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媒體,正遭遇最嚴酷的凜冽寒冬。

在北美地區,立場左傾的主流媒體因為製播許多偏頗不實的假新聞,不僅閱聽率與收視率下滑,民眾也對他們感到失望憂心。

今年4月,政治新聞網「政體」(Politico)曾發佈民調指出,高達77%的美國民眾認為主流媒體製造「假新聞」。而根據左格比分析民調公司(Zogby Analytics poll)11月最新調查,高達72%美國人認為,媒體是造成美國社會分裂的主因。

無獨有偶,北美的親中共華文媒體,近年也流年不利,其讀者減少、廣告下滑、裁員、停刊、財務吃緊等狀況,頻頻傳出。

為何這些新聞媒體,越來越不受閱聽眾青睞?

五項常見問題 促民眾與媒體漸行漸遠

仔細審視這些媒體,其實普遍存在著以下問題:

1.新聞內容不真實。新聞不僅常有斷章取義、惡意扭曲之嫌,甚至還憑空造假。

2.新聞言論不善。媒體經常日以繼夜地攻擊特定人士或群體,甚至語不驚人死不休,鬥爭氣息濃厚,缺乏媒體知識份子應有品格。

3.新聞立場不獨立。媒體接受特定政治或商業集團的資助,為特定的權貴階層服務,報道立場不公正,也鮮少傾聽人民心聲。

4.缺乏道德勇氣不敢言。媒體受到政商集團控制,進行內部自我審查,對於特定議題、弱勢群體、受中共迫害的人民百姓等,無法做出公正報道或甚至不敢報道。

5.偏離傳統價值。媒體散佈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言論,吹捧左派或「進步主義」的變異價值,貶低各國傳統文化與普世價值。

這些普遍問題,不但導致東西方許多媒體迅速衰退,也讓媒體「無冕之王」的封號逐日消蝕。

更重要的是,這些媒體產製的新聞產品,充滿政商權力的斧鑿侷限,難以滿足閱聽大眾對真相的需求與渴望,因而加速閱聽眾拋棄這些媒體,衝擊了媒體的營運生存。

五大趨勢 讀者所盼所需 媒體突圍之道

儘管媒體此刻遭逢最凜冽的酷寒風暴,但嚴冬逝盡的春意與轉機也悄然而生。至少有以下五大趨勢,是當前媒體消費者所需、所盼,也是未來媒體突圍鵲起的關鍵:

一、新聞回歸傳統本質。「真實、客觀」是古典新聞學的最傳統本質,新聞是「真實的縮影」,而非「真實的改編」。

今天,政商勢力競相爭奪媒體話語權,企圖操控社會輿論,影響人民認知、態度與行為。然而,人民對這類試圖操控他們心智的工具已經厭倦反感。倘若誰還能真實地、客觀地、全面地報道新聞事件的本真樣貌,提供翔實資訊,將有機會順勢脫穎而出。

畢竟,在變化飛快、紛複繁雜的當代社會裏,人們更渴望真實而完整的新聞資訊,作為日常生活、投資理財、企業營運、趨吉避凶的決策依歸。

二、媒體重視道德誠信。當媒體臣服於特定的政治勢力、權貴集團、商業利益,勢必受人控制,難以堅持新聞媒體最基本的立足之本:道德與誠信。

媒體若失去道德,新聞內容必混沌可疑、真相不清;媒體若失去誠信,所言所論必乏人問津。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過去兩年來,美國民眾對全國新聞媒體感到「非常信任」者,平均不到20%,超過五成民眾對媒體僅是「部份相信」。

並且,有53%民主黨選民認為,媒體言論偏向某一政黨;共和黨選民當中,認為媒體言論偏頗的比率更高達87%。

如此低迷的媒體可信度,如此懸殊的兩黨認知差距,凸顯新聞媒體必然出現明顯的立場偏向,造成民眾不願、不敢信任媒體新聞。

因此,閱聽眾需要更有道德、不受利誘威逼的媒體,才能有安心可信的新聞信息。

三、獨立無畏,果敢直言。美國的泛左派媒體,因為立場偏向某特定政黨及人物,對於該群體的不利消息,往往刻意忽略或輕描淡寫。

中港台地區及北美地區的親中共媒體,言論立場則更是一面倒地擁護北京,並且幾乎不報道法輪功、六四、人民維權、民運等「敏感」消息,淪為中共的「一言堂」代理人。

這種「媒體軟骨症」的亂像,長年來為各界閱聽眾批評詬病。這種「噤聲寒蟬」做法,或許讓媒體可從中共身上短暫獲取金錢利益,但卻加速了讀者的流失、聲望的傾頹,亦即加速了媒體的自我敗亡,堪稱飲鴆止渴、得不償失。

當前,中共廣泛控制媒體的大環境下,反而激發人們更渴望看見獨立無懼的新聞媒體、果敢直言的新聞報道,以帶領他們走出中共或政商集團設下的意識形態框架,邁向自由寬闊的視野。

敢於報道真相、關懷弱勢、揭露極權迫害、為真理與公義而無懼,才是歷久不衰的媒體普世價值與傳統信念。

四、傾聽民意,傳達民眾心聲。越來越多媒體受到政商利益誘惑與權力束縛,淪為政商權貴的傳聲筒,反而忽視人民百姓的真實遭遇與內心感受。因此,人們期盼媒體願意與他們站在一起,傾聽他們意見,為他們發言出聲,使他們得以避免遭受不公平的權力壓迫或迫害。

五、帶給讀者「高價值」。新聞媒體不僅要通過文字或視聽符號帶給人們信息或體驗,更要為人們創造「價值」,才是媒體經營勝出之道。

媒體能帶給讀者價值的品質有多高,取決於媒體在讀者心中的地位與對其依賴度。媒體的價值,除了新聞的可信度外,主要包括以下因素:

1‧解讀時事的獨到觀點與精準洞見。在當前資訊爆量的年代,人們不缺「信息」,缺的是獨到的解讀觀點與精準的分析洞見。媒體若能提供高品質的觀點與分析,將有效指引閱聽眾看破迷津、趨吉避凶。

2‧宏觀指出時代問題與社會亂像根源,指引未來出路與解方。當代社會亂像紛陳,各類社會問題林立而起,相關的媒體報道與評論也隨之而生。但卻總有「見樹不見林」之憾,無法真正從宏觀上指出亂像根源,自然難以找出根本解方。

例如,當前東西方社會許多錯誤政策、國際紛爭、社會問題,其實都與社會主義思想的廣泛滲透有關。但絕大多數的媒體卻無法宏觀識破這一切迷局,也就難以為人民與社會指出真正「治標又治本」的出路。

3‧傳遞、傳承傳統文化與普世價值。不論在東西方,許多有識之士都殫精竭慮地為紛亂社會尋找出路。然而,越來越多人發現,科學再尖端並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是古老的傳統文化資產,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智慧與解方——特別是歷史悠遠、博大精深的中華神傳文化。

因此,未來媒體不僅需要指出時代問題與亂像根源,還應向社會廣泛傳遞、傳承中華傳統文化,引領人們向傳統文化取經,借鑒古人傳下的五千年歷史瑰寶,從中汲取靈感,開創人類未來出路,同時端正社會風氣,回歸傳統品德。

堅守道德價值 真正獨立媒體受重視

那麼,在北美或海外地區,還有沒有媒體是真正獨立、不受中共控制的呢?

所幸,還是有的。

11月底,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發表了由32名重量級學者聯合撰寫的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Chinese Influence and American Interests),其中一個章節特別分析中共對美國傳媒的滲透影響,並特別指出,目前美國境內真正獨立的華文媒體只有《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等少數媒體。

巧的是,布萊巴特(Breitbart)專欄作家、資深經濟學家斯翠特(Chriss Street)也透露,特朗普與內閣團隊在閱讀英文《大紀元時報》,而特朗普的重要經濟智囊、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Peter Navarro)更是《大紀元》的長年讀者。

或許這項案例正驗證了,唯有堅守媒體道德、真實報道、獨立敢言、傳遞傳統文化的媒體,才能為讀者帶來高價值,也才能在當前的「媒體海嘯」中逆流而上、脫穎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