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敏可謂耳熟能詳,他寫的文章曾被選入大陸的中小學課本,又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方志敏到底幹了甚麼?

1924年3月,方志敏加入中國共產黨,不久,回老家弋陽領導農民運動。方志敏的五叔方雨田帶頭對抗農民運動,1925年夏,方志敏帶頭抓捕地主——親叔叔方雨田,他的祖母、父親都來求情,他仍然下令把五叔處死。

方志敏在1931當選為蘇維埃政府「贛東北省主席兼財政部長」,這個財政部長籌款的主要方式就是綁票和洗劫。

洗劫瓷都景德鎮

1930年7月,方志敏領導的紅十軍襲擊距離不遠、守衛空虛的有「錢櫃」之稱的瓷都景德鎮。方志敏所部偽裝成國軍,兩天之內奪取了只有一個營守衛的景德鎮。

 

這次行動收穫頗豐,獲得的黃金、白銀、股票,價值30多萬元,除了留下贛東北蘇區自用的錢財珠寶外,僅運往中央蘇區的就有赤金2箱,白銀48箱。此外,方志敏此行還綁架了多名在景德鎮經商的外國商人,並將他們押往「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贛東北省省會」—葛源。

在得到這些外國商人的家人的巨額「贈款」後,這些外國商人得以釋放,但是對自己的同胞,方志敏就沒有這麼客氣了,景德鎮富甲一方、當時中國最著名的瓷器美術大師鄧碧珊家產被哄搶一空,本人也被方志敏砍了腦袋。

兩劫「廿八都」

方志敏嘗到景德鎮洗劫綁票生意的甜頭後,把目光投向富甲一方的商旅重鎮—浙江省江山的「廿八都」。1932年6月,方志敏故技重施,屬下的廣豐獨立團帶著大批「挑夫」,奔襲廿八都。

紅軍不僅掠走大量食鹽、布匹、現洋等數萬元的財物,還把未逃走的地主、商人及其家屬共兩百多人綁回根據地,同時將抓獲的保長謝世仔放歸,讓其通知這兩百多人的家人速將足額的「革命經費」送往蘇區。

根據《衢州文史資料》中的《紅軍攻打廿八都見聞》記載,事後謝世仔帶領本地一群青壯年,每人挑著八百塊大洋去紅軍駐地贖人,有些人贖回來了,有些人卻被撕票。

兩個月後,方志敏又再次洗劫廿八都,再綁架地主和富紳三十多人為「肉票」,經過這兩次洗劫,廿八都這個繁榮了數百年的商賈小鎮元氣大傷,從此蕭條,不再繁榮。

師達能夫婦被撕票

被撕票的美籍傳教士師達能夫婦。(網絡圖片)
被撕票的美籍傳教士師達能夫婦。(網絡圖片)

1934年10月,中共第五次反圍剿軍事失利,無力在根據地立足的中共中央領導機關和紅軍主力只能打著「北上抗日」的幌子倉促流竄,為牽制國軍,中共將紅七軍和紅十軍合併,組成新的紅十軍,由方志敏領導,改名「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

但這支所謂的抗日先遣隊並沒有開往有日本人的地方,而是向當時根本沒有日軍影子的安徽、福建、浙江方向倉皇出逃。

1934年12月6日,抗日先遣隊下屬的紅十九師在師長尋淮洲的帶領下,佔領了安徽旌德縣城。紅軍故技重演,抓獲了在此傳教的美國人師達能夫婦和僅兩個月大的女兒愛倫,教會能辦學校和開醫院,肯定是大生意又來了,索要巨額贖金二萬大洋,但遭到他們的拒絕。

在兇殘的匪徒面前,沉默是最安全的選項,但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當幫兇和看客,三個偉大的普通中國人為此成仁成義。被綁當日深夜,嬰兒愛倫受驚啼哭,看守的紅軍士兵極為不滿,欲殺之,一個同被關押但即將被釋放的中國無名氏挺身而出,責問士兵為甚麼要殺害一個無辜的嬰兒。

士兵轉向他怒問「你願意替她去死嗎?」得到肯定的答覆。這人在師達能夫婦眼前被砍成碎片,慷慨成仁,愛倫則被允許存活下來。

次日,「先遣隊」押解著被捕獲的人員及劫掠的大量物資前往廟首鎮,在得知師達能夫婦無意向教會申請贖金後,在廟首鎮舉行大會,欲將師達能夫婦斬首示眾。

即將行刑之時,一位當地基督教徒張師聖突然衝入刑場,再三懇求紅軍不要殺害師達能夫婦。紅軍隨後從張師聖的家中搜出一本《聖經》和一本讚美詩,於是,中共便以「帝國主義的走狗」為名,將張師聖和師達能夫婦一起斬首。

12月9日下午,躲藏在山上的中國牧師盧克周潛回廟首,在一間屋內找到了孤兒愛倫,尋得師達能夫婦的屍體,買了兩副棺木,將其安葬,盧克周帶著愛倫,步行北上,沿途尋找乳母餵哺愛倫,最終將愛倫送到山東濟南,交其外祖父母。

中共的暴行和這三個人的行為不就是殘忍與仁愛、醜與美、善與惡的經典範例嗎!

恩將仇報

方在被俘後所寫的《我從事革命鬥爭的略述》中專門有「我不相信基督教」的一節,方學生時代被南昌甲種工業學校開除後,著名的江西九江南偉烈學校(教會學校,方志敏曾於1921年求學一年)接受了他,在方志敏參加「非基督教學生同盟」、發動「行政公開、推翻專制腐敗校長」的罷課請願等活動後,仍然沒有開除他。

但方志敏似乎對此毫無感激之意,他寫道:「所謂上帝的傳道者——神父教十們,實際上完全是帝國主義派來深入中國各地的偵探和鷹犬……他們到處造大洋房,開辦學校醫院,實行許多假仁假義,小恩小惠的事情,都是各國資本家捐助來的巨款,這也就可見他的用意和作用了……像我這樣相信科學相信真理的青年,那會相信他們毫無根據的鬼話呢?」

方志敏們的報應

師達能夫婦的殉難,驚震了中國和世界。在美國政府和世界輿論的強大壓力下,民國政府暫緩了對中央紅軍的圍堵,抽調大批軍力,全力圍剿方志敏部。

尋淮洲在殺害師達能夫婦後不到5天,就在太平縣譚家橋伏擊戰中被擊斃,部屬流離失所,損失慘重。方志敏率紅十軍剩餘部隊被迫向閩浙贛邊界逃竄,進至江西懷玉山地區時被國軍包圍,經7晝戰鬥,這支從未與日軍照過面的「北上抗日先遣隊」除少部突圍外,主力基本覆沒,紅十軍軍團長劉疇西、紅十九師齎任師長王如癡被俘,方志敏在玉山縣隴首村金竹村的一個柴草堆中被抓獲。

方志敏被捕後,被國民政府以謀殺師達能夫婦之罪名被判處死刑,報應不虛。

王樹聲打劫本家人

打劫自家人的王樹聲。(網絡圖片)
打劫自家人的王樹聲。(網絡圖片)

用共產主義這個「宇宙的真理」調教出來的,就如同一個模子出來的不一般,方志敏殺親叔叔,王樹聲大將亦如此類似:

紅軍時期,有一次夜裏,王樹聲大將帶上幾個紅軍戰士,潛回村裏,蒙面去搶劫自己的叔奶奶家。隊伍破門而入,放話要錢。在朦朦的月光中,叔奶奶認出了王樹聲,大吃一驚,當場喊出了他的小名,並對他說:「娃兒呀,你要錢,就直接回來跟叔奶奶說,用不著帶上刀槍來叔奶奶家搶的。」

不過,王樹聲只從叔奶奶老人家劫走錢財,叔奶奶家人的性命還是留著,據此可知,王樹聲革命不如方志敏「堅決」,所以王樹聲雖為十大將,卻鮮為人知,也沒有位列100位為中共國成立作出「凸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