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風吹雪,江河封凍,北美的親中共媒體,陸續走進凜冽嚴冬。

「業務重組,暫時停刊。」11月30日,紐約《明報》的頭版頭條,以斗大的標題向讀者與客戶宣佈停刊。

無獨有偶,紐約一家長年由中共官方提供資金的老字號華語電視台,近期也傳出資金斷鏈、大規模裁員,引發海外華文媒體圈驚訝。

海外中文媒體的蕭條瑟縮,不僅如此。

2016年1月1日,《世界日報》即宣佈退出加拿大市場;而日前發生在洛杉磯的《僑報》董事長槍殺案,也被指稱與公司要求員工提高業績有關。

值得注意的是,這幾家縮編、裁員、停刊、業務緊張的中文媒體,都是言論立場親近中共的媒體;而《僑報》更是由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出資成立的。

「中共成功地資助或說服支持中共的商人,讓他們向曾經獨立營運的媒體提供資金,從而使得三家重要的獨立報紙,逐步向北京靠攏。」

近日由32名重量級學者聯合發表的研究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指出,《明報》、《世界日報》與《星島日報》過去雖是獨立媒體,但近年卻在中共資金的直接或間接統戰下,轉為親近北京的宣傳口。

然而,儘管這些媒體接受中共資助,為何依然體弱不濟,相繼陷入營運困境?

媒體營收下滑 接受中共利誘 反成飲鴆止渴

社會大環境變遷、網絡新媒體快速崛起,是報紙與電視傳統媒體營收下降的一大主因。加上老年讀者凋零、年輕讀者鮮少讀報,以及廣告業務大量轉至網絡媒體平台,造成傳統媒體普遍出現營收萎縮、閱聽率下滑的窘境。

據皮尤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er)最新調查,2017年全美的日報發行量(含電子版)縮減到每天3100萬份,比前一年大幅下跌11%。

然而,大環境不佳,卻似乎促使部份媒體更願意被北京收買,成為中共海外代理人與喉舌,但此舉宛若飲鴆止渴。因為,原本獨立、客觀的新聞內容,遭受共產黨牢控後,媒體言論立場緊貼著北京走,淪為海外統戰與意識形態宣傳的樣版工具。

尤有甚者,若干傳媒還配合中共刊登抹黑異議團體、攻擊維權人士、污衊信仰群體等虛假報道,堂堂獨立媒體竟淪為共產黨的鬥爭馬前卒。媒體營運重心不再是「如何做好新聞吸引讀者」,反而側重「如何聽令以取悅黨中央」,故而導致新聞品質與媒體聲望江河日下,失去海外讀者信任。

並且,這些受到中共利誘支配的海外代理人媒體,不僅言論親共、配合北京要求進行政治宣傳,他們往往還實施嚴密的自我審查,迴避一切不利於北京、共產黨的新聞題材與言論,卻也因此不敢報道真實的中國民間現況,不敢揭露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欺騙、對人民的欺壓迫害,也不敢傳遞中國人民的真實聲音。

特別是當前,正逢全世界高度關注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手段與「一帶一路」對世界各國的滲透與影響,倘若媒體不敢報道這些「敏感」議題,不啻形同自我閹割,失去一項最重要、最吸引人的核心新聞產品與商戰利器,也丟失了媒體在讀者心中的信任地位。

中共派系內鬥 中美貿易戰 外宣媒體資金斷鏈

此外,不論是中共在海外成立的外宣媒體、或是被中共利誘統戰的親共媒體,絕大多數都是在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任內建制而起,具有鮮明的派系色彩。而今,中共內部經歷過激烈的反腐清洗,派系鬥爭未息仍熾,當初由江派扶植的外宣媒體,其金主或領導可能被捕下獄,加上未必受到現政權認可,從而失去資金來源,漸漸無米難炊。

再者,中美貿易戰重創中國經濟,外匯儲備大量流失,各地政府財政窘迫,或許也因此導致中共海外統戰經費縮減,無力再如過往肆意揮霍。

況且,特朗普政府上任後,為強化美國國家安全,全面轉變對華戰略,加大力度曝光、追查中共的海外滲透與間諜行動;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USCC)也在8月公佈報告,全面揭露中共統戰部的組織架構與海外滲透手法,掌握中共對美國媒體的控制與影響情況。

所以,中共對海外媒體的輸血注資,或許已被全面監控,迫使中共及其代理人不敢輕舉妄動,以免再被美方揭露曝光,甚至還可能引來美方針對代理人或特定實體實施金融制裁,凍結資產。

更何況,這些親中共的海外媒體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言論立場便配合中共向某陣營明顯傾斜,並對特朗普進行偏頗、甚至失實的負面報道,至今依然未變。

而中共喉舌《中國日報》日前更在愛荷華州買下報紙版面,刊登「新聞化廣告」攻擊特朗普,挑撥美國農民與特朗普對立,意圖影響中期選舉。北京此舉不但驚動特朗普本人,更促使美方加強重視、追查中共的媒體滲透。

種種因素,導致海外親共媒體相繼陷入經營困境,財務告急,紛紛宣佈裁員或停刊。但可以預見,隨著美國對中共的升高警戒與深入追擊,這場海外親共媒體的「冰風暴」,只會越來越酷寒。

相關報道:

流年不利 海外親共中文媒體遭遇寒冬

胡佛報告:中共如何控制美國中文媒體(上)

胡佛報告:哪些美國中文媒體被中共滲透