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家賀建奎的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露露和娜娜)出生後,引發軒然大波。專家認為,這不僅是道德災難問題,而且也會使中共企圖獲得全球軍事領導力的「軍事夢」泡湯。

《科學合作時代》(The Collaborative Era in Science)一書的作者瓦格納(Caroline Wagner)12月7日在「商業內幕」發表一篇闡述基因編輯嬰兒試驗為何會威脅到中共的「軍事夢」的文章。文章引述美國智囊蘭德公司上個月的一份研究報告稱,中共的「軍事夢」就是要超越美國,獲得全球軍事領導力。

瓦格納認為,軍事和科技是共生的。要想取得軍事領導力,就必須取得科技領導力。而目前科技的重大突破又是依靠全球來合作。全球學術系統是靠聲譽來運作,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案使得本來在國際科學界因科學剽竊等原因而陷入聲譽危機的中國學術界雪上加霜。一個按聲譽運作的全球體系將避開讓那些不遵守學術規則的人參與進來。

中國學術界的聲譽和信任度受損

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的消息傳出後,旋即引發海內外專家學者的強烈譴責。消息傳出當晚,上百名科學家發佈了聯署聲明,表示這項基因編輯技術早就存在,並非任何創新,但因其帶有的巨大風險和更重要的倫理,全球生物醫學科學家都不去做。

隸屬美國聯邦政府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11月28日發表聲明說,賀建奎和他的團隊暗地裏和不負責任地實施了首例人類基因編輯,其蔑視國際倫理準則的行為令人深切不安。

賀建奎通過基因編輯CRISPR技術,修改了這對胎兒的一個基因,使得嬰兒可以「天然抵抗愛滋病」。但科學家表明,要預防嬰兒感染愛滋病,方法有很多,並無必要去做基改嬰兒試驗。而編輯基因方法,會帶來難以預估的可怕後果。

《紐約時報》援引北京大學免疫學教授王月丹(Wang Yuedan,音譯)的話說,「這次發生的事情是世界的道德災難」。

編輯的基因會被子孫後代所繼承。而且也會帶來很多風險。維珍尼亞大學醫學院遺傳學家阿德利(Mazhar Adli)在接受「生命科學」(Live Science)網站採訪時認為,已經誕生的露露和娜娜被刪除了基因CCR5。CCR5雖然有可能導致愛滋病感染,但它有更多重要功能,包括協助白細胞正常運作,維持人體正常生理機能的作用。

不僅如此,基因並不是獨立存在,還會不斷和其它基因互動。修改一個基因,可能影響其它基因的運作,甚至改變細胞的整體行為,對人的器官和系統都產生嚴重影響。基因改造所導致的不良後果,是一顆長期潛伏在體內的炸彈,有可能在胚胎期、有可能在發育期、甚至有可能是中老年期才會出現。

此外,修改人體的基因,並不像修改一個機器零件那麼容易。操作過程中很可能出現「脫靶效應」,誤傷其它基因,造成基因突變、基因缺失、染色體異位等後果。中國科學院生物與化學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椰林對BBC表示,基因編輯CRISPR技術脫靶效應很明顯,「除了目標基因外,還很可能導致其它基因損傷。這種副作用在動物身上經常發生,概率非常高,並不是一個罕見的事情。」

此外,許多科學家和倫理學家擔憂,人們可以通過基因改造技術,隨心所欲地「創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由父母誕生而來的生命,將變成人造生命。這會帶來倫理危機。

瓦格納在其文章中指出,中國基因編輯雙胞胎嬰兒的消息是通過一種最非傳統方式宣佈的:社交媒體而不是通過接受同行評審、驗證和出版等科學界公認的渠道。賀建奎的行為被視為違反道德規範。

瓦格納說,賀原以為這項研究會提升自己和國家的科學聲譽。但他錯了,這次研究並不會提升中國的科學聲譽。科學需要開放和交流,而賀建奎秘密操作。他的行為進一步降低了國際社會對與中國科學合作的信任,從而也會威脅到中國的軍事發展。

基因編輯嬰兒使中共全球擴張軍事受阻

瓦格納說,儘管中共領導層總是在說,中國致力於擴大在國際體系和「開放的世界經濟」中的參與,但中共的國家行動卻暗示了不同的含義。

瓦格納表示,沒有科學技術的領導地位,中共就不會實現其軍事領導地位的目標。在過去的三個世紀中,所有成為全球政治領導者的國家,都是伴著該國在科學和技術上的領導作用。

瓦格納說,軍事進步和科學技術發現,這兩個系統是共生的。正如歷史學家J. Rogers Hollingsworth和David Gear指出的那樣,科學和技術的進步為軍事實力提供了動力,而軍事採購,規範和需求也激發了科學研究和技術發展。科學在邊防應用中經受了最嚴格的考驗。

瓦格納說,今天的科學和技術領導需要國際合作。國際合作,特別那些實現真正突破的項目,都需要「開放式合作,密切溝通和一定的信任程度(通常與聲譽有關)」,這些成果是不能用資金或者通過強迫增加工作人數來取得。

瓦格納認為,中國的基因編輯嬰兒案使得中國在科學和技術研究的國際系統中的聲譽和信任受損。而社會體系在全球範圍內運作,都是由聲譽所驅動。

她說,中國已成為美國科學家的頭號合作夥伴,但這種地位只能被賀建奎的違反道德規範所損害。他的研究讓中共多了一個黑色印記,中共已經因為其廣泛的科學剽竊,欺詐和工業間諜活動而備受外界指責。

瓦格納舉例說,一群美國學者最近通過史丹福大學公共政策智囊胡佛研究所的一份報告發出警告說,中國(共)侵犯知識產權和國際規範的行為,不利於合作。

「與此同時,中國(共)的威權體制利用美國社會的開放性來尋求影響力,」該報告說,「它阻礙了美國的對口機構在互惠基礎上與中國社會接觸的合法努力。」

外界多提出疑問說,國際遺傳公約禁止對人類進行基因編輯是共識,為何賀建奎沒有在學術上遵守這個規則?瓦格納說,中國(共)無法遵守知識體系中的國際道德規範,最終會傷害自己。「一個按聲譽運作的全球體系將避開讓那些不遵守規則的人進入。對那些認為可以不遵守甚至逾越21世紀科學規範的人來說,模仿和保密似乎是愚蠢的。賀建奎的行動令人質疑中國(共)能否成為一個好的(科學)合作夥伴。」

國際合作受到阻礙,中國的科技發展也必然將會受到阻礙,這也將會進一步阻礙中共實現其全球軍事領導力的「軍事夢」。

前上海教授:中共是基因編輯背後推手

對於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基因編輯實驗成功」的消息,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先是在11月27日做出正面報道。隨即科學界內外發生輿論震盪,引發全球強烈譴責。中共官方的態度也緊急發生反轉,一改先前的調子。

賀建奎承認,基因編輯嬰兒的結果是不小心公佈的,「由於實驗的保密性不強,所以數據被洩露了」。他還特別指出,南科大對該項研究並不知情;但與之相矛盾的是,當被業內人士問及項目資金來源,他又稱來自南科大,以及自己個人支付了一部份費用,但強調個人公司沒有參與。

陸媒報道,11月27日,在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研究室官網發現了針對參與試驗志願者的知情同意書。據知情同意書披露,項目經費來自南科大。項目組承擔每對夫婦的試驗費用28萬元。

前上海某大學理學教授草祭在推特上表示,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實驗,是由中共上層推動,南科大負責實施,賀建奎具體執行的一項秘密計劃。

為何說「基因編輯嬰兒」是中共推動的研究項目?草祭給出以下理由:

一、上億以上經費,不是一個副教授能爭取到的,背後必有(中共)科技部支持;

二、賀作為「千人計劃」引進南科大,能長期留職停薪做相關研究和經營活動,沒上層支持不可能辦到;

三、科技部有專項經費可支持這類不能公開的研究項目;

四、這麼多人被試驗,沒有國家力量辦不到。

草祭認為,賀的問題是「不小心洩露了國家機密」,這才是他要面對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