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鄉屬於江南水鄉,水邊最常見的植物就是柳樹。有句俗語叫:「無心插柳柳成蔭。」就是說柳樹好種,成活率高。但是在我兒時的記憶裏,柳樹還有另一種不一樣的意義。

小時候,父親在外工作,常年不在家,家裏家外只有母親一人操勞,忙碌又辛苦,她沒有時間和精力耐心教育孩子,也沒有那種理念。在母親看來,教育就是「嚴師出高徒」、「棍棒底下出孝子」,所以對孩子,尤其是對我,因為我是老大,基本就是棍棒說話。

柳樹在家鄉隨處可見,母親常常就地取材,隨手掰下一根柳枝,擼去樹葉就可以用來抽人,我悄悄地給它取名「柳鞭」。母親的理論是「柳鞭」抽起人來,皮疼肉不疼,傷不到人卻能讓人長記性。但是,母親不知道「柳鞭」落在孩子身上,會讓幼小的心靈受傷。

鑑於自己兒時的經歷,我曾在心裏暗下決心:將來,等我有了孩子,我一定不打他,要讓他快樂地長大!但是在現實中,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恐怕也要重蹈母親教育孩子的覆轍。

女兒一歲多的那年夏天,我每天都用大浴盆給她洗澡,浴盆裏放上鴨子、小魚等玩具,女兒玩得高興,自然也很樂意配合,洗完澡,再撲上爽身粉。看著女兒舒爽的樣子,我的心裏也溢滿了快樂。

但是有一天,不知為甚麼,女兒就是哭著不進浴盆,把她抱進去,她就跑出來,抱進去,就跑出來,強行把她摁在浴盆裏,她也不坐下。一開始,我還挺有耐心,一邊哄她、逗她說:「你看。小魚游泳啦!哇,小鴨子要吃小魚,快來幫幫它呀……」可是任憑我怎麼哄,女兒就是堅持不碰水,問她怎麼回事也不說,只是哭。

這一下我火了,「啪」一聲,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心裏還憤憤地想:看來孩子真的是不打不行呢!女兒挨了打,只好乖乖地「被」洗完了澡。

第二天早晨發現女兒身上滾燙,我恍然大悟,準是昨天下午她就有點低燒,本身就發冷,再一沾水就更冷……我的眼淚「刷」地湧出來了,真誠地向女兒道歉:「對不起!都是媽媽不對,昨天你是不是怕冷才不願洗澡的?」女兒點頭。

女兒上二年級的時候,有一段時間總是和別的孩子玩,一直玩到我下班時她才想起來做作業。有一天我加班,下班後把她從街上叫回來寫作業。那時候,孩子的爸爸因為修煉法輪大法,還在勞教所遭受迫害。等吃完飯收拾完了,我來檢查她的作業時,發現她才寫了幾個字。問她怎麼回事,她都不吭聲。這一下我的火又憋不住了,拿起尺子,恨不得一尺子下去就叫她的小手開花。

可是就在我高高舉起尺子的那一瞬間,女兒那冷冷的、不服氣的表情一下子刺到了我兒時的記憶,使我猛然想起了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的一段教誨:「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

於是,高高舉起的尺子輕輕地落在了孩子的手上,我溫柔嚴厲又略帶憂傷地對孩子說:「想打你,可又捨不得打你,其實尺子落在你的手上,疼痛卻落在媽媽的心上。可是我真的是要告訴你,你光玩不做作業是不對的!」

沒想到,女兒那緊繃的表情一下子就散開了,「哇」的一聲哭了。我能感受到她確實在心裏接受了我的意見。接下來,女兒順利地做完了作業。晚上躺在床上,女兒和我訴說著她在學校裏的煩心事,以及我和她爸爸都在勞教所被迫害時她心裏的苦悶和孤單……那一刻我們的心貼得很近很近。

後來她爸爸也回來了,我們一起學師父的講法、一起想辦法面對眼下的困境、一起努力前行。女兒的成績從全班四十多名一下子躍居全班第一名,連她的班主任都感到意外。再後來女兒考上了重點大學,周圍的人都誇女兒懂事、爭氣,也羨慕我們母女融洽的關係。

在這個過程中,我體諒到父母想把子女教育好又找不到正確途徑時,心裏所承受的那種煎熬,從而解除了小時候積壓在心裏對父母的怨恨,並能理解父母、孝順父母。

修煉大法讓我們能看到了自己的缺點,並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同時賦予我們控制情緒的意志力和解決問題的智慧,引領我們一步一步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