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的古都和重鎮,飽經滄桑,氣韻深沉。北方的大氣磅礡、南國的靈動秀美,風采各異、輝映九州。可悲、可嘆,五千年文明,69年來,歷劫遇難。城牆、城門被拆除,珍貴文物被砸爛,名勝古蹟被摧毀。一場浩劫剛剛結束,新的掃除又迅速來襲,更加徹底、更加猛烈。

自上世紀80年代起,在所謂「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在「改造」和「改善」的旗號下,大批文化遺蹟被接連剷除,古老民居被推倒,歷史街區迅速萎縮。傳統的價值,隨著美麗載體的消亡而不斷地被剝離。悠悠古風不再,哀哉中華!

曲阜——掘墓砸碑 立假城牆

2014年12月25日,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區,一位老人站在一處老住宅的廢墟前。(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12月25日,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區,一位老人站在一處老住宅的廢墟前。(大紀元資料室)

山東省曲阜市,是孔子、顏回、左丘明、魯班等名人的故鄉、儒家文化發源地,對中國及日本、韓國、東南亞地區等儒家文化圈具有深遠影響。

孔家的家廟及府第——曲阜孔廟及孔府,在歷代帝王的支持下,不斷擴建,形成規模宏大的一組建築群。

其北的孔林是孔氏家族的墓地,大約有十萬座墓冢,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家族墓地。孔府、孔廟、孔林於199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了世界遺產名錄。

曲阜城內外遍佈無數文物古蹟,包括祭祀孔子大弟子顏回的顏廟、西夏侯遺址、周公廟、春秋書院、漢魯王墓等。

文革期間,曲阜的孔廟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200多名「紅衛兵」在曲阜29天,共毀壞文物6,000餘件,燒毀古書2,700餘冊、各種字畫900多軸,毀掉歷代石碑1,000餘座。

圖為北京曹雪芹故居的殘垣。(大紀元資料室)
圖為北京曹雪芹故居的殘垣。(大紀元資料室)

孔子墓被鏟平挖掘,其內孔子遺骸不知所終,「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大碑被毀。廟碑被毀,孔廟的泥胎塑像被毀。

1978年,曲阜市政府要拆掉城牆,阮儀三等專家阻止無效。2003年,市政府又要「復建」,以鋼筋混凝土為構架修了新牆,外面貼上磚頭。

南京——秦淮河的悲嘆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金陵古韻,和著文人墨客的低吟淺唱,飄散在秦淮河畔。

秦淮河自東向西,橫貫南京城南。一千多年來,居民沿河聚居,形成了繁華的老城區。

南京城自東吳定都始,經歷朝代更替、戰爭炮火,至20世紀下半葉,歷史街區的風貌依然完整,彌足珍貴。

然而,推土機的轟鳴,淹沒了昔日的風雅,將縱貫全城的文化命脈,連根拔起。

上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的舊城改造運動,導致南京歷史街區飛速減少。進入21世紀,南京市政府又對秦淮河邊的人家進行了幾輪拆遷,曾引發轟轟烈烈的「老城南保衛戰」。

2006年,「建設新城南」的改造項目啟動,秦淮區、白下區的門東、顏料坊、安品街、釣魚台、船板巷五處秦淮河沿岸的歷史街區被納入拆除範圍,明清街區面臨滅絕。

當時,為了保護古城,正在北京學習的南京青年姚遠起草了《關於保留南京歷史舊城區的緊急呼籲》,發給300多位相關專家和代表委員。謝辰生、舒乙等人都對他表示支持和鼓勵。

姚遠在信中寫道,秦淮可謂南京的城市之源、城市之魂。「秦淮老街的拆與留,關係著老南京的死與生。」

他並且發問:「六百多年來,秦淮老街沒有毀於清軍入關、太平天國等歷次內戰,也沒有毀於日本侵略者的炮火,難道卻要徹底毀在我們這代人的手上嗎?」

西安的高家大院,七世官宅,屬三院四進式磚木結構四合院,其主體是明崇禎年間的建築。(大紀元資料室)
西安的高家大院,七世官宅,屬三院四進式磚木結構四合院,其主體是明崇禎年間的建築。(大紀元資料室)

對於南京的城市建設,多位中國文博、規劃和建築界領域的學者聯名寫信呼籲,秦淮河明清歷史街區是南京作為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根基所在,應該保存、修復、復興,而非一拆了之。

但是,最終的結果是:近50萬平方米的歷史街區被推倒、灰飛煙滅。

拆遷在繼續。2015年3月11日,老城南顏料坊49號、有著220年歷史的清代老宅因野蠻施工而損毀。如此對文化的荼毒,被開發商「認錯」、罰款50萬元和「復建」給抹平了。

蘇州——「救救桃花塢」

「桃花塢」在蘇州老城「閶門」內,面積不足2平方公里,是蘇州乃至江南地區的人文核心地帶之一,擁有各級文物保護單位16處、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5項。

2012年5月,「救救桃花塢」的消息在網上傳播,因為桃花塢正遭遇動遷,許多並未列入文物保護名單的百年建築,被陸續拆毀。

曾經繁華的街市和民宅,已成一片廢墟。建築師宋微建等人強烈質疑「只保留文物,拆掉民宅,再仿古重建」的做法。

網民「阿斌」說:「全國各地網民對於即將拆除的桃花塢打鐵弄4號的楠木廳大聲疾呼,這項活動已經超出對一個桃花塢的保衛,上升到對當今中國城市化進程中老建築如何妥善保護的高度了。」

定海風波

浙江舟山市定海鎮,是整個舟山群島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是舟山地區歷史上唯一築有城牆的城鎮。

這裏曾是明代抗倭前線、清代鴉片戰爭的主戰場,留下了清朝官兵抗擊英軍的浴血事蹟。另外,著名的寧波商幫即發祥於此地。

1959年「大躍進」時期,定海城內的傳統建築、自然景觀被大量毀壞,定海城牆被完全拆除。

1998年,「舊城改造」啟動,舊城區的多條街道上的深宅大院被成片拆毀,連紀念三位抗英總兵的「三忠祠」也被遷建。

取而代之的是「洗頭房」、桑拿屋等現代化處所,民眾戲稱新街道為「洗頭一條街」。

定海古城被毀的消息引來學者和網民的痛斥。1999年7月,定海鎮的10戶居民聯名狀告舟山市政府違反《文物保護法》和《城市規劃法》,破壞歷史文化名城。

其中藍家和劉家大院最引人關注,開發商公然宣稱:「只要搞掉這兩家,其它的就可以掃平了!」

劉宅為清末著名商人劉顯哉所造,宅院內存有大量文物史料。整棟建築具有很高的歷史價值、建築科學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2000年5月10日,這場民告官的官司二審結案,原告敗訴,劉宅等一批傳統建築被強制拆毀。

結語

毀滅還在發生。一個又一個古城的內涵與美麗被掏空,被填充進不倫不類之物。守望故土、穿越時空的美好標誌被移除;家庭、社區、城鎮的記憶被割裂,世代傳承的故事戛然而止。所有被消失的優雅,永遠不可能修復。

文化的王牌被無情地拋棄,城市因此丟棄了靈魂。喪失了傳統文化和道德觀,古國的億萬子民,便成無根的飄萍,在無知和迷茫中滑落。我們,是否將失去明天?(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