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貴州省前副省長蒲波落馬的細節及其背後複雜的政商關係網曝光。蒲波被指在人前裝「清廉」,背後卻大肆斂財、大搞權錢交易。

蒲波今年1月22日被任命為貴州省副省長,5月4日落馬。蒲波也成為升任副省(部)級後最快落馬的官員。

蒲波大搞權錢交易的「雙面人生」被揭開

大陸《財新周刊》最新一期報道說,隨著商人唐銘陽、劉江東等「達州游資幫」及王仁果、賴大福、楊虎等台前幕後人物陸續被調查,蒲波在政商關係上肆意大搞權錢交易的「雙面人生」被揭開。

現年55歲的蒲波,曾任四川廣安市副市長、廣安市宣傳部部長、涼山州常務副州長、巴中市委副書記、省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德陽市委書記。

1999年1月,蒲波升任廣安市副市長期間,對廣安市屬五家煤炭企業進行破產改制。知情人士透露,蒲波曾指定國有煤礦必須賣給其堂兄所經營的公司。「有一個煤礦僅以2萬元賣掉」,此後其兄又將煤礦交由瀘州商人賴大福以上千萬元的價格收購,即使是賴大福收購的價格也遠低於市場價。

2010年5月,蒲波調任四川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當時四川官場就有人指,升任此職後,蒲波「愛錢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2015年6月,蒲波調任四川德陽市委書記。據報,當年,蒲波被指曾插手周永康馬仔、原四川富豪劉漢控制的四川金路集團及劉漢的堂兄劉滄龍旗下的四川宏達集團重組方案,動用警力抓人,讓達州市達縣勝利煤業公司董事長劉江東入主金路集團。

今年11月2日,蒲波被「雙開」,他被指控「違規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股權和購買定向增發股票」。

上述報道說,除了劉江東舉牌金路集團,從2015年年中開始——正是蒲波主政德陽期間,成都陽鵬源實業有限公司、四川浩均實業有限公司、四川裕嘉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郫縣貴智實業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及其密切關係人李勤、唐譽瑗、張貴林等,分別發起對成都路橋、首控集團的舉牌行動,參與了廣安愛眾定向增發股票,並新購入四川美豐約1.04%的股份。

而這些舉牌行動與「達州幫」的商人唐銘陽有關。報道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話說,唐銘陽承認自己就是這些游資的幕後買家。而「達州幫」背後的重要金主是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據報,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原行長王兵和唐銘陽關係緊密。

2017年4月初,浦發銀行成都分行千億騙貸案發,唐銘陽也被調查。報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表示,在唐銘陽出事後,當時已調任貴州的蒲波還託人試圖為唐銘陽平息此事。

中共官方的通報中還提到,蒲波「以賭博方式斂取巨額錢財,通過『大賭』『假賭』大搞權錢交易」。

多位商界人士對《財新周刊》透露,在廣安、南充和成都商圈中,很多想找蒲波幫忙的商人,都曾和蒲波打過牌,這些商人都在麻將桌上故意輸給他。

與蒲波交往多年的賴大福,是四川省鑫福產業集團、四川最大的民營擔保公司四川昊鑫融資擔保公司及成都市全孚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的控制人。

蒲波除了早年將煤礦賣給賴大福,多位知情人透露,蒲波還曾助其獲選全國人大代表,為此賴大福則向蒲波行賄上百萬元。

2014年,賴大福的昊鑫擔保公司出事。消息人士說,蒲波又在查辦該案件過程中出面打招呼,並專門找公安部門的官員與賴大福一起吃飯。

此外,四川商人楊虎於2015年7月註冊西藏聯合資本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據報道,蒲波的兒子蒲虞曾在該公司任職。楊虎、蒲虞也曾被帶走調查。

已失聯的四川富豪、泰合集團控制人王仁果與蒲波也有關係。王仁果先後於今年1月、4月失聯,王仁果被指與恆豐銀行蔡國華案及蒲波案有關。

知情人士透露,蒲波任職廣安期間,王仁果經由一位南充官員的介紹與蒲波相識,二人極為親密的關係在四川並非秘密。

蒲波受周永康的親信譚力器重

在周永康案爆發後,周在四川的多名心腹包括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譚力等先後落馬;當時蒲波的權力也大大縮小。

蒲波被指是周永康的「四川幫」人馬,曾是「四川幫」要員譚力的舊部。蒲、譚二人在四川廣安市的官場上有交集,2001年3月至2004年12月期間,蒲波歷任廣安市副市長、市委常委兼市宣傳部部長,譚力時任廣安市市委書記。據報,蒲波很受譚力的器重。

在蒲波曾任職的廣安市,有兩名官員被調查,一個是廣安市政協經濟委副主任文強,他在武勝縣工作期間曾經是蒲波的下屬。另一個是廣安日報社原總編輯唐雲峰,他先後在武勝縣委和廣安市委擔任過秘書工作,足跡緊跟老領導蒲波,他落馬的時間只比蒲波早一天。

陸媒文章表示,這兩個人被調查,或是蒲波問題得以被揭露的重要線索。

四川此前是江派的勢力地盤,蒲波在主政期間也積極跟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下稱追查國際)2004年8月19日發佈了對廣安市市委蒲波等人迫害法輪功的追查通告。

通告說,蒲波在2003年該省的一個競賽活動中,將仇視法輪功的思想列為重要洗腦灌輸「教育」任務,蒲波作為宣傳部長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2003年12月30日蒲波出席攻擊法輪功的會議。

蒲波等人還涉嫌操縱、指揮廣安市公檢法系統迫害法輪功,對當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負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