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貢橫街轉角的一間小店,擺滿了各式各樣充滿異域風情的編織品,一位東南亞華人熱情向來自各國的朋友介紹這些慈善義賣產品,眼見他的語言頻道不斷轉台:意大利文、西班牙文、法文、英文、越南文、泰文、老撾文、國語⋯⋯無論遇到哪個國家的朋友,他都能用流利的語言與他們溝通,令人嘖嘖稱奇。這位曾在港生活逾二十年的老撾華人,即使已移居澳洲多年,依然心繫香港,自豪地說「我是香港人」。

身為會展策劃師的馮潤世(Khamsay),長期生活過的地區橫跨三大洲,遊歷過世界逾五十個國家,精通八國語言的他,講起話來滔滔不絕。雖然他於十年前移居澳洲,但每年他都會在休假期間回港探親,視香港為他的第二故鄉。每年回港,也會力所能及幫助做一些義務工作。今次回港,主要是照顧外母,空閒時則在西貢的一間小店幫忙義賣。

「你是哪裏人?」不少人問過Khamsay這個問題,他回應時總是微微一笑:「這個問題很複雜啊!」且聽他娓娓道來他的人生故事。

獨特成長經歷創造語言環境

出生在老撾的Khamsay,因他的母親是越南人,在家講越南話,從而熟諳越南文。小學時,舉家移居法國,他亦隨同在法國唸書。讀書期間要求他選擇第二語言修讀,於是他修讀了西班牙文,與此同時也學會了拼音相近的意大利文。喜歡亞洲文化的他也愛看相關電視節目,在看泰文節目期間又學會了泰文。他的妻子是香港人,婚後移居香港二十年,他的廣東話也突飛猛進,甚至熟悉各種俗語。因工作需要,加上十年前移民澳洲,英文是必不可少的語言之一,他也能說一口流利的英文。他的語言優勢也為他遊歷世界各國的工作帶來了便利。

Khamsay育有兩個兒子,他非常重視孩子的語言能力的培養,例如他在家中跟兒子講越南語和法語,而兒子在日常對話中慢慢學會了這兩種語言,再加上學校教育,從小已熟悉四國語言——中文、英文、越南文及法文。

熱心幫助社區長者

在法國讀大學期間的一次聖誕晚會上,Khamsay認識了一位香港女生,歷經十年的愛情長跑後,他們結為連理。談及為何婚後願意作出重大決定移民香港,Khamsay脫口而出:「It was for love!」(因為愛!)他解釋雖然他視法國為自己的家,但看到妻子回亞洲會有更好的發展,於是覺得隨妻子到港工作是當時最好的選擇。這一來港,就是二十年。他和妻子最黃金的年華,在香港度過。

雖然因工作的需要他常常出差,但是每次回港他都會與香港的朋友見面,分享旅行趣事,更參與不少義工活動。他表示自己喜歡與人交流,了解當地文化,更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行動造福社區,尤其是對長者的照顧。他曾經到粉嶺派發福袋給長者,也在西貢參與義賣幫助老人家,還在南丫島做過義工。他很熱心與長者們交流,聆聽他們的經歷。

Prestige Fairs聖誕市集。小圖為Khamsay今年在聖誕市集中參與義賣活動,與好友Dr Allison Allan合照。(大圖:陳仲明/大紀元;小圖:受訪者提供)
Prestige Fairs聖誕市集。小圖為Khamsay今年在聖誕市集中參與義賣活動,與好友Dr Allison Allan合照。(大圖:陳仲明/大紀元;小圖:受訪者提供)

談及為何喜歡幫助老人,Khamsay說:「人總有一天會老。非洲有句諺語說,如果一個人過身,就好像一本書被燒了,我覺得這句話很對。我以前不喜歡聽爸爸說話,後來爸爸不在了,很多事情想聽都聽不到了。」

這些年幫助長者的經歷,也讓他認識到需要給長者們多一些讚美,讓他們回憶起過往自己年輕時的故事,記起自己也曾帥氣過、美麗過,現在依然有很多值得欣賞的地方,帶給他們開心是Khamsay最大的心願。

而透過各種義工活動,Khamsay認識了許多參與服務的朋友,也成為了他生活的一部份,在空閒時間他會與妻子及香港朋友們一起行山、踏浪、唱歌、參與各種聚會,讓他感受到自己融入到香港社區,成為真正的「香港人」。

Khamsay與朋友行山時拍攝的飛鵝山山頂。(受訪者提供)
Khamsay與朋友行山時拍攝的飛鵝山山頂。(受訪者提供)

熱愛香港多元文化 佩服港人堅毅精神

Khamsay對於香港的印象,是這裏中西文化交融,新舊文化共存。他提到自己非常喜歡在港島區流連,尤其是位於半山區的荷李活道,充滿文化氣息的灣仔石水渠街,那裏有古舊的建築,也有新式的裝潢,讓他感受到歷史厚重感與現代的交融。

位於灣仔石水渠街的藍屋,是Khamsay喜愛的香港地點之一。(受訪者提供)
位於灣仔石水渠街的藍屋,是Khamsay喜愛的香港地點之一。(受訪者提供)

香港的發展歷史也是令Khamsay感動的一環,他向筆者展示不久前朋友轉給他的一段四分鐘的短片《我們的集體回憶》,影片中滾動的老照片,一幕幕七十至九十年代的生活場景、生活用品展現眼前,伴著一曲粵語版《童年》,看過後Khamsay竟然感動落淚,他說被當時人們積極的生活態度所感動,即使物質貧乏,但那顆為生活而奮鬥的堅毅的心不渝,沒有當初人們的努力,香港也就沒有今天的繁榮。他認為這裏讓他感受到活力,亦盼望香港未來能繼承老一輩人的「獅子山下」的精神,繼續前行。

身在澳洲心在港

由於妻子的工作變動及孩子的教育需求,Khamsay一家十年前再次移民,搬到了澳洲墨爾本生活。初到澳洲,Khamsay表示還有些不習慣,在香港緊張的生活節奏,到了澳洲後一下子就緩了下來,店舖每天很早就關門,到了周末街上更是冷冷清清。「我懷念香港的熱鬧!」Khamsay直言:「我老的時候還是希望能夠回亞洲生活。」他觀察到,在歐洲、澳洲的老人家都很少出門活動,身體機能很容易退化,而在香港就不同,街上都有很多老人家,特別是一些離島區的老人家,可以行山、在海邊散步,生活方式會比待在家裏更健康。他希望自己到了退休年齡後可以回到自己熟悉的亞洲地區生活。

Khamsay目前居住在澳洲墨爾本,定期回港探親。(受訪者提供)
Khamsay目前居住在澳洲墨爾本,定期回港探親。(受訪者提供)

Khamsay遊歷世界各地,圖為杜拜。(受訪者提供)
Khamsay遊歷世界各地,圖為杜拜。(受訪者提供)

*** ***

心懷對香港的愛,即使移居澳洲,他也視自己為香港的一員,Khamsay自豪地說:「我前幾天去投票,我是香港PR(永久性居民),我關心社區,希望這裏有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