,有人說有上百萬。「我們原來接觸訪民的時候,也知道那些所謂的黑監獄都是美其名為法治學習班,那新疆這個近乎於法外之地的地方,只能加大嚴酷程度。」

「在這個國家,不論是用語言去揭示真相,還是用更加有說服力,更加有證據性的圖片去揭示真相,你都是共產黨的敵人,都是現有體制的眼中釘肉中刺。」胡佳說。

11月3日晚上,徐小莉與丈夫盧廣失聯至今。11月26日,她開通推特帳號對外界發帖說,「得知他已被新疆當地國保帶走。我萬分焦急,盼望他早日平安回家!」訊息很快獲得數百推友的關注與轉推及媒體的報道。

關注的網友回貼說:「不曉得是否因為新疆再教育營曝光有關。」

盧廣為紀實攝影師,他在2009年獲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攝影獎(W. Eugene Smith Grant in Humanistic Photography)。他與妻子徐小莉以及他們的兒子麥可住在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