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被捕事件引發輿論關注,華為的特殊背景也帶出民間對中共新制定的情報法的討論,中共新法要求公民協助提供情報的做法備受詬病,遭到一批法律人士的批評。

孟晚舟在加拿大轉機被扣留的消息12月6日被曝光後,中共外交部立即做出強硬回應,聲稱堅決反對和強烈抗議。8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要求加方「立即釋放被拘押人員」,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9日,樂玉成又緊急召見美國駐華大使,要求美方「撤銷對中國公民的逮捕令」。

中共外交部的一連串舉動引發外界關注。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稱,有輿論質疑,中共高調要求加拿大政府放人,間接證明孟晚舟的「另一身份」。因為,中共國家情報法第二十三條提及「個人因協助國家情報工作,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可採取必要措施,予以保護、營救。」

其中第十條規定,國家情報機構可「使用必要的方式、手段和渠道,在境內外開展情報工作」。第十四條規定,國家情報機構「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

蒐集情報是為了中共安全與國家無關

中共的情報法是去年6月27日制定的,並於今年4月27日悄悄修改。對於中共的情報法,大陸、海外法律人士進行詳解與批評,認為是中共在情報戰中,利用中國人進行「人民戰爭」。

大陸的維權律師覃永沛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新規要求其公民做間諜,這不是國家利益。「共產黨的利益跟國家沒關係。它是為政權的安全,中共高官在操控國家,把財富轉移出去。如果它不把握全程的監控系統,它們的財富不安全。」

覃永沛認為,中共搞的這個情報法是參照了明朝末年的東廠西廠(特務機構)的做法。「目前它們知道自己的安全系數越來越低了,除了在海外的技術監控,也針對國內大學、中學、社區等都安排特務,都有一個情報系統,這已經很恐怖了。」

原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從事違法的行為,這是中共一貫的做法。「像一些監聽、竊聽,一些非法拘禁,隨便的抓人關人等,甚至包括在海內外的一些違法的做法,這都是以蒐集情報的、國家安全的名義下做的。」

滕彪指出,「中共的法律體系對國家安全沒有明確的規定,定義也不是清晰的,實際上就是黨的安全,也就是中共政權的安全。在國外竊取情報,在國內蒐集情報,它都是為了中共的安全,並不是甚麼國家安全。」

中共無法律概念 海外違法必遭制裁

長期跟中共法律打交道的滕彪律師表示,中共的情報部門、安全部門是沒有遵守法律的觀念,之前報道他們在境外用跟蹤啊、監聽、威脅等等方法,這個就是違反了西方其它國家的法律。如果他們在西方還不遵守西方的法律的話,那受到制裁也是必然的。

原北大法律系碩士、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所長王天成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也表示,中共要求公民在海外蒐集情報是從事間諜活動,是在侵犯所居住國的法律和利益。

他認為,中共的情報法本身問題非常大。「它完全沒有現代的個人私隱、個人權利和正當的法律程序。這個法的用詞都很含糊,甚麼是『必要的手段』?沒有一個獨立、公正的機構去審查這個手段是不是必要的,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他舉例說,「比如給予僑民支持或其它的好處,讓他去幫它蒐集情報,讓給它做這種事情的人陷於法律漩渦中。」

間諜海外出事 中共通常不會伸手營救

中共的情報法中聲稱個人對協助提供情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採取必要措施,予以保護、營救」。

覃永沛律師認為,這點可信度不夠,但具有欺騙性質。他進一步分析,「中共為甚麼救孟晚舟,主要是孟晚舟掌握很多核心機密,它怕孟晚舟會爆出一些政府黑手情報給美國,美國獲取這個情報,對共產黨非常不利,它才威脅加拿大放人。」

他強調,「對孟晚舟它沒辦法,孟晚舟掌握的機密太高了,太多了,它才會有這個特例。如果一般的商人,中共不會理你,自己作死。」

網上輿論也多認為,一個小小中共線人在海外出事被抓,中共會立即撇清關係,根本不承認有這回事的,此前有太多這方面的實例。

滕彪表示,中共政府這次的強硬態度,恰恰說明了華為和中共政府之間不尋常的關係。西方國家往往以為華為是公司,它實際上是中共可以操控的,利用這個超大的網絡設備公司來為中共政府服務。

美國媒體曾多次報道,華為和中興這兩家公司都可能參與了中共的間諜活動,涉嫌替中共盜取美國的科研技術等等。

華為還被爆有軍方背景和國安背景,因此世界上包括美國、澳洲在內的多個國家禁止其參與該國5G行動網絡。

覃永沛律師也表示自己一直認為華為公司有問題,「不然它不可能在海外投資、擴張、收購、出口那麼的多。」

他強調,大陸在海外上市公司的老闆,中共多要求他們提供情報、當特工,才會給你壯大企業。「要不然,你一個有錢人不跟它同流合污,共產黨不可能讓你有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