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和相應鋰電池的發展使得鈷成為全球炙手可熱的稀有金屬。隨著中企控制著鈷供應鏈的各個環節,彭博社稱,鈷已成為中共爭搶電動車領域的秘密武器。那麼,中共掌控了鈷是否就能主導電動車領域呢?

分析指出,儘管中國的電動車市場和鋰離子動力電池裝配量全球居首,但其電動車領域仍面臨一些「卡脖子」難題,如高端電池隔膜材料和核心裝備仍然依賴進口,核心技術尚待解決及電池質量問題等,讓中共對鈷供應的控制優勢大打折扣。

本文將介紹鈷為何如此重要,中共對含鈷電池供應鏈的掌控情況,以及中國製造鈷電池的質量問題。下一篇將重點闡述中國目前電動車生產的「卡脖子」技術有哪些。

鈷──「21世紀的石油」

筆記本電腦、智能手機等電子產品在全球需求殷切,加上電動車的快速崛起,鋰離子電池的關鍵材料鈷成為全球備受關注的稀有金屬。其價格在過去兩年已經翻了一番以上。

美國知名科學雜誌《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年初發文稱,電動車的普及正加速來臨,經濟分析師預估2040年全球1/3的車輛將改用電池驅動。這類車輛大多數使用大型鋰離子電池,令人擔憂全球鋰元素供應是否能夠跟上需求。但文章又引述一篇發表在2017年10月《焦耳》期刊的論文說,鈷這種元素的供應要比鋰元素更令人擔憂。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材料科學家兼工程師歐利維帝(Elsa Olivetti)是該論文主要作者,她說:「效能最佳的鋰電池陰極都含有鈷,但其產量有限。」

鈷元素獨特的原子性質增加了電池陰極儲存的能量密度,有助於穩定陰極的層狀結構。可讓汽車行駛更長里程,同時減少電池空間佔用。

歐利維帝等人對一旦電動車市場快速成長,鈷元素的供應將會有多麼緊缺進行了估算,結論令人省思。

據保守估計,2025年電動車的銷售量將衝破1000萬台,鈷的需求高達33萬公噸,但是供應量頂多29萬公噸。

《華爾街日報》稱,幾乎沒有任何大宗商品的需求上漲速度能超過鈷。

《日經新聞》8月份的一篇報道將鈷描述為是「21世紀的石油」。報道稱,自汽油發動機被發明的130年間,全世界的汽車產業一直受制於原油的動向。本來純電動汽車的普及有望解除「燃油緊箍咒」,但又出現了新的「制約因素」:作為車載電池原料的稀有金屬鈷出現短缺。

而全球鈷的供應,多數來自政局不穩定的剛果,使汽車製造商和科技巨頭對鈷的未來需求表示擔心。彭博社稱,2017年開採的鈷超過三分之二(68%)來自剛果。中國境內的鈷開採量很少,2017年僅佔全球總產量的1%。但近年來中企在國外搶購了鈷礦,特別是鈷礦的最大來源-剛果。而剛果頻繁出現童工開採的現象,引發外界開始對整個鈷的供應鏈的關注。

剛果的一個孩子打碎石頭,提取鈷。(JUNIOR KANNAH/AFP/Getty Images)
剛果的一個孩子打碎石頭,提取鈷。(JUNIOR KANNAH/AFP/Getty Images)

中共爆買鈷 企圖控制整個供應鏈

中共一直將電動汽車作為趕超西方汽車工業的突破點,不僅將其納入「中國製造2025」的十大重點領域,同時也佈下大局,通過大力投資非洲,試圖壟斷動力汽車電池所需要的關鍵材料鈷。

多倫多勘探公司First Cobalt Corp.行政總裁Trent Mell說,剛果對電動汽車的意義,相當於沙特對內燃機的意義。中企意識到剛果對電動汽車的重要性,從鈷開採到電池生產,中國(共)正試圖掌控整個生態系統。

據Darton Commodities的數據,中共國家物資儲備局的鈷儲備庫存大約為15天的全球供應量。相比之下,其儲備的原油相當於3天左右的全球供應量。鈷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彭博社稱,剛果最大的14家鈷礦廠中有8家由中企擁有,佔該國產量的近一半。

根據Darton Commodities的數據,剛果生產的鈷約94%都出口到了中國冶煉企業。

剛果的鈷礦開採工作流的一部份。(JUNIOR KANNAH/AFP/Getty Images)
剛果的鈷礦開採工作流的一部份。(JUNIOR KANNAH/AFP/Getty Images)

從鈷礦開採到鋰電池的生成,中間包括提煉、製造電池單元、集成電池模塊,以及組裝電池等。《華爾街日報》稱,中企對上述供應鏈的每個環節都進行了大筆投資。

彭博社報道,剛果在鈷礦開採方面在全球已佔據主要地位,但中國在生產鈷化學品方面要更具主導地位。根據Darton Commodities Ltd.的數據,中共掌控著鈷化學品產量的80%之多。

「中國(中共)控制著全球硫酸鈷的相當大部份比例,」倫敦諮詢公司CRU Group的分析師赫佩爾(George Heppel)說,「除了芬蘭的一家化學精煉廠,它們(中共)幾乎控制著全球的鈷化學精煉能力。」

親北京媒體多維新聞在10月11日發表題為「稀有金屬爭奪戰 中國援非背後的大佈局」的文章爆料,中企對含鈷電池供應鏈高歌猛進的背後存在一個少有人知的事實:「中國(共)花費很長時間,正要逐步掌控『21世紀的石油』。」中共對非洲的巨額援助以及基礎設施建設,使其擁有了埋藏在剛果的銅和鈷的開採權,中共多年前就進行了佈局。

美國研究機構AidData去年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披露了中共「援助」的真實目的。

報告說,中共在不少受援非洲國家採取「安哥拉模式」,對部份資源豐富的國家提供基建所需資金,以換取當地原材料。2004年,中共向安哥拉提供了45億美元的資金,換取當地石油的供應;2008年,中共向剛果共和國提供了90億美元換取「鈷」原材料。這種模式引人猜疑,中共正在非洲開啟另一種「新殖民主義」。

AidData報告披露,中共的這種援助資金大部份是用來對援助國進行商業貸款,而非免費援助。AidData執行主管帕克斯(Bradley C. Parks)表示,這一做法不能使受援國產生客觀的經濟增長。

西方國家將之稱為「債務陷阱」,非洲目前多國已因此深陷債務危機。吉布提的外債中,中國佔77%。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估計,剛果拖欠中國約70億美元。

中共官媒「人民網」在其「『一帶一路』建設下的中非產能合作」文章中明確說,剛果是中非產能合作的先行先試國家。

「人民網」在其「『一帶一路』建設下的中非產能合作」的文章中明確指出,剛果是中非產能合作的先行先試國家。(人民網文章截圖)
「人民網」在其「『一帶一路』建設下的中非產能合作」的文章中明確指出,剛果是中非產能合作的先行先試國家。(人民網文章截圖)

分析認為,中企雖然控制了含鈷電池供應鏈,但還無法達到主導電動車領域的條件。具體表現在三大方面:1)電池質量問題;2)核心技術尚未解決;3)科技界在加速研發無鈷的高效穩定電池,且目前已有一定成效,這會使中共佔有資源優勢大打折扣。

中國國產電動車電池質量引發質疑

中企雖然掌控含鈷電池的供應鏈,但其質量引發廣泛質疑。《華爾街日報》報道,通用汽車原本計劃9月啟動插電式混合動力版別克Velite 6的生產,以便在中國市場增加電動車產量,但卻由於中國產電池未能達到通用汽車自身質量標準,令上述生產計劃被推遲。

《華日》披露,通用公司原計劃使用南韓LG化學(LG Chem Ltd., 051910.SE)生產的電池。但2016年中共強制要求汽車生產商使用的電池必須來自一個經批准的供應商名單,這些供應商全是中國公司。不過中資所有的沃爾沃汽車集團(Volvo Car Group)是個例外:該公司被允許在中國生產的汽車中配備使用LG化學授權技術的電池。

總部位於加州長灘的電池諮詢機構LIB-X Consulting的總裁Thomas Barrera說,中國(共)在匆忙研發電池技術,在質量和安全性能方面可能存在缺陷。

「人們擔憂中國產電池和電池組的質量。中國的電池非常吸引人,因為價格低廉,但人們可能沒有認識到,這些電池在上市前或許沒有經過必要的合格性檢測。」他說。

報道稱,中共的電動車政策為外國車企製造了一個兩難困境:他們必須承諾生產電動車並使用中國產的電池組,但他們又不能犧牲其全球標準,使用他們沒有信心的零部件,特別是電池,過去已經有過電池起火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