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後中美雙方達成90天貿易戰停火協議,中方承諾立即與美方展開結構性改革談判。甚麼是結構性改革?中共會履行承諾嗎?對此學者、分析人士各有解讀。

習特會後,白宮發表聲明表示: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同意立即開始有關結構性改變的談判。這些結構性改變涉及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服務業和農業。雙方同意,他們會努力在未來90天內完成談判。如果在這個期限內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美國會將10%的關稅提高至25%。

甚麼是結構性改革?

原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認為,所謂結構性的改革就是:中國是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如果不是,就需要進行結構性改變,轉向市場經濟。)中共政府、國企在經濟上有這麼大的影響力,顯示中國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它是不是願意真的進行市場經濟的改革,我們看不到它有這樣的決心。現在看中國(中共)能讓步多少,關鍵還是知識產權的保護、技術轉讓等等關鍵性的問題,網絡的保護也是一個。」

中國經濟學家、天則經濟研究所創辦人茅于軾認為,中國經濟的問題在於國營企業。就像嫌疑人不能當法官,裁判員不能踢足球一樣的道理,政府不能經營企業。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國企就是裁判員踢足球,國家是一個管理機構,你怎麼跑到市場上賺錢呢?中國在貿易上所有的矛盾歸根究底是中國國企的本質所決定的。中國說國企改革說了幾十年了,沒有找到辦法,就因為國企本身是不合邏輯的東西,你怎麼改啊?只有一個改法,就是把國企改成民企。」

他表示,由於壟斷缺少競爭,這些國企普遍效率不高,但是因有壟斷地位,靠損害消費者的利益賺錢不少。這些大國企所賺的錢都成為政府的收入。所以中國政府除了稅收還有國企的壟斷利潤,非常有錢。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也表示,真正的市場經濟,政府就應該是遊戲規則的維護者,政府不能直接參與經濟。

「中國共產黨領導一切,那就是裁判直接參與比賽,到場上當運動員了。國企與私企沒有同等的競爭條件,市場的基本原則就違背了。」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比如說國企,這種信貸上的方便,各種補貼,就違反了市場公平競爭的規則,私人企業需要購買專利,而國企不用買專利,國家補貼給他。這樣的話,企業跟企業之間就沒有同等的待遇,這個市場經濟就立不起來。正常的市場經濟,不允許有一個龐大的,由國家補貼的國企,在市場上欺行霸市,來壟斷。」

他介紹說,在毛時代,國企一統江湖,國企本身沒有效率,所以讓國家經濟瀕臨崩潰,全民陷於貧困。鄧時代經濟自由化才帶來發展。

「但是共產黨本身的解釋不一樣,它說是中國特色,就是它有國企在裏頭,它的解讀就是『我們是舉國體制,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它是把國企當成它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

在中美貿易戰中,特朗普一直強調取消政府補貼。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出口產品都會獲得政府的補貼,價格當然就會比美國的產品更有競爭力。

「還有就是它用了人家東西不給錢,它還派間諜到別的國家偷技術,同時對美國到中國投資的公司強制進行技術轉讓。」他認為這些都是(中共)政府干預經濟的結果。

中共真會進行結構性改革?

馮崇義認為,中共不會進行結構性改革,它只是在想辦法拖延。「一旦全面地(實施)市場經濟,就削弱了它的經濟基礎,那麼黨的壟斷也徹底失去了它的合法性。就跟別人一樣,沒有『特色』了,就沒有共產黨的必要了,所以它是一個通盤考慮,要做大做強國企,那不僅僅是經濟上的問題。」

他表示,國企是中共吸血的工具。「它把納稅人的錢通過金融系統補貼給國企,這相當於是剝削、是吸血、掠奪民脂民膏的機制。」

他說:「國企控制上游產業:能源、金融、交通、航空等,民企也好、外企也好,就要低頭,讓你永遠長不大,要你永遠要依賴黨國政府,要是真的把國企取消,黨的專制也就崩塌了。」

馮崇義表示,中共是個極端狡猾的政權,這次中共的妥協條件其實是為特朗普量身訂做的。因為特朗普的票箱來自農業,它答應要多購買農產品。而毒品是共和黨非常關注的政治議題。

中方這次所做的四方面承諾之一就是管制芬太尼出口美國。這種致命的合成鴉片類藥物每年導致數萬名美國人死亡。

馮崇義表示,這次中共是選擇這些能夠取悅於特朗普和共和黨的一些議題來做讓步,還是緩兵之計。

鄭宇碩也認為中共政府是不會真的變成市場經濟的,「要是真的市場經濟了,國有部門就不能控制經濟了。中共現在的態度就是且戰且退,希望做一點點讓步,暫時避免全面的貿易戰,也希望爭取一點時間,能追上去,縮小雙方的差距。」

王軍濤也不認為中共會進行結構性改革,因為談判期間雙方一直都各說各話。美國談到貿易逆差,中共就說要購買一萬二千億的美國產品來彌補逆差。但美國表示貿易逆差只是結果,根本原因是美國產品進不去中國,中共設立很高的壁壘,這個壁壘除了關稅之外還有非關稅,就是市場准入。比如金融、互聯網,這些很賺錢的領域,中共不讓美國進去。

「到最後會怎麼談,我覺得如果特朗普總統完全要堅持他的要求的話,那雙方還得打,打到最後,不只是貿易,打的是政治、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