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海外媒體引述中共中聯辦知情者的消息稱,在華為集團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轉機被捕後,其父親、華為董事長任正非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並在第一時間緊急北上,向中南海求救。顯而易見,任正非心知事態的嚴重性,知道孟晚舟和華為即將面臨的困境。

不知是否與此有關,本已將孟晚舟被捕之事與中美貿易戰切割的中共外交部,突然在周末兩天,即12月8日和9日,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先後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與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以激烈的措辭表示不滿。

樂玉成的措辭中,對加拿大「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表示強烈抗議,稱是「於法不顧,於理不合,於情不容,性質極其惡劣」。對美國則是「堅決反對」,並要求其「立即採取措施糾正錯誤做法,撤銷對中國公民的逮捕令」。

值得注意的是,在抗議的最後,樂玉成均撂下了兩句重話。對加拿大的是「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加方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潛台詞就是你如果不放人,外交抗議是初步的,北京將採取某方面行動「制裁」加拿大,比如經貿方面。就像當年的挪威,因為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劉曉波,北京即刻封殺三文魚的進口。曾經佔據大部份中國市場的挪威三文魚,很快跌落至不到30%。

對美國的重話是「中方將視美方行動作出進一步反應」。較之對加拿大的疾言厲色,北京還是克制了不少,說明北京內心深知美國的份量。要知道,即將走過的2018年已經給了北京太多的教訓,從貿易戰開始的「奉陪到底」到如今的接受90天談判期限,「厲害的國」終於明白自己的「厲害」是建立在沙堆之上的。

面對北京的恫嚇,美國、加拿大會被嚇倒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早前曾回應說:「我可以向所有人保證,我們是一個司法獨立的國家,適當部門就案件下決定,不涉及任何政治參與或干預,也必須如此,但案件顯然已交由法庭處理,而報道禁令生效,進一步評論並不恰當。」無疑,加拿大政府無意干預司法,絕不會不經司法程序就釋放孟晚舟。至於北京的報復行動,加拿大也在拭目以待。

同樣,掌握了確鑿違法證據的美國又有何理由要撤銷對孟晚舟的逮捕令呢?!如果北京想藉此表達自己的憤怒,表達對此事的在意,不希望未來再出類似事情,那麼效果同樣是令其失望的。因為美國對於違反向伊朗出口禁令的企業進行或可能制裁,不僅僅限於中興和華為,還包括本國乃至其它國家的企業——只要掌握了證據。北京如果不希望再有類似事情發生,最好自身不要觸碰紅線。

那麼,既然嚇不倒美加,表達的憤怒也只是一廂情願,中共外交部的此番表演又給誰看呢?合理的推斷是,北京的恫嚇並不是為了真正恫嚇,而主要是做給國內群情激憤的民眾和中共黨內某些強硬派看。這也從側面反映了華為的軍方和國安後台絕不一般。

毫無疑問,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後台,華為才可以在過去十多年中,利用高科技,對內協助中共監控國人,對外協助中共竊取他國政治、經濟、軍事、科技情報,無疑是助紂為虐。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記載,華為曾參與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所主持的「金盾工程」。文章稱,1999年江澤民一意孤行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江綿恆在封鎖互聯網的問題上積極配合。他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資就是8億美元,從1999年開始立項到2003年開工建設,華為技術助力「金盾工程」可謂不遺餘力。

據中共官方報道,2002年9月,「金盾工程」辦公室主任李潤森等參觀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北京研究所,對華為參與「金盾工程」建設的實踐和相關領域的探索十分認可。金盾工程,後來升級為更大型的所謂「平安城市」綜合維穩監控系統。據華為內部報告顯示,華為仍是主要硬件提供商。

而就在今年8月,華為還聯合公安部第三研究所宣佈啟動了由「公安部公民網絡身份識別系統」簽發的網絡電子身份標識(eID)載入手機的試點,此系統可以更方便中共當局監控中國人。

另據12月7日麻省理工學院所創辦的雜誌《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發表的一篇文章稱,華為是全球最大的基站和天線等無限網絡通訊設備製造商,而其網絡所攜帶的數據可以幫助控制他國的電網、金融市場、運輸系統及其它重要基礎設施。

由於華為具有中共軍方背景並與中共情報部門有著特殊關係,西方擔心,中共軍方和情報機構會利用華為在硬體或軟件設備中所安插的「後門」,在發生危機時讓外國的無限網絡降級或癱瘓。

也正是上述原因,美國率先封殺了華為的5G網絡,隨即澳洲、紐西蘭、英國、日本等也將華為5G網絡排除在外,美國更多的盟國也正在日益重視此事。華為的噩夢開始了。

噩夢開始的華為正在為被排除在歐美市場外尋找對策時,涉嫌華為違反禁令及涉嫌欺詐多家國際金融機構、並主導對伊朗貿易的孟晚舟被捕,又使華為遭到重擊。很多基金機構和個人擔心華為遭遇類似中興的制裁,拋售A股華為供應商名單上的公司股票。

貌似平靜的華為此時正波濤洶湧。一方面,孟晚舟的命運難料。無論其是否最終被引渡到美國,接受審判或者接受罰款乃至刑罰,這個過程都將對華為造成巨大影響。

另一方面,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已然懸在頭上。華為92家核心供應商中有33家來自美國,有11家來自日本,台灣10家,德國4家,瑞士、南韓以及香港各2家,荷蘭、法國、新加坡各有1家。一旦美國禁止美國和西方供應商與華為做生意,龐大的華為集團能夠撐多久,任正非和中共應該心裏有數。而這樣的情況是華為和中共最不願意做的噩夢。

迄今噩夢還沒有做完的華為,是否清楚自己緣何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呢?古語說得好,「報應只爭早晚」。幫助中共做了那麼多壞事的華為,難道能逃脫這個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