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心的問題出於個人的自我中心、自卑感及無知,不好好改善這個情況,肯定會嚴重影響人際關係。因為這些人對別人的言詞太敏感,而且習慣將別人的想法預設成負面,又不願接受新的想法及理性的開放討論,當聽見了一些自己不能理解,或理解為負面的意見時,便會立刻反擊,甚至以為只要聲大夾惡,便能夠迫使他人屈服。

面對那些玻璃心又聲大夾惡的人,聰明人會避之避吉。當年在班上遇上那群不講理的女同學時,我便刻意避開她們與男同學們的爭執。正是上周所提及的關於男女平等的討論,有男同學提出:若男女平等的話,為甚麼男性不幫女性開車門,就必須被迫背上沒風度的罪名?

這本來就是一條很有趣的討論題,當中根本沒有涉及歧視或不尊重女性的想法存在,但這句說話卻好像嚴重傷害了她們的情感似的,迫使她們立即向班上的男同學們破口大罵。又說女人生仔好痛,男人不用來月經很不公平等,但其實男女平等的基礎從來就不在這些部份。

只要理性點指出男女平等是關乎男女在法律底下受到的權利、責任和保障是否公平就可以了。應該是男幫女或女幫男開車本這些事根本是個人選擇吧!這麼簡單的道理,在我也被迫必須表態的時候,我當然不會誠實地去送死,既然她們這麼玻璃心,我便虛偽地應酬她們說:「為女性開車門與男女平等無關,這只是我用來表達尊重女性的表現而已。」結果,她們很滿意我的意見,我也沒有代表班內的男性立場。而重點是教授很滿意我的表現(因為他看穿了我的動機),我也很樂意繼續為(我喜歡的)女性開車門,但不包括她們,因為我根本不想在班房外跟她們扯上任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