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興國家到先進經濟體,全球央行長期享有的獨立自主和超然立場的威信正遭遇來自民選政府前所未有的挑戰。

彭博社報道,印度央行總裁帕特爾(Urjit Patel)在與印度總理莫迪一連串的衝突後,於12月10日突然辭職。肇因是印度當局施壓央行交出更多的央行盈餘,以填補財政的缺口和未來刺激政策所需,好為明年選舉鋪路。

此外,印度當局在影子銀行危機正熾的當下,敦促央行採取更多措施來緩解流動性緊張,同時威脅修法鬆綁放款規定,也是政府和央行關係緊張的導火線。帕特爾成了三年之內第二位下台的印度央行總裁,印度央行的獨立自主性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多年來呼籲減息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也多次公開打擊該國央行的威信,並表示減息會讓通脹降溫,與經濟學教科書的傳統信條相左。土耳其央行通常不理會埃爾多安的批評,為了阻貶土耳其里拉大幅加息,但卻被專家批評動作過於遲緩。土耳其今年的通脹約23.5%,約為該國央行政策目標的五倍。

巴基斯坦政府則計劃讓央行向委員會報告任何計劃中的貨幣調整,此舉旨在遏制該國央行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救助談判中的獨立性。

塞浦路斯央行行長狄米崔德斯(Panicos Demetriades)2014年3月突然下台後,繼任的行長喬諾夫愛吉(Chrystalla Georghadji)卻在2015年被該國政府指控其主管職權與其夫婿所代表的銀行訴訟案有利益衝突。

紐西蘭政府要求該國儲備銀行採用就業和價格穩定雙重任務的立法法案,該法案預計將在明年4月完成立法。紐西蘭財政部長還獲得了任命一個新的貨幣政策委員會(含外部成員)的權力,並創建一個無投票權的財政部觀察員的角色,參與所有委員會的決策,增加風險影響力。該國央行的獨立性正遭受財政部的侵害。

英國央行行長卡尼長期一直飽受英國主張脫歐政客的猛批,指責他因反對脫歐而發表過於悲觀的聲明和有偏見的決策。英國央行近期報告稱,無協議脫歐(no-deal Brexit)將造成英國經濟嚴重衰退和英鎊崩跌。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也常受到德國政客的抨擊,擔心這會犧牲德國存款戶和造成歐洲各國的財政揮霍。德拉吉最近還遭到意大利政界的襲擊,稱他正在通過權衡有關國家預算的辯論來「毒害經濟」。

此外,如意大利、奧地利、拉脫維亞和希臘央行行長也捲入了一些爭議或醜聞中,央行的獨立性被強烈質疑。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準備重整墨西哥央行,預計在2021年之前任命央行5名董事會成員中的4名,但其部份人選令人擔憂。

瑞士央行則因資產負債表膨脹至GDP的120%,形同將外匯儲備變為主權財富基金,而成了該國政界的眾矢之的,此前與該國央行出清黃金儲備有關的「拯救瑞士黃金」公投雖未通過,但凸顯該央行的獨斷專行已遭許多民眾質疑。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就職不到一年就飽受特朗普的嚴厲批評,美國總統公開抨擊美聯儲為二十年首見。上個月,特朗普說他對於提名鮑威爾不僅是一點點不悅,並稱美聯儲帶來的問題甚於中國。

自2015年12月以來,美聯儲已加息八次,預計今年12月將再加息。由於加息力道過猛,已招來特朗普自今夏以後的多次嚴厲批評。鮑威爾近期開始改口,市場預期明年加息力度將放緩,但部份官員仍然堅持不向政治壓力低頭,還是會依照數據做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